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酸涩的酒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63 2019.06.06 23:31

  昭容之所以这么固执,因为她曾经受过姜老大一众人的恩惠。云翠山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家一样。

  因此,她才会如此固执的想要帮几位哥哥报仇。

  所以在展雄提出将寨子还给她的时候,她不为所动。

  其实,她才是整个云翠山上最重情义的那一个人。

  而之所以答应三娃子的提议,也是因为情义二字。

  她是把云翠山上的人想的太好了,这也并不怪她。她曾经见过那样的云翠山,便以为永远不会再变。

  但这世间,那有人心不会变的?又那有情义不会淡的?

  “如此也好!那昭容姑娘你就随我上云翠山吧!”顿了一顿,“我们现在就去,免得将来说我威逼利诱。”

  “现在?”

  “怎昭容姑娘现在不方便吗?那你说什么时候?”

  “明天吧!明天一大早,我跟你一起去云翠山,让山上的兄弟做个抉择。”

  展雄一脸为难。云翠山并没有什么事情,但这里却不是久待之地,所以他这才想要快点儿离开,免得夜长梦多。

  “怎么,你是怕我会加害于你?还是怕我会使诈?”昭容眼见如此,这就开口问道。

  展雄便对着她扬嘴一笑,“我既然敢来赴会,也就没有怕过这些。”顿了一顿,“好!就依昭容姑娘你的意思,明天就明天。”

  说罢,这就又看向了旁边的安五娘,“说起来,我许久没有好好喝过了,不知道五娘这里的酒水管够吗?”

  安五娘便一脸惊愕的看向了他。这话题确实跳跃的有些快,她没有想到展雄竟然会对她说出这种话……完全没有在意她与昭容的关系……

  “五娘为何如此看着我?莫非我脸上有花不成?”在脸上摸了摸,“就是喝五娘些酒罢了,让我掏钱也是可以的。”

  安五娘这才回过神来,冲着展雄一笑,“酒水多的是,只是我这小山小寨的,酒水有些苦酸,只怕展公子你喝不惯。”

  “这倒是无妨,只要五娘管够就行……”

  “哈哈哈……展兄竟是如此妙人!好!今天我也不走了,与展兄你喝个痛快!”就在这时,张匡仪也举着酒碗站了出来。

  “好啊!我展雄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与张大哥你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

  ……

  不论在这场宛若闹剧一般的英雄会上有多么不愉快,又或者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立场。是夜,当篝火烧起来,所有的人拎着酒水围着篝火欢呼雀跃的时候,这些事情便都不重要了。

  安五娘说的没错。酒水并不好喝,很是酸涩,但对于这些人来说:能喝上这种酒,就已经是莫大的福分了。

  “张大哥还能喝惯吗?”酒虽然不是好酒,但喝的多了,也一样会醉的。

  当展雄提着酒壶,来到张匡仪身边的时候,就已经喝的有些飘飘然了。

  张匡仪先是扬嘴笑了一下,接着才看着烧得正旺的篝火点了点头,“有的喝就不错了。世间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连饭都吃不上呢。”

  展雄愣了下神,“没想到张大哥你也是悲天闵世之人。”

  “谈不上什么悲天闵世,只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看着展雄,“听展兄你谈吐,家境应该不凡,何以沦落至此?”

  “什么家境不凡。不过也是这乱世中的小人物罢了。”

  “展兄这等英雄,是不该在这种地方沉寂的。”

  “哈哈……怎么听张大哥这口气,好像要给我介绍工作似的。”

  “工作?”

  “额……也就是差事。”

  “是有此意。要是展兄你想做一番大事的话,可以来找我。”

  “多谢张大哥好意。”拿起酒碗与张匡仪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张大哥你人脉甚广,小弟想要向你打听个人。”

  “何人?”

  “是一个从平阴城来的女子,叫项小云。”

  “项小云……楚国项氏族人?”

  “是的。其祖父叫项清,膝下有一子在楚国为将。”

  听过展雄的介绍之后,张匡仪这就挑了下眉头,“敢问展兄跟这位项姑娘是何关系?”

  “说来张大哥你可别笑我。其实……她是我发妻。”

  “哦?既然是发妻,何以不见?”

  “说来话长……我本是入赘项家的,跟这项姑娘却也没见过面。洞房花烛夜喝了许多酒,在地上睡着了,天亮之后,她便离家出逃了……”

  “世间竟还有此放肆的女子!真乃不知廉耻!”

  展雄刚刚说完,张匡仪这就拍桌而起。这不由让他有些尴尬。

  他并没有怪过项小云,相反的,倒是觉着自己这媳妇挺有个性的……但却忘了,这是一个男尊女卑的世道。

  “其实这也怪我。洞房花烛夜,本是人生得意时,我却喝的酩酊大醉,人家不高兴也是应当。”

  “展兄这么说就不对了!这女子自当……”

  听着张匡仪要说些男尊女卑的话,他这便赶紧将其打断了,“张兄,不说这些!我们还是喝酒吧!”

  张匡仪没有再说,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展兄放心!这事我会帮你留意的。”

  “如此就多谢张大哥了。”展雄拱手谢过,又分别给自己与张匡仪碗中添上了酒水,“还有件事小弟心下好奇,想要向张大哥你打听打听,却不知道张大哥你方不方便相告……”

  “你是想要问昭容姑娘的身世吧?”

  展雄愣了下神,接着笑着点了点头,“这昭姓也是楚国名氏,怎么昭容姑娘会在此落草为寇呢?”

  “不是我不想告诉展兄,实在是因为昭容姑娘身份过于特殊……“

  “张大哥既不便相告那就算了,我也就只是随口问问。”

  “展兄你可以直接去问问昭容姑娘啊。她应该会告诉你的。”

  “额……我看还是算了。她现在巴不得将我拨皮抽筋才好……”

  “哈哈……本以为展兄你不害怕昭容姑娘呢,却没想到也这般畏惧。”

  “张大哥你就别激我了。有句话说的好啊,好男不与女斗。就是连孔丘都说了,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苦苦一笑,“不是畏惧,只是没有必要。”

  “只怕迟了……”张匡仪说着,抬头看向了不远处……昭容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