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辈分压制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16 2019.06.14 16:19

  在内心深处,昭容其实已经承认了展雄的当家的身份。

  她的心里是有些矛盾的。一方面她觉着这么做对不起死去的姜老大等人。另一方面,她又觉着云翠山应该让展雄这样的人当家,才会有出路。

  尤其是在与展雄攀谈之后,听到展雄的种种见解。她就愈加觉着,展雄应该做云翠山当家的……

  “核心科技就是我们的商品要具备技术性,不可临摹的垄断性。如此说,昭容姑娘你懂了吗?”

  昭容还是摇了摇头,“请恕我愚昧。世间怎会有公子所说的商物呢?”

  “造出来不就有了吗?”一脸的高深,“昭容姑娘应该是读书识字的吧?”

  昭容点了点头,“曾在幼年之时跟父亲读书习武。”

  “那昭容姑娘你觉着,学富五车可算是学有所成?”

  “当然算了!天下学富五车之人,不过寥寥,自然是学有所成。”

  “但在我看来,学富五车只不过是因为这简牍太沉的缘故。”看了一眼昭容,“若是有东西能取代简牍,五车之书,也不过一包而就。”

  昭容这就愣住了,“展兄所说可是缣帛?可缣帛太过贵重,就是列国君王,也多用简牍。况且也不能像展雄所说……”

  “自然不是缣帛,而是另有它物。此物价值低廉,却要比缣帛更加好用。”

  “若真有此物,必为天下君王所求。请展兄明示。”

  “此物名为纸。”

  “纸?”

  “取树皮或植之柔韧者,煮沸捣烂,和成粘液,匀制漉筐,使结薄膜,稍干,用重物压之即成纸。”

  昭容将信将疑的摇了摇头,“此等方法,闻所未闻。倘若展兄真能造出此物,便是这天下之福。”

  听闻昭容这话,他不由便扭头多看了其两眼。这会儿他们二人在这讨论的是商事,是云翠山今后的发展,但她却能想到纸造出来之后,对天下的影响……

  这一份思想觉悟,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是啊,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寨子想要发展,想要让兄弟们吃饱饭,还是要靠头脑的,打打杀杀,终是小盗。以纸成书,读书识字,改变思想,用思想去引导,才为上者。”

  昭容细细咀嚼着展雄的话,一时间有些失神……

  “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与人讨论过这种事呢。其实天下之事,终是历史所定,我们穷尽一生所能做的,也不过是……活下去。”

  正在沉思的昭容,突然扭头对着他一笑,“你这人果然是不适合做强盗的。从你所说盗亦有道,到这番话,天下能有此悟之人,却是寥寥无几。”

  “哈哈……是吗?不过我倒是挺喜欢做强盗的。最起码遇到自己所爱,可想拿就拿,在这乱世之中也不用受人欺辱。却要比那些谦谦君子好的多。”不知道为什么,展雄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大哥,那样一个君子。

  昭容看着前方,喃喃自语道:“像是你这种人,天下那有人敢欺辱你啊。只怕是你该欺负别人……哎~”末了,幽幽一声长叹,却也不知道少女心中想到了什么……

  “对了!你到底为何来云翠山来的?”

  此前在安子山的时候,昭容已经问过一次了,不过却被他给搪塞了过去。此时闲谈至此,便再次想起了这件事。

  “我可不信你真的是来找我喝酒的。”

  “没想到昭容姑娘还记着这茬呢。”顿了顿,“其实……我是来找我夫人的。”

  “夫人?你已经结婚了吗?”

  点了点头,“那日与昭容姑娘在平阴城外见过之后,回去家里就定了亲事。”

  “却不知是哪家姑娘,如此的倒霉,嫁给了你。”

  面对昭容的挖苦,苦苦一笑,“是挺倒霉的。不过并不是我娶了人家,而是人家娶了我。”

  “娶了你?什么意思?”

  “我是入赘的。”

  “原来如此。那这么说来,这姑娘家里人岂不是也跟着倒霉了?”

  “额……也没有昭容姑娘你说的如此不堪吧?”

  “就是如此不堪。”

  “罢了,我不与你争执了。”面对不知道因何由而生气的昭容,他很明智的选择了妥协。

  昭容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失态了。便一转话茬,“这兵荒马乱的,你怎能让一个女子独自出门。就算是入赘,也终是人家的夫君吧?她叫什么名字,相貌如何,我看我可曾见过。”

  “她是在洞房花烛夜,趁着我喝酒喝的不省人事逃的。至于相貌,我也未曾见过。叫项小云,是楚国项氏之后。不知昭容姑娘你……”

  “小云?”昭容突然就情绪激动的打断了他,“你说的可是平阴城项氏项清之孙项小云!?”

  “你认识她?”听昭容如此说,他不由也一脸激动。

  真有这种巧事?

  昭容点头,“那日我与你在平阴城外得见,正是去见过了小云。她与我自幼相识,本来在祖父被害之后,我是想按父亲的嘱咐,去平阴城投奔项老爷子的,只是后来上了云翠山……”

  他这才突然想到:昭氏与项氏本来就都是楚国三户,她们两个认识,其实也并不奇怪。

  “没想到,小云的夫君竟然是你!”

  “额……正是区区在下,让昭容姑娘你失望,真是万分抱歉。”

  “你说小云她逃婚了?”

  “不是逃婚,确切来说我们已经拜礼成亲了。只是还没有洞房而已。所以确切来说……她应该是离家出走才对。”

  “这倒是像她的作风。”昭容并没有理睬展雄的辩解,抿嘴一乐,“我想她大概是去楚国找项伯父了。”

  “如此最好不过,就只怕路上出了什么不测。”

  “放心!她可不是吃素的。”瞥了展雄一眼,“照着辈分,你是该叫我一声姐姐的。”

  “姐姐?凭什么?”

  “因为我是小云的姐姐。你既然入赘了项氏,成了小云的夫君,可不就该叫我一声姐姐吗?”

  好像……是如此……

  本以为可以稳稳保住话事人位置,可昭容竟从辈分上压了一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