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血溅当场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177 2019.06.26 11:00

  对方四人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如此横。楞了一下,相互看了一眼,其中带头的人才对着展雄回道:“小子,这可是我荆州帮的地盘,若是道上的,报个名号上来。”

  荆州帮?莫不是遇到了这里的帮派吧?

  心中正想着呢,昭容在一边小声解释道:“荆州帮在这一带实力很大,最好不要把事情搞的太大了。”

  “现在你说这话未免有些晚了吧?要么就别救,既然要救,你觉着这事小的了?”

  虽然不知道荆州帮到底什么来头,但眼见昭容表情,却知道这帮人来头小不了。要么装孙子走人,不管这小子的死活;要么就别怂,将这小子保下!

  如昭容所说,不把事情闹大,跟对方商量……只要张了这口,就没得商量了。

  对方刚开始还以为展雄大有来头,但眼见说出荆州帮之后,二人半天没有应声,便冷声一笑,“看来你们是知道我荆州帮的名号啊,既知道荆州帮的名号,那也应该清楚跟我们作对的后果吧?交了人,赔了钱,就让你们滚蛋……”

  一说一停,对方再次嚣张了起来。

  “全杀了吧!他们死在这里,也没人知道是我们杀的。”

  展雄脸色一寒,沉声对着昭容说道。

  “在这里?”虽说是云翠山的七当家的,但这么多年了,昭容却没有杀过人呢。更不用说在此当街杀人。

  “想要救他,就要这么做。”一边小声说着,抬头看着对方四人扬嘴一笑,“原来是柴帮的几位爷,一时冲撞,还望恕罪。这点小意思,当我请几位爷喝酒了。”

  拿出钱袋掂了掂,发出了一阵悦耳的声响。

  “哟,小子上道!哥几个今天就放了你们……”

  看他拿出钱袋,四人得意一笑,目漏贪光,走了过来。距离剩下三步之远时,展雄却将钱袋一收,对着昭容喊道:“动手!”

  电光火石之间,他手中的剑就已经刺穿了两个人的喉咙——这是他这一剑的极限。

  他本想着,与昭容二人一人收拾两个人,但就在他杀了这两个人之后,昭容却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对于昭容来说,这实在太过突然了。她全然没有想到,展雄在说完之后就直接动手了。

  在他将剑抽回来,想要弥补昭容的迟疑,再杀了另外另个人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将剑抽出来,鲜血喷涌而出之时,另外两个人就转身发疯似的逃了。

  “别愣着了!快追!”朝着还在发愣的昭容喊了一声,便提剑追了上去。

  昭容反应过来,才也拎着剑,匆匆跟了上去。

  之前被昭容救下的小孩见此傻了眼:这二人竟比这群贼人还要狠毒!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后背有些发凉……

  身为练剑之人,展雄脚力其实还算不错。但对方两个人在惊慌之中所爆发出来的潜力,也不容小窥。

  就好像猎手与猎物一样。对于猎手来说,丢了猎物最多就是饿顿肚子,可若是猎物跑的慢了,丢的就是自己性命。

  此前巷子中的打斗声已经消失,外面稍微还有点亮光,巷中则是黑漆漆的一片。展雄只能看见前面有两道身影,在这个距离之下,他有把握掷剑刺杀一人,但另外一个他就没有办法了。

  在追下去显然并不理智,因为对方极有可能有援兵,到时间可就真的麻烦了。

  要动手,只能趁着现在!

  下定注意,便一咬牙将手中的剑掷了去……黑暗中,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三两步来到倒地之人的身边,将插在后背的剑拔了出来,听对方还在呻吟,便又补了一剑。抬头再看,另外一人已经没了影子……

  刚刚将剑合上,昭容才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

  “赶紧走吧!只怕对方有援兵,莫要再追了。”拦住昭容,就要折身回去。

  “可是还有一个人……”

  “天色这么黑,他不一定能认出我们。眼下当务之急,是得赶紧脱身……”

  出了巷子,之前救下的小孩已经不见了身影。耳听巷中传来阵阵狗吠,来不及多想,二人迈开了腿,向着燕来客栈奔去……

  他们刚刚走了没一会儿,从巷子中就跑出了六七个人来,围上了地上两具尸体。

  “看清是何人所为?”

  “看清了,是两个人……尤爷你可一定要给我三个兄弟做主啊……”

  “你还有脸在这哭?四个人追一个小孩,让跑来了这里,还折了人,真是一群草包饭桶!”

  “尤爷,那小子跟个兔子似的……”

  “行了!别他妈在这废话了。老子问你,要是让你再看见对方,你可能认出对方?”

  “能!化成灰我都认出来。”

  “好!明天一早我让郡守大人封了城,再派一队官差,你跟着挨着搜查……敢在我们的地盘杀我们的人,老子倒想看看是谁这么有种。”

  “那那个小子……”

  “也跟着一并搜!对方八成救走了那小子,明天搜查的时候查的仔细些……”

  展雄与昭容二人一口气跑回燕来客栈,章掌柜倒是并未睡觉,还在等着两个人。

  “展爷,七当家,你们……”章掌柜本想开口问好。可张嘴说到一半,看着展雄衣襟上染着血迹,就停了下来。

  “掌柜的,我们从来都没有离开客栈对吗?”展雄问着,有意无意的晃了晃手中的剑。

  章掌柜何等人精?眼见如此,连忙点头道:“二位白日里喝多了酒,直接睡了,从来没有离开客栈。”

  展雄点了点头,“有劳掌柜的给我备上些沐浴的热水。”

  章掌柜点头应下,转身而去。二人就上楼回到了客房。

  “对,对不起……”刚一进来,昭容就满脸歉意的垂下了脑袋。

  此前她要是不迟疑,直接动手杀了那两个人的话,眼下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况且出手救人的也是她……所以对于展雄,她心中觉着很是愧疚。

  展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算了。你终归是个女儿家,这种事情做不来也正常。要是当时你真的听了我的话,毫不犹豫的杀了那两个人……那就不是你了。”

  看着昭容还垂着脑袋,抿嘴笑了笑,“你是不是觉着我很冷血?”

  昭容并没有回答。能如此直接干脆的动手杀人,的确有些冷血无情。可若是仔细想想的话:展雄所作所为,却是当时能救那小孩的唯一办法。

  “唉~冷血就冷血吧。我本来就是一个大盗来着,出来混,不是你砍人,就是人砍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