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天下之剑,唯有长风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41 2019.07.10 20:00

  曲长风,乃是楚国迷剑之人。楚言:天下之剑,唯有长风。

  他三岁习剑,无师而自通,年至十二,便已背负“剑狂”之名。

  他的剑,只求一狂字。

  十二岁之时,一人挑了楚国十八位顶尖的剑客,留下一句:吾看尔等,如黄口小儿戏棍于门前。

  因此,而得剑狂之名。

  那年,世人皆知,楚国剑狂。

  而他也绝对对得起这个“狂”字。

  在往后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中,他游历列国,与天下剑客比剑。竟无一败绩!

  列国君王权贵,都想让他为自己效力。但他却醉心于剑道,根本就没有理睬过这些君王权贵。

  如他曲长风,他若想走,何人能留?

  三十五岁的时候,他感慨:生不逢时,芸芸众生,竟无一人能与他谈论剑道。

  至此,他隐居在了自己出生的楚国。

  天下剑客还是会来挑战他,可他手中的剑却再也没有出过鞘——因为无人可配。

  他的剑法却越来越厉害,没有人能在他手中走过十招。

  五年之后,也就是在他四十岁的时候,狂了几十年,看不起芸芸众生的他,突然放出消息想要收徒弟。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想这么做,剑狂不狂了吗?

  当然不是!

  剑狂还是那个剑狂,他依旧站在剑道的顶端,俯视着天下芸芸众生。

  或许,他只是想让自己的衣钵有人能够继承。

  可天下,谁人可托?

  一时间,天下剑客为之震惊,纷纷前来想要拜他为师。

  不过他收徒弟,却有条件的。他要收的徒弟,是要完全不懂剑的小儿。

  如此一来,就让所有前来拜师的剑客望而却步,遗憾终生……相传当年万千剑客为此而痛哭流涕,场面之盛,叹为观止。

  因为收徒有了条件,如此以来,他收的弟子就只能是楚国人了。

  他当时要收一十二徒弟。因为楚王的暗中干预,收的一十二位弟子,全部都是如昭容、屈仲这样的楚国名氏之后。

  曲长风心知肚明,但却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因为他的剑,天下无人可托……

  历经十年,十二位弟子学有所成。然而十二个人之中,却没有一个人具备曲长风当年的霸气与狂傲的。

  在曲长风五十岁的时候,他留下了一面锦帛,然后消失了。

  自此,天下再无曲长风。

  此时距离曲长风消失已经六年了。但因为他向来行迹成谜,门下弟子也都隐瞒着身份,所以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他消失不见的事情。

  直到此时昭容说出来之后,田七才知道了这件事。

  “昭容姑娘你是说,曲大师留下锦帛之后,就不见了?”

  昭容点了点头,“秉承师父所授,若是没有人问起的话,我们不能说是他的弟子。所以这些年来,我们十二人虽然行走于天下,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的身份。今日要不是田伯你主动道出的话,我肯定不会说的。”

  田七沉默许久,才又好奇问道:“那昭容姑娘你知道曲大师去了何处吗?”

  “师父锦帛上并没有说。不过……在师父留下锦帛离开之前,他曾经与一个人比过剑法。比试的结果我们不知道,但比试结束之后,那两日师父变的很怪异。之后,他就留下锦帛消失了……”

  昭容说到这里,田七就蹙起了眉头,“天下间难道真的有人能在剑道上,出曲大师左右?”

  田七一脸的不可置信。不过也难怪,他自认为本事不低,但在曲长风手中不过七招而已。所以在他看来,世间应该没有人能与他曲长风论剑了。

  “师父剑道已入化境,就算是我们十二人苦学十年,自觉学有所成,但到最后却发现,所学不过皮毛而已。师父所求的剑道,我们此生只怕难以企及。”

  田七肯首,没有再说什么,脸色很是复杂。

  展雄并不知道曲长风的生平。他只是听田七与昭容二人所言,知道这位曲大师很厉害。

  田七又与昭容说了些别的事,眼见天色大晚,便对着展雄一抱手,“展雄小友,还有一件事要给你说下。因为封城的原因,明天城外的桃花林之约,恐怕要延后两天。还望小友能来。”

  “若我那个时候还在柴城,没有出什么事情的话,自然会来的。”

  “那好。到时间我来找小友!”

  说完,他便再次消失在了夜幕之下。

  展雄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昭容问道:“小容,你们刚刚说的你师父,曲大师……是一个怎样的人?”

  “你不知道师父的名号吗?”

  展雄摇了摇头,“天下剑客,我只知道青苍派。”

  昭容轻声叹了口气,“这倒也难怪。师父虽说当年剑狂于天下,但与人比剑,从来都不是在人前比较。你不知道他的名号,倒是也正常。”

  “那你给我说说吧!这位曲大师听着似乎……挺传奇的。”

  方才听二人说了那么多,此时他也不由对这位曲大师来了兴趣呢。

  昭容闪过一丝犹豫“按照师父的门规,我是不能说的。”

  “但你刚刚已经说了。”

  昭容突然笑了,“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并不严,所定的门规都只是说说而已的。遵守与否,全凭我们各自自觉。”

  “那就说说吧!说都已经说了。”

  天下之剑,唯有长风……

  “我想师父这一生,大概就是为剑而生的吧!天下虽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号,但与他比试过的人,却无一不佩服他的。”

  他意识到这位曲大师很厉害,但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厉害!

  这那里还是人?分明就是神仙啊。

  自己当年果然拜错了师啊。昭容所言,让他更加后悔当年冲动拜师的决定。

  他觉着,以自己的资质,应该可以找个更好的师父的。

  比如……这位曲大师。

  路上遇到田七一耽搁,等在回到许媒婆家的时候,夜已经很黑了。

  不过许媒婆知道他要回来,倒是刻意给他留了门的。

  进门之后,昭容才好奇的询问道:“对了,你说有事情要做,到底是什么事情如此紧要?”

  “嘻嘻……你跟我来就是了,却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