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墨家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53 2019.06.20 10:31

  从整个战国的学术派系来说,墨家学说无疑是最为神秘的存在。

  墨家学说的逻辑体系是极为完整的。涉及到的领域从哲学到科学,都有所涉。

  尤其是在科学领域,囊括了极限理论、力是动因、朴素的时空观(狭义相对论的雏形)、小孔成像、几何学说等几乎所有近代科学理论。

  要不是因为后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令,导致墨家学派被迫害,甚至几乎消失的话,墨家的发展,必将会对后代历史产生极大的影响。

  所以此时展雄听到章掌柜说到墨者的时候,心中隐隐有些激动。

  他很想自己去了解下,这个本来可以影响到后世的伟大学派。

  章掌柜留下的这间客房倒是不错,算是这燕来客栈中的雅间了。外面是闲坐见客的厅堂,垂着一道帘子,帘子后面才是卧室所在了。

  “掌柜的可有被褥?”

  “被褥自是有的。”

  “那最好不过。劳驾掌柜的帮我拿来一卷。”又看向昭容,“小容,今天晚上你睡里面的卧室,我睡在外面便可。”

  “还是我睡外面吧!毕竟你是我云翠山当家,怎好让你睡外面。”

  “如此……那也好。”

  展雄倒是没有客气,竟然真的点头答应了下来。以至于昭容听过之后不由愣在了原地:他之前是说着玩玩的吧?

  不过她倒是也没有多说。不论展雄是不是真心所说,但她刚才的话却并无推辞客气的意思。

  让展雄这个云翠山当家的席地而睡……是她这个手下的失责啊。

  “刚才章掌柜提到的墨者,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安顿好了一切,章掌柜出去之后,昭容这就继续问起了之前的问题。

  展雄漏出了极为疑惑的表情,“小容你完全没有听过墨者吗?”

  按理说,墨家学说可是与儒家并成为两大显学学说的存在。以昭容的出身,即便知道的不会太多,但却也不至于完全不知情的吧?

  然而昭容却再次点了点头,“墨者……我的确没有听过。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却听过墨翟。他所创立的墨学,不知道是不是与墨者有关?”

  果然!看来昭容还是知道的。这就点了点头,“没错。墨者便是墨翟所创墨学门下的弟子组织。”

  “原来是这样。可是这些人为什么要来柴城呢?”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是由墨家巨子所领导的,而且其中大多都是侠义之士。他们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

  “对了!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个守义而死的孟胜,是不是就是他们的人?”

  没想到昭容还知道孟胜。点了点头,“没错!孟胜曾是墨家巨子。”

  “要这么说的话,那这些墨者可都是侠义之士。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柴城……”

  虽说很好奇墨者组织,但却并没有像想过去刻意的接近对方。况且他来柴城可是为了解决云翠山的吃饭问题的,这种麻烦事情,他暂时还不想插手。

  在客房中稍微休息了片刻,二人这就决定下去在客栈大堂吃点东西。

  距离饭点还有些时间,但此时燕来客栈却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

  此时客栈的大堂之中正跪坐着大概五六桌人,桌边都放着佩戴的刀剑。

  这年头游侠之流有很多,而且出门在外的人,也都带着武器防身。按理说,这种场面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此时燕来客栈之中,这几桌人坐着的位置,却有些特殊。

  几个桌子围成一圈,都跪坐着三四人,唯独最中间一张桌子上,跪坐着一个老者。

  这么看去,就好像是周围的人刻意围着这个老者一般。

  展雄看了一眼,感觉火药味似乎很浓。挑了挑眉头,决定坐下来看场好戏。

  这便与昭容二人,找了一个距离比较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我知道城中有一家春发酒楼,饭菜……”他感受到周围的气氛有些异常,而昭容也同样感受了出来。这就小声对展雄说了一句。

  “你害怕吗?”

  “害怕!?我才不怕呢!只是惹了不必要的麻烦,耽搁了我们的正事……”

  “就在这里吃,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展雄小声说过,便已经跪坐在了桌前。昭容见此,也只好跟着跪坐了下来。

  大堂中的气氛不对,章掌柜自然也看出来了。看到展雄与昭容二人坐了下来,心中不由有些慌张:这二位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七当家的,二位要不换个地方吃饭吧?”章掌柜来到二人身边,压着声音说道。

  “哪有将客人往外赶的事?掌柜,麻烦做两个拿手菜就行。”

  听到展雄的话,章掌柜很是为难的看向了昭容。

  昭容则点了点头,“章掌柜,有劳了。”说罢,将两铢钱放在了桌上,这算是赏钱。

  眼见如此,心中知道昭容二人底细,乃是云翠山的强人,章掌柜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客栈大堂的气氛虽说有些微妙,但却并没有影响上菜的速度。

  没一会儿,章掌柜这就亲自给二人将饭菜端了上来。

  “掌柜的,拿坛好酒来。”

  章掌柜刚刚把酒拿上来,说巧不巧,客栈中再次走进来两个人来。

  这二人,正是张半仙父女二人。

  此时正是吃饭的时间。张半仙夜里喝的酩酊大醉,连家都没回。之前在城北遇到了展雄二人之后,倒是接了笔不错的买卖。与女儿在城中溜达了半晌,酒劲过去之后,觉着腹中饥饿,正好走到了燕来客栈的门口,这便抬脚走了进来。

  此时父女二人还都不知道这燕来客栈要出事,正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话呢。

  “放心,为父说了只是小酌,就肯定不会喝多的。再说,那有人没吃饭就喝酒的……”张半仙说着,扯开嗓子喊道:“章掌柜,给我来一壶酒。”

  “你刚才说了小酌,怎么……”接着,传来了张薇恼怒的抱怨声……

  “只是一壶酒,这可不就是小酌吗?”张半仙笑呵呵说罢,才转身看向了大堂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