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雨下剑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73 2019.07.14 20:32

  转眼就到了傍晚,早上的时候天气看着就有些阴沉,酝酿了大半天,这会儿终开始下雨了。

  雨下的倒是不大,应该是初夏才刚刚到,春末的气息还没有过去的缘故。这场雨有种春雨独有的缠绵,让人有种置身春季的错觉。

  柴城的气氛本来就因为荆州帮封城有些冷清肃穆,而此时在下雨之后,柴城的街道上就更加冷清了。

  压抑的气氛,几乎让整个柴城的人都感觉到了愁闷。想来在这个时候,应该有不少的人正坐在家中的阁楼之上,看着帘外的愁雨而唉声叹气着呢吧!

  柴城整体呈现是南北走向的,但如此也不是说柴城就没有西城与东城,只不过比较小而已。

  柴城的西城距离南北主街道只有不到十丈远,是一片很大的空地。

  平时的话,城西的空地上摆满了摊位的。从日常所用的柴米油盐,到城外的村民挑进城贩卖的瓜果菜蔬,应有具有。

  但此时,城西却很是冷清。只有路边掉落的零零散散的菜叶,以及散落的破烂竹篮,能够证明城西本是繁华之地。

  不过相对于柴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此处却是有人的。

  雨中站着七八个人,都戴着斗笠,穿着蓑衣。

  不过他们可不是城西的商贩,因为他们手中都拿着刀剑!

  本来零零散散的小雨,突然就加大了。豆大的雨滴落下,突然就变的剧烈了起来,就好像突然之间从春季来到了夏季似的。

  “田七!今天你要是不交出非攻,只怕今天就要葬身于此了。”

  “邓陵,不要以为黄歇来了柴城,你就能掌控墨门了。墨门弟子绝对不会成为他黄歇的爪牙的。”

  “给你生路你不要,那就别怪我手辣了。”

  “哈哈哈……我田七剑法虽说平平,但凭你邓陵手下的这些草包,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田七,今日我可是有备而来的,有君上门下第一剑客在此,我看你还能狂到什么时候。”

  听到屈仲竟然也来了,田七突然就没有了声音。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可悲,可恨。

  之前不论邓陵怎么对付自己,所用的总是墨门弟子,就算他与黄歇有勾结,但也没有胆大妄为但让外人来插手墨门内部的事情。

  所以对于邓陵,他从来没有动过杀心。

  可如今,邓陵为了得到墨门非攻,竟然叫来了屈仲……

  所以他可悲,可恨。

  可悲是因为墨门弟子万千,如今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巨子人选。眼看着墨门就要自此瓦解。所以他觉着可悲。

  可恨,则是因为邓陵的行径。

  “怎么?你害怕了吗?我还以为你田七真的什么都不怕……”

  眼见田七半天没有说话,邓陵还以为田七听到屈仲的名号畏惧了呢。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他们在围在最中间的田七突然就仰头大笑了起来。

  合着骤然加大,噼里啪啦的雨声声,田七的笑声就好像有某种魔力一般,穿破了耳膜,直达你的思维。

  “田七!死到临头,你竟然还如此狂妄。”

  “邓陵呀!我笑你终于让我下定了决心啊。”田七仰头看天,“我以我墨门代巨子的身份宣布,从此之后,你不再是我墨门弟子。”

  “我手下墨侠五千之众,你说不是就不是?今天你死在这里,我拿了非攻,我就是墨门新巨子了。”

  田七依旧仰头看着天,闭上眼睛摇了摇头,“邓陵啊,你怎么还不明白呢?我怎么可能将墨门非攻给你呢?你今天最好能杀了我,要是我活着出去,你将是整个墨门的仇人。墨门弟子,见你必杀!”

  “老东西!那你今天就死在此处吧!”

  随着邓陵话音一落,他将手中的剑一抖,剑身与雨滴相撞,发出了一声别致的剑吟声。

  接着,围着田七的众人就冲了上去……

  展雄站在邓陵的旁边,并没有上去,而是冷眼看着雨中的田七。

  “屈仲,你还不快些上去杀了他!?”邓陵眼见屈仲竟是来看热闹的,不由一脸的着急。

  屈仲闻声,转身冷冷看了一眼邓陵,眼神让邓陵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邓首领,君上让我来协助你,可不是听你差遣的。”

  邓陵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口吻有些不妥,干忙堆满了笑容,“屈兄弟,你要是不快些出手,若让田七跑了的话,可就麻烦了。”

  墨门巨子之下,是三个首领,邓陵作为三首领之一,带领着墨门几乎所有的墨侠。

  虽说眼下三个首领,因为没有巨子能站出来领导,又因职责理念的不同,产生了很大的分歧,隐隐有三分墨门的架势。但他们终归是墨门弟子。

  今日要是田七能活着出去,如他所说的,将邓陵列为墨门叛徒,那邓陵就会成为整个墨门弟子的追杀目标,至死方休。

  当然,邓陵也将失去自己墨门首领的身份。

  所以,邓陵此时当然紧张。不论如何,今天他都不能让田七走了。

  屈仲没有在理睬邓陵,而是看着雨中的田七。

  他曾经与田七交手过,他知道田七是一个难得的对手。

  虽说是春申君门下的第一剑客,残酷冷血,杀人无数,但他终究是个剑客。

  而且是一个很厉害的剑客。尤其是作为曾经不可一世,剑狂曲长风的弟子,他不屑以这种方式与田七交手。

  他在等着,等着与田七单打独斗。

  虽说这么做还是有以多欺少的嫌疑,但如此,总能让他稍微安心一些。

  雨中,田七的剑并没有出鞘。周围的雨水随着他转身的瞬间被带起来,在空中形成了阵阵雨花。

  田七的剑法并比不上历任墨家巨子,但也绝对可以称得上高手。

  而要说他与巨子之间的差距……却并不是差在了剑法上,而是差在了性格。

  田七当不了巨子,因为他喜欢四处浪荡,他没有墨家巨子的担当。

  其次,他的性格太过优柔寡断了。

  这一点从他对墨门巨子的择人就能看出来。

  固然,没有一个合适的墨门弟子能担当巨子重任,但却也不该将此事拖到如此之久。

  他的剑也一样,优柔寡断。所以他只是高手,而不能成为顶尖的强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