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剑客屈仲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27 2019.06.02 21:57

  在介绍完了鬼老九之后,张匡仪这就又带着展雄来到了左边第一张桌前。

  “这位是这安子山的当家安五娘。”

  在没有见到安五娘之前,展雄倒是也猜想过这位女中豪杰的样子。不论是长相粗狂的男人婆,还是锐气内敛的女强人,亦或是美艳动人的交际花……这些形象他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也针对不同的形象,想好了不同的应对方式。

  直到此时见到了安五娘之后,他这才意识到:这并不是演义小说,自己之前的种种猜想以及准备,根本就没有用。

  安五娘此时跪坐在桌前,斜着脑袋看着他。

  并没有之前鬼老九看过来的时候,那种挑衅的眼神。可说是打量,时间却又有些太久了。

  展雄很少有被人看的尴尬的时候。但此时看到安五娘的眼神之后,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闪躲了一下。

  从外表来说安五娘长的并不算美艳。五官谈不上精致,也完全没有昭容那种“天下谁人胜白衣”的飒爽,但却极为耐看。

  尤其是一双眼睛,澈如秋水,是那么的深不可测。也正是因为这双眼睛,他才会下意识的躲闪。

  这让他觉着,对方好像要将自己看透一般。

  而就在他下意识的躲闪了之后,本来没有表情的安五娘便冲着他笑了一下。

  “展公子应该是平阴城的大户人家,怎么会做这刀口舔血的事呢?”

  “五娘看着不也是位佳人吗?大家都是生活所迫而已。”

  展雄的话让安五娘愣了一下,接着又抿嘴一乐,“生活所迫……展公子说话倒是有趣。”

  “既然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却也要叫什么公子不公子的了。若是五娘你不介意,就称我一声雄哥吧。”

  安五娘朝着旁边的昭容看了一眼,“我倒是很喜欢结交朋友,但是不是朋友,还要待会儿再看。”

  在她看向昭容的时候,展雄心中便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看样子昭容果然是选择投奔了她……

  张匡仪心中自然清楚展雄与昭容之间的关系。刚刚还在跟展雄称兄道弟,但在到了昭容面前的时候,这就立刻换了脸色。

  “二位既然是熟人,那就不用我引见了。”

  再次看到昭容,展雄的眼神有些复杂。之前在云翠山的时候,他本来有机会永远的解决这个麻烦的,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他承认,当时他有些不舍,尤其是知道昭容是女儿身之后。

  而事实也再次证明了“红颜祸水”这个词。要不是昭容的话,他根本不会卷入现这场所谓的英雄会,——这有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漩涡。

  但话又说回来了,这与昭容其实是没有多大关系的。如果他不想在云翠山做好这个话事人的话,当时完全可以扔了那片“破竹片”的。

  与昭容二人相互看了一样,并没有说话,这就走了过去。

  “这位是?”

  此时场上一共有六张桌子,左右各三张,但只有一张桌子是空着的。鬼老九以及张匡仪坐在为上的右边,而左边除过昭容跟安五娘之外,还坐着另外一个男子。

  “这位是屈仲屈少侠,乃是春申君门下第一剑客。”张匡仪介绍后,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昭容,接着道:“另外,屈少侠也是昭容姑娘的同门师兄。”

  听闻张匡仪的话,展雄不由皱了下眉头:果然是来者不善啊。

  屈仲手中拿着一把铜剑,剑长三尺不到,剑身要比一般的剑宽上一些。此时正跪坐在桌前。

  按理说,一般人都会将手中剑横放在桌前,但屈仲没有。

  他是将剑竖在自己的胸前,双手合按在剑柄之上,危坐于桌前,宛若一尊雕像。

  “原来是屈兄啊,幸会,幸会!”

  展雄面上在笑呵呵的打招呼,但内心却有些复杂。

  屈也是楚国三户之一,但此时这个屈仲怎么会在春申君黄歇的门下做事呢?而且还与昭容是师兄妹……

  屈仲看上去是个极为古板的人,展雄以为他不会理睬自己,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在展雄出声打过招呼之后,便见他一侧脑袋,“听说展公子你剑术高超,不知可有机会赐教?”

  “额……最好还是不要动刀动剑吧?”

  对方虽说出乎意料的开口说话了,但这一张嘴就要比剑,便着实让展雄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之前与昭容比试的时候,昭容只是输在了力道之上,要说剑法的话,其实昭容并不输他。

  而此时这个屈仲,可是昭容的师兄。

  直觉告诉他,这个正一脸平静的看着他的男子,是个高手。

  “展公子莫不是怕了吧?”他的回答让屈仲很是不屑。屈仲说完后,一手撑剑,一手不动声色的端起了眼前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重新将茶水放回桌上,却见杯中的茶水竟然纹丝未动,连一丝涟漪都没有。

  展雄将眼神从杯中的茶水中收了回来,冲着对方一笑,“匹夫之怒,不过血溅当场罢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

  屈仲看着展雄的背影,嘴角扬起冷笑了下——这是一个会让展雄觉着不安的表情。这说明屈仲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这样一个人,比那些死在他剑下的人都要恐怖。

  不过,展雄并没有看到这个表情……

  经过这一圈的介绍之后,他心中现在有两点疑惑:其一,这场英雄会的目的。看着好像真的是专门为了声讨自己,因为从布置来看,现场并没有自己的座位,身为东道主的安五娘,并没有承认自己云翠山老大的身份。

  其二,屈仲是站在谁的立场上来的。春申君在楚国的位置很高,说是权臣也并不为过。既然是春申君的门客,那出现在这里是以个人身份而来的,还是……背后有春申君的示意?

  春申君示意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因为楚国位居人上的权臣,是不会与强盗有什么瓜葛的。不是不想,而是没必要。

  然而,昭容的姓氏却注定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展雄觉着,春申君起码是知道这件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