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一波又起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40 2019.06.25 11:00

  临近傍晚,耳听得关城的罗声响起,田七这才不舍的与展雄二人道了别,起身离开了燕来客栈。

  不到一天的时间,章掌柜就已经将燕来客栈的大堂收拾好了,被砸烂的桌椅也都换了新的。

  “展爷,这是那人赔的饭钱。”

  之前邓陵子走的时候,展雄将其拦住赔了一根印子金。章掌柜拿了自己该拿的那一份,将剩下的钱换零,给展雄装在了一个钱袋中。

  “这么重?”接过章掌柜的递过来的钱袋,却没想到竟然如此沉重,展雄则一脸为难,“也太重了,这可要怎么拿呢?”

  章掌柜听过这话有些无语。普天之下,会嫌钱重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这位展爷了。

  旁边的昭容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又转身看着章掌柜,“章掌柜,这钱你就先存在柜上吧!我们可能还要在城中住上几天。”

  “对对对!存柜上,要不然带着也太不方便了。”展雄点头应声,就将手中的钱袋递了过去。

  “那我就给存柜上了……”

  转身将钱收了起来,章掌柜忍不住心中感慨:要不说人善被人欺呢?在大堂动手的事情在燕来客栈也偶有发生,但赔够了钱的,也就这一次而已。

  剩下的这些钱别说两顿饭钱了,足够展雄与昭容二人住上半个多月了。

  所以啊,这年头做人还是要横一些,横一些才不会受人欺负。

  可话又说回来了:横也要有横的本事才行。不是人人都是云翠山的大盗,手无寸铁的百姓,却是横不起来的……

  临近傍晚,因为城门马上就要关了,外面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来了柴城,还没有出燕来客栈,就遇到了这档子事,此时趁着天还没黑,想趁着这个时间,去外面街道走走。

  “小容,跟我出去走走吧!”

  昭容点了点头,“你等我片刻,我要先上去收拾下东西。”

  虽说喝酒喝的并不多,但与展雄以及田七两个人坐了一整天的时间,此时身上还是有股浓烈的酒味的。这让她觉着有些不舒服,想着上去换件衣服,不过当着展雄的面,她不好明说,这就说是收拾下东西。

  展雄并不清楚她的打算,要不然知道她要换衣服的话,说什么也不会等她的……

  昭容上去的时候城中刚刚响起关城门的锣声,等到再下来,城门就已经关了。

  “有些事果然是何时都不会变的。”看着昭容换了一身男子装束,他出声感慨了一句。这也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下山的时候昭容会带着包裹,只怕那包裹中装着的,尽是些衣物。

  “你说什么?”未听清他嘀咕了什么,昭容疑惑的问了一声。

  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赶紧走吧。要是再晚,天可就黑了。”

  之前商路畅通的时候,柴城正是繁华,城门关的很晚,到了晚上甚至还有夜市。

  可现在,柴城的街道上连人影都没有几个。

  柴城的主街是南北走向。与昭容二人出了燕来客栈之后,沿着主街往南而去。

  “你真的打算去城南的桃花林赴约吗?”二人本来说着云翠山上的事情,昭容冷不丁问了一句。

  点了点头,“都已经答应了,肯定是要赴约的。要不然失信于人,总是不好的。”

  “可那些墨者都是狼虎之辈,若是出了变故,你只怕难以脱身。要是你遭遇什么不测的话,我可要如何向云翠山的一众兄弟交代?”显然,她并不想展雄赴约。

  “应该不会有事的。况且就算真的闹翻了,我若是想脱身也没有人能拦得住我。”

  “可要是万一……”昭容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必须跟着一起去。”

  “嗯?这……不好吧?你我二人总是要留下一个在城中,若是有变故,也好及时接应。”

  “你能脱身,我就也能脱身。反正你若是要去,我便跟着一起去。”

  看着昭容一脸的固执,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吧。”

  听他答应,昭容才面露喜色,用力点了点头……

  二人从城北走到城南,天色就彻底的暗了下来。这并不是因为柴城太大的缘故,而是因为天色暗的太快了。

  看见了南城门,正准备折回去,却听到旁边的巷子中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响。

  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相互看了一眼。

  “走!过去看看。”昭容说着,就要朝着巷中走去。

  但刚刚走了两步,却被身后的展雄一把拽住了胳膊,“这种闲事,我们最好不要多管,免得惹祸上身。”

  昭容停下来,转身看着展雄:“就许你管闲事,我为何管不得?”

  她果然还是很在意田七的事情呢。

  “因为我是当家的,我说了算,你得听我的。”他给出了一个昭容不容拒绝的理由。

  昭容没想到他竟然会用身份压自己。愣了一下,正想着该如何反驳呢,却见就有人从巷子中冲着他们二人跑了过来。

  他们二人正在巷子口站着,朝着巷子深处看去,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所以看清来人的时候,实际上对方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

  在最前面的看上去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孩,手中抱着一个包裹,看不清楚相貌,跑的很用力,能听到了沉重的喘息声。而跟在其身后的,是四个手中拿着刀剑的人。

  跑在前面的小孩看到了他二人,则气喘吁吁的朝着二人喊道:“救……救命,他们……要……要抢我东西。”

  昭容站在前面,眼看这小孩跑了过来,便一把将其拉到了身后。接着拔出了手中佩剑。

  眼见如此,展雄心中也清楚:今天这事是躲不了了。

  “莫怕!有我们在这儿呢。”他还正想着呢,昭容就已经将他算入其中了。

  话音一落,后面追着的四人追停在了眼前。

  “劝你们莫管闲事。识相就交出这小子,速速离去,我们全当无事。”

  “四个人欺负一孩子,真是不知耻。若还当自己是带把的爷们儿,就赶紧滚蛋,别脏了爷爷眼睛。”

  既避无可避,那肯定是不会怂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