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墨门三派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208 2019.06.24 11:00

  在上任田襄子(田让)死了之后,因为难以确定墨家巨子人选,墨门分成了三个派系。

  首先是以邓陵子为首的楚墨派。

  其门下以墨门侠客居多,钻研墨门剑法,以墨侠身份,行走天下。

  说是墨侠,但实际上就是以自我的认知观点,强行去要求别人遵从的大盗。尤其是在受到了权贵的招揽之后,早就与墨门所倡导的侠者精神背道而驰了。

  勤生薄死,艰苦卓绝,殉身赴义,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这才是墨子的基本作风和墨家的基本传统。

  真正的墨侠,以自己的勇士气概,坚定的献身精神,反对空谈,在血光刀影的搏斗中,为实现墨子的理想而奋斗……而不是像邓陵子这般,在这里为了巨子之位,做出不义之举。

  其次,是以相夫子为首的齐墨派。

  此派是一个以学者辩论为主的派系。他们游历各国,讲授墨家的兼爱思想,反对用暴力去解决问题,甚至认为一切武力都是错的,希望能用柔和的方式去获得和平——这无疑是最为幻想的一派。

  当同时,也是名声最好,最为谦和的一派。

  最后便是以相里勤为首的秦墨派。

  此无疑是墨门三派之中最为务实的一派。对于秦国的变革、军事等方面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不过这仅仅是在展雄看来如此。对别的墨门弟子而言,这种行径便是贪图权贵,便是不义之举……

  听田七说了这些,展雄才知道了墨门现在的状况。而田七这一次召集天下墨者来此柴城,正是想要选出巨子,交付非攻与墨子令两件巨子信物。

  他也意识到:若是不快点选出巨子的话,墨门将在这如散沙一般的局势中消散。

  “展雄小友以为,此三派之中,谁能当此巨子重任?”

  “在我看来,这位相里勤其实是不错的巨子人选。”

  “相里勤?不知小友选他的缘由是什么?”

  “不论墨家也好,儒家也罢,想要实现所倡导的思想理念,首先要实现天下大统才行。秦国如此强势,无疑是最有可能统一列国的。所以我觉着,为了墨门能发展壮大,田老伯应该将巨子之位交给相里勤让他一心辅佐秦王,让墨家思想占据正统。如此等到将来秦国统一六国之后,墨门便是天下正统……”

  展雄觉着自己肯定是喝多了酒,才会在此胡言乱语说这些话。

  “照你所说。秦就一定能统一六国吗?其它列国,就应该被秦吞并吗?”他说完之后,田七还在低头沉思,倒是一边的昭容很不满的说了一声。

  显然,他所提出来的观点能够认同的人是很少的。尤其是受到了儒家仁义思想的冲击,以及道家无为而治的观念影响,多数人都认为列国之间应该,也能够相互保持平和。

  主动挑起战事,攻打弱小的国家……这种行径,在大多数人看来都是不义之举,会受到世人的唾骂与鄙夷。

  自己应该是真的喝多了。要是平时的话,他肯定不会与昭容争辩这些的,但现在他竟然对着昭容点了点头……

  “所谓物竞天择。弱者注定会被强者吞并,这是自然法则,是历史所致。况且人性本贪,列国根本不可能和平共存。所以大统,乃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这不是我认为的,也不是你能改变的。”

  “谬论!持强凌弱之徒,应为世人所鄙夷。正因为人心贪婪,所以君王贤者才应该引导世人,而不是欺压弱小,致使民众妻离子散,流离失所。”

  喝了一口酒,长长叹了口气,才接着道:“在你说来好像就应该弱小似的,弱小难道还有理了?圣贤、明君自古也出过不少了,但结果又如何?还不是天下黎民在受苦?引导世人,可天下百姓只想吃饱穿暖,走投无路了,就去偷,就去抢,最终成了大盗之流……谁又会在意你所谓的仁义?你告诉我,这就是所谓的平和吗?”

  昭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作为云翠山的七当家的,她心中清楚,展雄说的并没有错。天下愚昧的民众,不是一两个圣贤、明君就能引导的。

  “展公子见解果然不凡。可若是我真如你所言,将墨家非攻与墨子令交给相里勤的话,只怕……诸多墨门弟子会不愿意。”昭容无话可言,田七这才开口说道。

  “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田老伯倒是不用太过在意我的话。墨门的事情,也轮不到我这个外人在此说三道四。”

  “展公子你又何必自谦?刚才你所说的……”

  本来想在柴城转一转的,却没想到与田七相谈甚欢,竟是在客栈的大堂中坐了整整一天时间。

  田七看出来他对墨门很感兴趣,除过与他说了墨门的一些事情之外,还讨论墨家所倡导的理念。大概是想要让他加入墨门。

  他心中自是清楚,但却一直在回避着田七的邀请。这可不是在云翠山做话事人,牵扯到历史走向,天下大势……是一条不归路。

  “展雄小友,你真不愿入我墨门?”听过他关于墨门思想的一番高论之后,田七再次问起了这个问题。

  难怪他会如此。他对墨家思想的论述,是高度的集中总结。别说是眼前的田七,就算是墨门墨翟本人,只怕也不可能作出如此精炼全面的总结。

  “这些都是师父传授,他推崇墨学,所以说起来……我已经算是半个墨家弟子。”

  田七失望的摇了摇头,“想不到世间还有这等高人,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要拜访下令师。”

  听到他这么说,展雄心中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自己的那位师父,实在称不上什么高人。

  “展雄小友,老朽有一件事想要求你帮忙,不知你可能帮忙?”

  “何事?田伯你切说来听听,若是无碍,我答应倒也无妨。”

  “三日之后,我召集天下墨者在南门外的桃花林中集聚。展雄小友今日言论,深入我心,我想请小友在三日之后,来城南桃花林中,向诸墨者宣讲一番。”

  “啊?这……我恐怕难以担此重任啊。”听到田七要让自己在众墨者前宣讲,他一时有些慌张。自己拾人牙慧而已,何德何能,能上台宣讲?

  可话说回来了:要是他愿意,这世间倒也没有比他合适的人。

  “展雄小友若是答应,我必有重谢。”

  眼见田七态度诚恳,他也想见见传说中的墨者组织,犹豫许久,终抬头问道:“那我要以何身份去呢?”

  “嗯……便以我弟子之名前去,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