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再遇屈仲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95 2019.07.02 11:00

  借着酒劲说了这么多,可实际上展雄也没有想过真的杀了那个小孩。

  十来岁的孩子,若是真的这么做了,那就与禽兽无疑了。虽然这个世道人跟禽兽差不了多少,但人终归是人啊。

  之前张半仙只要沾了酒,就会管不住自己。这一次却是他唯一一次,在喝了这么多的酒之后,还保持着清醒。

  非常的冷静,甚至比平常都要冷静。

  “好了,半仙也不用太紧张,我还没有想过让你动手杀人。”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听到他这么说,张半仙才将心放回了肚中。

  对于张半仙而言,让他杀人,与他被人杀,其实并没有区别。

  “走吧!我们先一起去看看,搞清楚了事情缘由,再做定夺。”

  展雄说着,就站起了身来。

  “啊?现在吗?”张半仙坐在桌边,有些呆滞。

  此时城中荆州帮查的正严,他觉着要去,也应该等到晚上再去才好。

  展雄却点了点头,“就是现在去。”

  既然他这么说了,张半仙自然也不敢多说。

  四人出了燕来客栈,在张半仙父女二人的带领下,朝着城南走了去。

  一路所过之处,但见都有官差以及荆州帮的人在逐户搜查。哭喊的、叫骂的……可以说热闹非凡。

  眼看着这些场景,展雄忍不住心中感慨:难怪之前提到荆州帮的时候昭容会紧张。如此阵势,怎会不让人紧张?

  这也更加让他确定:昨夜那个小孩绝对大有来头。

  以荆州帮的底蕴,自己不过就杀了三个人而已,却也用不上如此的兴师动众。此时不惜弄的满城风雨,明显是冲着那个小孩来的——找自己与昭容,不过是顺带的。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能是什么人?值得荆州帮如此的兴师动众呢?

  心中想着这事呢,觉着身后有人拽了下自己衣服,停下脚步转身看去,却见正是一脸紧张的昭容。

  “怎么了?你想解手吗?”

  昭容的脸色很奇怪。就好像是内急所致,神色慌张。以至于展雄不自觉问了一句。

  “呸!”昭容红着脸呸了一口,“是我师兄,他也在柴城。”

  “你师兄是……”听她说起,展雄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说到一半,才猛然想起了屈仲来。

  “他在何处?”

  顺着昭容所指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正带着一队官差的屈仲。身形健硕,手握长剑的他,在人群中看着很是明显。

  “他来这里做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便赶忙收回了眼神。若是被发现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师兄他……他是荆州帮的人。”

  昭容一句话,展雄便惊呼出了声,“什么?他不是春申君的门客吗?”

  “没错,师兄是春申君的门客,但春申君也是荆州帮的人。”

  听闻此话,恍若晴天霹雳,展雄呆在了原地。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既然宣太后建立了荆州帮,华阳夫人又是上任帮主……春申君这等楚国要臣,又岂会没有关联?

  可若是连春申君这等权臣都是荆州帮的人,那就意味着:偌大的楚国,其实是由宣太后以及华阳夫人两个女子操控的!

  自己最初的猜想,似乎……成了真的。

  “现在的荆州帮帮主是谁?”想到此处,再次开口问道。

  “不知道。”昭容摇了摇头,“宣太后以及华阳夫人之事,是别人与祖父闲谈之时提起的。而至于春申君……则是师兄告诉我的。”

  昭容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但展雄却知道肯定没有如此简单。

  春申君作为谋杀昭容祖父昭阳的凶手,昭容肯定对其恨之入骨。但她的师兄又是春申君门下第一剑客,而他们师兄妹二人关系交好……怎么看,其中都是有问题的。

  不过这是昭容自己的私事,她不说,总不好多问。

  “看来事情不简单啊。快走吧,莫要被发现了。”

  小声嘀咕了一声,就要离去。但刚刚一转身还没有来得及抬脚呢,却听昭容道:“晚了。”

  闻声回头,屈仲已经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这下完了。”看着屈仲过来,他暗暗嘀咕了一句。

  在安子山的时候,屈仲只是昭容的师兄。因为大家都是吃刀口饭的,最多因为他春申君门下第一剑客的身份,给他一些颜面,但心中却不会有人拿他当回事。

  但此时此刻在柴城就不一样了。对方虽说是春申君门下第一剑客,并无官职,但沾着春申君三个字,他就能带着官差抓人。

  而自己是云翠山的大盗,要是他愿意,完全可以抓了自己。

  展雄觉着他肯定会这么做的,因为自己之前不止一次的羞辱过他。此前在安子山的时候,昭阳就想以比剑之名杀了自己,眼下如此大好机会,对方没有理由放了自己的。

  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于昭容了。

  “师妹,展兄,没想到这么凑巧啊,在这里碰到了二位。”他想着对策呢,屈仲就已经走了过来。

  “师兄……”昭容心中担心,有意无意的挡在了展雄的前面。

  “看来师妹似乎过的不错,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屈仲在说之前让展雄保证昭容安全的事情,是对着昭容说的,却是说给展雄听的。

  躲着不说话总不是不行的,而且也不是自己的作风。

  “屈兄这话说的,就好像我真是言而无信之人。”

  屈仲笑了笑,“不知道展兄你来此柴城,意欲何为?”

  “散心而已,屈兄不是要抓我见官吧?”

  屈仲先笑了一声,接着面色一寒:“恕我直言,此地可不是展兄你该来的地方。”

  “为何我不能来。”

  “因为你是大盗。”

  云翠山的情况齐楚两国都知道,但兵荒马乱的,占着山头吃刀口饭的日子也不见得好过。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管过。

  可没有人管,并不代表不管。

  要是有人抓了大盗,送到官府的话,肯定是有人管的。

  所以屈仲这么说的意思就很明显了——他是在威胁展雄。

  “师兄,你……”眼见如此,昭容心中一急,想要开口劝阻,但屈仲却打断了她。

  “不过展兄你放心,我屈仲不是趁人之危的人。”顿了一顿,眼神一转,看向了旁边的张半仙父女,“这两位是什么人?”

  张半仙父女二人,心中一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