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生之曲有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他的担心

重生之曲有误 柠萌味儿十尧 2328 2019.06.19 14:07

  一连过了几日,这天趁着苏清还没有过来烦自己,苏挽便早早的就出门了,重生之前她一直被困在侯府哪里也去不了,可是闷坏了,今日天气甚好,正好出去透透气。

  “绿珠,你给我说说最近可有什么好玩儿的。”

  “回小姐,我听人说西街最近来了一些胡人,卖的都是一些没有见过的小玩意儿,小姐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如去瞧瞧。”

  苏挽顿时来了兴趣,胡商见多识广,说不定知道身上这支玉笛的来历,不如顺便去打听打听。

  西街是离皇城最近的集市,各国的商队只允许在这里做买卖,所以平日就数西街最是热闹。

  越热闹的地方人越是往上凑,苏挽怎么也不会料到,会在这里遇到不爱凑热闹的君墨轩。

  她想假装没看到直接从他旁边走过去。

  君墨轩这次却破天荒地拦住她,压低声音道:“我这两日调查之前的刺客,他们有可能是冲你来的,自己当心。”

  苏挽皱了皱眉,她不记得自己有招惹过什么人,难道是……苏清?

  “多谢世子提醒。”

  苏挽绞着手帕,想了半天还是依旧毫无头绪,陷入沉思,自己受伤的场景对苏挽来说太遥远了,实在是想不起来也无可奈何。

  但是她想不通如果是苏挽的话,以她的背景怎的会招募到这些刺客,会不会是其他人?

  “君墨轩!”君墨轩一字一句的带着怒意强调。

  “啊?”

  “一口一个世子我不习惯!”

  刚刚还莫名其妙的苏挽剜了君墨轩一眼,嘀咕着,明明大家都叫世子,怎么她就不行了?

  不想理他,看到他自己的心就疼,苏挽捂住胸口,拉着绿珠就走开了。

  君墨轩以为她是先前受伤的伤口还未好,拉住她,“伤口还疼吗?”

  “与你何干?”

  苏挽气急,她都已经放下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说着眼眶便红了一圈,氤氲着一层雾气。

  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这副模样,挣脱掉,转过头去,“世子与我这样拉拉扯扯,叫人说了闲话了不好。”

  “我与你兄长苏谨瑜是知交,你如果有什么事我自然不会不管。”

  “你!”

  君墨轩居然拿她之前的话堵她,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自己,苏挽又回忆起曾经的事,不想再与他纠缠。

  “世子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情,在这里与我牵扯不清做甚,不怕那人又伤心了吗?”

  君墨轩愣怔再原地?难道她会突然说出不再纠缠自己的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君墨轩回过神,想再问些什么,才发现,手里早就抓了空,只留下那人的余温还在指尖缠绕。

  不知道为什么,君墨轩的心情更不好了。

  刚刚见苏挽捂住胸口,或许是伤口裂开,而且这里鱼龙混杂,她一个女儿家,如果有什么万一……

  君墨轩皱着眉,眸子里闪着细碎的流光,长叹一口气,接着大步朝着快要消失的身影走去。

  “小姐……”绿珠见自家小姐情绪不太好,只得小心翼翼的宽慰着。

  “世子只是关心小姐的伤,小姐之前不是还喜欢世子的吗?”

  “绿珠,不要再说了,感情这种事强求不来的,我都已经放下了,你呀就别担心我了。”

  “可是……”

  “哎呀,哪里来的这么多可是,走吧,今天我带你去樊楼。”

  两人找了一个靠窗的隔间,点了几道吃食。

  苏挽拿出玉笛好奇地打量着,先前没有主意,玉笛周身有一些细细的花纹,笛尾还隐约刻着字,似是“慕白”二字。

  方才在集市打听,并没有人见过这样的玉笛,倒是自己发现了线索。

  “小姐这个笛子是哪里来的呀,之前好像没有见过。”

  “这个呀,是别人送给我的,她只说是信物,我想找到它的主人,有些事想要问清楚。”

  跟过来的君墨轩黑着脸,刚走过来就听到她再说什么信物,想起那次她说的见到了比他更好看的人。

  细细一盘算,猜到这个玉笛可能就是她说的那人送给她的“信物”。

  “君墨轩!”苏挽咬牙切齿道“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了?”她怎么就没发现以前的他这么会烦人。

  “乖,终于知道叫我名字了。”

  苏挽见他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自顾自的拿起酒杯饮尽,想要招呼人将他哄走。

  谁想绿珠这丫头看见君墨轩走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自觉的退下了,苏挽想逃离,却被君墨轩拦住。

  好像被戏弄了一般。

  “君墨轩你到底要干什么?”

  “聊聊”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聊的。”

  “我可有做过什么?苏姑娘最近怎么脾气这么大。”

  苏挽感到头疼,心底里泛起酸,声音也委屈了几分。

  “君墨轩,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我心里有你的时候你对我视若无睹,我想放下了,你偏偏又来撩拨我。”

  “我苏挽在你眼里究竟是什么?”

  苏挽红了眼眶,想要离开,只觉得两眼一黑,眩晕感再次袭来,顿时天旋地转。晕倒在君墨轩的怀中。

  “挽挽!”

  “小姐!”

  ……

  叶家医馆

  “先生,我家小姐这是怎么了。”

  绿珠带着哭腔询问道,小姐这两天时常会头晕,她只以为是之前的旧伤还没好的缘故,今天见小姐气色好多了才放心的跟着出了门,不想这次会没有预兆的直接晕过去。

  白衣男子将银针收回。

  “姑娘请放心,你家小姐的身体只是太过虚弱,我已经施了针,不到半柱香时间她便会醒来。”

  “如此,有劳先生了。”

  君墨轩想要上前看看苏挽的情况,却被那白衣男子拦住,眯着凤眼,似笑非笑。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绿珠见苏挽清醒了过来,抹了一把眼泪。

  苏挽刚醒过来,隐约闻到屋子里的药草味,看见君墨轩还在自己身边,刚刚晕倒前好像听见他抱着自己叫自己的名字。

  白衣男子上前把脉,脉象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是其他人很难看出有何异常。

  他收回手,嘴角噙着笑意,苏挽有些好奇,还没有开口问什么,就听到白衣男子低声道:“前些天我的玉笛不见了,姑娘可有见过?”

  “慕白?”苏挽吃惊的望着眼前的人,他就是瞳瞳说的师父吗?

  君墨轩刚才还十分担心,却听见他叫那男人“慕白”,掩饰不住的失落,不过只有一瞬神情便恢复了正常,但还是被叶慕白察觉到了。

  叶慕白点点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起身朝身后的二人作揖,“我有话要单独与挽挽说,还请二位回避一下。”

  君墨轩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转向苏挽,似是在询问。

  他的担心苏挽不是没有看在眼里,只是如今她再也不想和他扯上关系,上一世,她爱的太累了。

  “世子,今日之事多谢了,我晕倒的事还请您不要告诉家兄。苏挽已经无碍,您先请回吧,有些事情我要与慕白先生问清楚。”接着又同绿珠说道:“绿珠你放心,慕白先生不是坏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