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熟人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239 2019.05.13 15:37

  看到这一幕之后,展雄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虽然自己不是郎中,但从这些尸体的症状来看,这些人分明就是死于传染性疾病。

  在这个年代,爆发这种致死性的传染病,那无异是一场灾难!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最明智的选择是赶紧离开这里,但脑中想到尸横遍野的场面,便让他无法挪动脚步。

  定了定神,这就再次挑开了一个帘子——他希望是自己多心了。

  尸体的皮肤呈黑紫色,溃烂的斑痕表面是黑色痂皮,周围暗红,底部为坚硬的溃疡,颇似皮肤炭疽……这,像极了传说中的黑死病!

  在十四世纪中叶,爆发于欧洲的黑死病,短短三年内,便夺走了将近三千万人的性命。从而引发了人们对信仰的质疑,促进了现代医院机构的诞生……

  要这真的是黑死病的话,那这场灾难无疑是毁灭性的。

  “喂!你做什么?”

  就在展雄恍若处于冰窖之中,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喊声。

  展雄闻声转身看去,便见正有一个中年男子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双手叉腰看着他。

  “你不是寨中的人?你是什么人?”

  展雄这才放下帘子,握了握冰凉的双手,艰难的转过身来,“这位大叔,我刚刚来寨中,在这里等着见当家的呢。这些尸体……”

  “刚来的?”对方皱了皱眉头,随后又打量了他许久,这才继续道,“不管你是不是刚刚来的,人死为大,你怎能擅自打搅这些死去的兄弟?”

  显然,对方是嫌他动了这些尸体,才开口制止他的。

  展雄此时面色惨白,身上出了一身冷汗,并未辩解,强强挤出一丝笑意:“我刚刚不知道帘子下面是尸体,还望大叔你勿怪。”

  看着他态度不错,对方这就没有再计较,上前将尸体上的帘子拉了拉,这才转而说道:“看你穿着像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但在这寨子中可没有人伺候你。做事得有些眼力劲,该做的事情做,不该做的就别做,要不然……你迟早会跟这些人一样躺这里。”

  “额……”对方这话已经有些歹毒了,展雄握了握拳头,但还是应和着点了点头,随之便装作很是好奇的询问道:“大叔,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何以被放在此处?”

  “这是报应呀,老天爷给的报应……”

  对方一口一个报应,让展雄有些无奈。他现在只想搞清楚这是不是黑死病……或者尽快离开这里!

  “这位大叔,我看他们身上似有溃烂,好像是得了什么病……”

  “你是郎中?”

  “懂些浅显的岐黄之术。”

  “唉~你就不该来此!快点走吧,老天爷要杀人,挡不住的……”

  对方口气中尽是无奈,说完这就转身而去。而展雄则是愣在了原地:是啊!就算知道了死因自己又能如何?

  不过,对方走了几步之后却又停了下来,“你真是郎中?”

  展雄并未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你要真是郎中,就能帮我瞧瞧我侄子吗?他叫樊哙,前些日子……”

  “谁?你刚才他叫什么?”

  “我侄子,他叫樊哙,你……认识他吗?”

  “樊哙?那个在鸿门宴上救走刘邦的沛公樊哙?”

  展雄脑中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在鸿门宴上,举盾闯入营中,然后瞋目视项王,生吃猪肉的勇士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对方听着他的自语,一脸的惘然,“我说年轻人,你认识我那侄儿吗?”

  展雄这才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看着对方勉强笑了一下:“并不认识,大叔你说他怎么了?”

  “唉~说来也是奇怪,前天早上醒来之后,突然就像是中了邪似的,说是自己冷,我给他找了一床被褥盖着,他又说自己热……这都昏迷了快三天时间了。”

  “大叔你先别着急,你说他是前天发病的,那这些人是什么时候死的?”展雄指了指身后帘子裹着的尸体。

  对方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他为什么总是在纠结这个问题。但考虑到自己侄子的安危,还是开口回道。

  “他们前些天下山打谷,听说劫了一队商人,最后还杀了那些人。回来之后就生了怪病,这几天陆陆续续的都死了。劫了东西就不该杀人的,坏了规矩,这就是遭了报应……”

  “那令侄呢?”

  “我侄子他可没跟着去!”

  “山上与令侄病症一样的人还有吗?”

  “有!”对方点了点头,“这些天营中突然出现了好几个这样的人。大当家的说是他们都中了邪气,为了不让邪气在寨中扩散,将他们全部关在了前寨后的山洞中……”

  “有多少人?”

  “有大概十多个人。”

  听过对方的回答之后,展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听上去应该是传染性的疾病了。现在才刚刚开始,等到时间长了,只怕这整个寨子的人都要死在这里。

  此时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论是不是黑死病,此地都不宜久留!

  这么做虽然有些残忍,但他只想活下去!他不是救世主,这并没有什么错。

  “这位大叔,因为我才刚刚上山,还没有拜见当家的呢。现在还不好在山寨中走动,所以令侄的病,可能要晚些才能瞧。”

  “唉~那我就在这等公子吧,刚刚多有冒犯之处,还望公子切莫望心里去。要是能公子能救活我那侄儿,我愿意为牛做马,以报公子大恩。”

  展雄连忙扶起了对方,长长的叹了口气,“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能不能救,也不好给你保证什么。”

  说完,这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

  他害怕,在看到对方朝自己躬身叩拜的时候,他心软了。他害怕自己若是再待下去的话,会被对方说动。

  这毕竟是几十条人的性命。甚至可能是几百条,几千条,上万条……想要坐视不理,但当此时面对的时候,又怎能做到独善其身?

  自己终究是个凡人,七情六欲,在所难免。

  说巧不巧,刚刚回到屋前,正想着如何趁机溜走呢,这就有两个人朝着他走了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带他上山的那个人。

  而至于跟在他身后的,应该就是他所说的五爷了。二人一前一后,他并看不到对方的相貌。

  随着二人走近,再看到了这位五爷的相貌之后,他不由愣在了原地:他竟然认识对方。

  对方也正好看到了他,二人正好瞧了个对眼。

  “是你!”

  二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这人正是之前在平阴城外,被他一招制服的大汉。

  这下应该是走不了了……展雄看到这大汉,心头一阵苦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