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信之利弊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73 2019.06.23 11:00

  有了他与昭容二人帮忙,对方一群人很快就败下了阵来。

  “田七,今天算你走运。不过三天后的墨者集会,我看你要怎么向天下墨者交代。”

  “这就不用你管。反正你是没有机会拿到非攻当巨子了。”

  “哼!这可未必。”

  ……

  对方一群人也并不想将事情闹大了。虽说官府无能,但要是太明目张胆的话,就说不过去了。

  眼见不能将田七如何,这就要离去。

  “等等!你们的事完了,老子的事情可还没了呢。砸了老子的饭桌,搅了老子的雅兴,就想这么走了?还有这客栈被你们砸烂的桌椅……墨者?我看你们还不如强盗!”

  被展雄拦住,对方一群人为首的,叫邓陵子的微微有些疑惑。

  他本以为展雄是跟田七一伙的,但这么看来,他与田七好像没有关系,并不是帮田七的。

  盯着展雄看了片刻,这才开口问道:“你想要如何?”

  “该赔的钱赔了,该认的错认了。”

  “你以为你能拦住我们?”

  “不能。”展雄双手抱胸,“但你以为你能拦住天下之口吗?今天你要是就这么走了,我保证让你墨门身败名裂,让世人知道你墨门邓陵的大盗嘴脸。”

  对方表情一怔,稍作思索,从怀中拿出了一根“印子金”——他果然还是很在意自己名声的。

  这种只流行于楚国贵族上层的金币并不多见,这一根印子金,足以赔偿客栈以及展雄所有的损失有余。

  “掌柜的,方才得罪了,这印子金算是赔偿。”对方对掌柜的道了歉,这就朝着展雄走了过来,来到身前,扬嘴一笑,“我们墨门一直崇尚非攻兼爱,绝不会做大盗之事。今日搅了公子喝酒的雅兴,若有机会,在下想请公子……”

  “不必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展雄不等对方说完,这就用孔老丘的话打断了对方。

  这让对方有些尴尬。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说罢,这才带着一群挂了彩的手下离开了。

  “刚才多谢二位仗义出手相助了,要不然我这身老骨头只怕今天就要交代了。”对方一走,田七这就上前谢过了展雄与昭容二人。

  “田老伯你太自谦了。以你的身手,我们两个根本就是多管闲事。”

  田七也没有否认,捋着胡子放声一笑,“话虽如此,但二位还是出手了。天下有此德之人不多啊。”

  听方才邓陵子的口吻,田七的身份在墨家应该不低。此时听到其如此称赞,展雄一时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老伯你言重了。我只不过是为了一坛酒而已。”

  “说来小友的那坛酒还是让我给砸了的……”顿了一顿,“公子若是无事,我做东,继续在此畅饮如何?”

  展雄正好想要了解下墨门,听到田七这么说,这就直接转身对着躲在一边的章掌柜道:“掌柜的,麻烦照着刚才的酒水饭菜,再来上一桌。”

  虽说此时客栈大堂已经面目全非,但腾出一张桌椅,倒是问题不大——章掌柜损失是很大,但收获也不小。

  一根印子金,足够他将客栈大堂重新翻修上三四次了。

  若不是展雄方才出手的话,他可得不到这根印子金的。心中感激展雄,此时听到展雄吩咐,很快就将一桌饭菜给张罗好了。

  “二位好像也不是柴城本地人,敢问二位是从何处来?”

  “从平阴而来。”展雄开口回道。

  “平阴……那路过齐楚之地,可是有不少山匪的。二位还是要多加小心啊。”

  对方莫名的关心让展雄有些尴尬……因为自己便是齐楚之地的大盗呢。

  “多谢老伯关心。方才听他们说,老伯你好像是墨门巨子?”

  这老者当然不是墨门巨子。对于戒律森严的墨门来说,刺杀巨子这种事情,可是会被整个墨者组织所追杀的。展雄之所以这么问,完全是一块敲门的砖。

  果然。田七听到他说到巨子,不由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如何知道我墨门巨子的?”

  看到对方的表情,展雄心中清楚:对方是怀疑自己的身份。

  “老伯你无需多虑。墨家巨子,是我从家师口中听来的。墨门恩怨,我并无瓜葛。”

  “哦?敢问令师是何人?”

  “青苍。不知老伯你可曾听过?”

  田七当然没有听过。整个青苍派就只有他跟自己的师父两个人而已,甚至就连青苍派这名字,也是当时他拜师的时候,他师父随口说的名字。要是田七能知道,那可就真的成了奇事了。

  田七认真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未曾听说。不过既然知道我墨门巨子,应该也算与我墨门有些关系的。”微微叹了口气,“只是现在墨门四分五裂,三位门主都想当巨子,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当巨子……”

  “老伯你果真是墨门巨子?”展雄听过,再次说出了这个让田七继续说下去的敲门砖。

  田七摇了摇头,“我何德何能,能做巨子之位……”

  “那老伯你……”

  “我家中排行为七,长兄田让本是墨门巨子,只可惜横遭意外而亡。临死前将墨门至宝非攻与墨子令交给了我,让我找一个可以继承巨子之位的人……”又是幽幽一叹,“但我有愧兄长所托,这一年来,并未找到一个品相可以托付巨子之位的人选。倒是墨门现在被分而为三……”

  田让……好像就是那位田襄子吧?

  “这次我以墨子令广告天下墨者,想选出一位可担当巨子之位的墨者,重新统领墨门。却没想到,还没有开始呢,邓陵这匹夫就要来抢非攻……唉,我愧对长兄与墨门先贤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酒,田七说到这里竟然流出了两行清泪……

  展雄看着眼前这位老者。心中突然感慨万千:世间果然还是有仁义所在的。

  他兄长当年将非攻与墨子令托付给他,其实他自己完全可以出任巨子之位的。但他并未如此做,而是按其兄长所说,寻觅合适人选……这便是守信之举。

  可话有说回来了。也正是因为他太过守信了,这才导致了墨门成了现在四分五裂的局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