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刺杀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45 2019.07.08 22:25

  黄歇此话,便是诛心之问。

  关于他与昭阳二人的关系,以及二人之间的诸多恩怨,昭容与屈仲心中都很清楚。

  是啊。手持利剑的剑客,想要报仇可以用手中的剑,但手中没有剑的普通人能如何?

  他在说曾经的自己与昭阳呢。

  昭容心中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但却不会理解他的心情。

  在昭容看来,他就只是杀害了自己祖父的凶手。即便天下人都能理解他,但昭容不会。

  “君上你门客三千,想要杀的人,却也不用自己动手。”

  “没错。所以这就是我报仇的方式,也是唯一的方式。”顿了一顿,“可天下与我一样的人太多太多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我这般。所以大多数的人,都只能含恨而终。”

  昭容没有接话,因为她不知道春申君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应该感到庆幸,因为可以杀自己想杀的人报仇。比那些含恨而终的人,却要好的多……”

  话音刚落,昭容就要拔出了手中的剑。

  而几乎与此同时,包括屈仲在内,以及黄歇身后的两个亲信,便都纷纷拔剑抵在了她的脖项上。

  此时,她手中的剑不过才拔出了一半而已。

  当然了,屈仲拔剑是为了救她。要是黄歇身后的两个亲信有杀心,他是打算挑开对方二人的剑。

  “将剑收起来吧。”

  整个过程中,黄歇都在一边喝酒,浑然不觉,仿佛这刀光剑影与他无关一般。直到此时,才开口说了一句。

  他话音一落,首先将剑收起来的人是他身后的两个亲信,紧接着是旁边的屈仲。而至于昭容,依旧没有收剑,剑身还是亮出来了一半。

  但昭容知道,就算如此,她想要继续拔剑完成刺杀,也是绝无可能的。

  “昭容侄女。我只是想与你说说话,得罪之处,还望见谅。”眼见如此,黄歇又说了一句。说这话,却有几分向昭容赔不是的意思。

  昭容眼中噙着泪水,默默地将手中的剑合上了。

  她不是接受了黄歇歉意的话,而是恨自己无力报仇……

  燕来客栈并不算柴城最好的客栈,但此时因为春申君这个楚国第一权臣的到来,则让它成了柴城最好的客栈。

  酒宴是春申君让章掌柜收拾的,摆在客栈的大堂之中,整个客栈,就只摆了这么一桌酒席。

  桌上的菜品还很丰盛,因为没有人是来吃饭的。倒是桌上的一壶酒,这会儿已经见底了。

  春申君应该真的是为展雄而来的。此时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看来我来的不凑巧啊。既然展少侠未归,那我就明天再来吧。”

  说完之后,起身准备离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客栈中突然走进来两个人来。

  来人正是前来杀人的田七,以及跟着田七来看热闹的展雄。

  他们二人突然进来,自是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纷纷看了过来。

  首先是昭容。她心中本是很庆幸的:幸亏展雄没有来,要不然就让黄歇得逞了。所以此时她的眼神只是在展雄身上:他怎么又来了?这下糟了!他不会被黄歇说动,成为其门客吧?应该不会……

  其次是屈仲。他今夜本是来见昭容与展雄二人,然后趁机让展雄娶了张半仙之女,好让昭容与其不可能再有私情。

  但却没想到。春申君竟然知道了展雄,而且还亲自跑来这燕来客栈来见展雄……

  虽然知道以展雄的秉性,不可能来春申君门下做食客。但他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除过昭容也会来的原因之外,还有展雄带给他的压迫感。

  加上展雄与昭容二人之间所传的流言蜚语,他心中就更加想除掉展雄了。

  此时当着春申君的面,以展雄的秉性,只要他稍微煽风点火下,或许就真能让春申君杀了展雄……

  而就在他正想着办法的时候,昭容来了——展雄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竟然没有来。

  若只有他与昭容二人的话,应是挺高兴的。可此时有春申君在,却只来了昭容一个人……就让他有些难受了。

  闹腾了一番,眼看着春申君准备走了,他就能与昭容二人独处了,心中刚刚油然而生喜悦之情。但就在这时,展雄却来了。

  他看着展雄,脸抽搐了一下……

  而至于不认识他的春申君等人,看着二人进来则只是好奇:都这个时辰了,突然进来两个人,行迹的确有些可疑。

  展雄在路上的时候,心中很好奇田七要在燕来客栈杀什么人。若不是墨家弟子,会是何人值得他如此大动干辄?

  甚至都想到了屈仲的身上。但他又不明白,田七与屈仲之间有什么仇怨……直到此时走进燕来客栈之后,才发现今天的燕来客栈有些不一样。

  刚刚疑惑的看向春申君,心中想着这个穿着一身华服,留着两撮胡子,看着富有心机的人的身份呢。接着,却见旁边的田七突然将手中的剑拔了出来。

  “黄歇!既来了柴城,今天就别想活着离开了。”

  谁?黄歇?春申君!?他刚刚明白过来,田七却已经举剑冲了上去。

  “完了!自己被这老头给摆了一道啊。”眼见如此,他不由在心中暗呼了一声。

  他是与田七一起进来的,而此时田七却要刺杀春申君……如此一来,自己想要脱干净干系可就难了。

  可是他有些不明白:田七为什么这么做?

  按理说他们二人应该是无冤无仇的,甚至可以说有些缘分,而田七也不像那种阴险小人……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一个可能:他在逼自己加入墨门。

  然而田七不知道的是:雄哥不想做的事情,就算强迫也没有用。

  田七举剑冲上去的时候,春申君身后的两个亲信也迎了上去。而至于屈仲,则连动都没有动——他只需要保证春申君的安全就行了。

  田七的本事展雄是见过的。所以他心中还真的为春申君黄歇捏一把汗。

  不过春申君却神情自若,只是静静的看着,就好像是将此刺杀,当成了一场舞剑表演一般。

  不亏是战国四公子,的确是个人物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