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后悔拜错师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48 2019.06.22 11:23

  展雄并不知道张半仙这么问的用意是什么。只是听到他这么一问,才知道了这二人原是父女。

  带着女儿一起给人卜卦看相……倒是稀奇。

  张薇坐在旁边,并没有与展雄说一句话。所以展雄觉着,张半仙的这句话应该是在问其外貌。

  侧身朝着张薇看了一眼,“可称沉鱼落雁之姿。”

  他的评价是很中肯的。张薇的相貌姣好,说沉鱼落雁并不为过。

  张薇脸色红的似能滴出血来,张半则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公子未娶,我女儿未嫁,今天我就做个主,将我这女儿许给公子,如何?”

  “啊?”展雄一脸的痴呆:这位该不会是喝多了吧?

  “不行!”旁边的昭容,更是激动到坐直了身。

  张半仙闻声疑惑看向了昭容,“敢问这位姑娘是?”

  “我是何人,与你无关!他就是不能娶你女儿。”

  “为何?你又不是他妻子……”

  昭容面色一恼,又带着些许羞赧,“我虽不是他妻子,但他已经娶妻了的。”

  张半仙脸色一怔,看向展雄,“后生,你之前骗我?”

  展雄摇了摇头,“我是没有娶妻。”

  “那为何她……”

  “但我却已经结婚了。我是入赘的别人家,入赘之人,那有娶妻之说?”

  张半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搞了半天,原来这个他看对眼的“女婿”,是人家倒插门的女婿……害的自己白白高兴了一场。

  而要说最尴尬的,当然就是张薇了。这天下做父亲的,那有如此给自己女儿说亲的?这哪是说亲,分明就是嫌自己的女儿嫁不出去呀。

  心中恼火,想一拍桌子直接走人,但没成想,却有人在她之前拍了桌子……

  在张半仙进来之前,客栈大堂中的气氛就不太对。一群人围着一个老者,而且各个手中都拿着兵刃。

  展雄本来是准备看热闹的,只是没想到张半仙突然闯入了。

  方才只顾着跟说话,也没有留意大堂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听到这声拍桌的声音之时,一群人已经围住了中间坐着的老者。

  “田七,今天你不交出非攻,就别想离开这里。”

  听闻这话,才知道这群人竟然是墨家的墨者!

  叫田七的老者,手中好像是拿着墨家的什么重要物件——非攻?却也不知道是何物。而这些围攻他的人,便是为了这所谓的非攻。

  这不禁让展雄有些好奇。非攻兼爱,作为墨家思想的核心,怎么这非攻……会成为物件?却也不知是何物。

  老者拍桌而起,放声一笑,“自上任巨子离世之后,你们便想要从我手中拿走这非攻。但在我看来,你们却没有一个够资格的。想要非攻,三日后等到天下墨者相聚,再做定夺,现在你们想都别想。”

  “田七。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非攻乃是墨门信物,你要是不交出非攻,我们墨门就一天难以统一。我邓陵子这些年为墨门做了这么多事,你却说我不够资格拿这非攻?”

  “邓陵子,就你做的那些事,你敢说真是我墨门之志吗?不过只是为了一己私欲罢了,有什么资格得到非攻?”

  “田七,既然你不给,那就别怪我抢了。”

  酒碗一落地,整个客栈大堂就乱成了一团。

  张半仙眼见如此,拉着女儿就跑出了客栈。临走之时,还不忘对展雄说道:“后生,你之前骗了我,我的饭钱你给,算是给我赔礼了……”

  看着张半仙跑出客栈,突然咧嘴一笑:这个神棍还挺有意思的。

  “我们不走吗?”昭容着急的问道。

  “不走。看看热闹。”

  话音一落,便有人被田七一脚踹向了他们这边。

  被踹过来的这人,正好砸在了他们的饭桌。桌上还没有喝的热汤一翻,撒了对方一身,一痛,一动……一桌子好好的饭菜,就这么没了。

  展雄面色一沉,“王八蛋,打搅小爷的雅兴!”

  昭容听着这句话感觉有些耳熟。刚刚想起之前在平阴城外的时候,展雄也曾说过这话,而下一刻,展雄便已经拿着剑冲了上去。

  照理说,这人是被田七给踹飞过来的,搅了他雅兴的人应该是田七才对。可他却是冲着正围着田七的一群人去的。

  “小子!这是我们墨门的事,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他一上去,就二话没说将一个人给扔了出去,将一张桌子砸了个稀巴烂。

  本来围着田七的众人,包括田七在内,这就都纷纷看了过来。

  眼见着他面相生疏,无人认识。这就有人对着他喊了一句。

  “不关老子的事?老子正吃饭呢,你们在这里打架,砸了老子的饭菜,还说不关老子的事?”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们手辣了。”

  说罢,一群人再次朝着他与田七冲了上来。

  他们的主要目标果然还是田七。对方一群人,只有两个人是冲着他而来的……也是小看他,没有拿他当回事。

  青苍剑法他苦练了十年之久,所以对自己的剑法是很自信的。本以为对方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直到与这两个人交手之后,才感觉到:对方这群人,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七八招下来,对方二人合力,他竟然有些应接不暇了!边打边退,好在旁边还有昭容在。

  昭容加入之后,他立刻就轻松了很多。不需要再应付两个人,三两招就用剑将挑了其中一人的手腕……

  并没有下杀手,是因为他不想与墨家结仇。

  “小心点,他们双人合力的剑法很难应付。”昭容也收拾了另外一个人,靠在他身侧,低声提醒了一声。

  这一点展雄也感觉到了。方才二人合力他觉着十分吃力,但单打独斗,便觉着对方剑法平平,根本就不是对手。

  这不禁让他有些佩服眼前叫田七的老者。

  自己只是应付了两个人就已经如此困难了,而这老者,此时却应付着七八个人,竟然未落下风!

  这才是高手啊!

  只是可恨,自己十年前遇到的不是这老者,傻里吧唧的跟着一个痞子,学了什么青苍剑法,浪费了大好年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