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生之曲有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蛊祸

重生之曲有误 柠萌味儿十尧 2051 2019.07.09 17:11

  苏瑾瑜自从收到大哥苏伯符的信件后就一直心神不宁,原是崔管事手下管着账簿的刘主簿暗度陈仓亏空了一笔不算小数目的银子。

  那刘主簿倒也是个精明人,在账面上做了手脚,外行人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再加上东家每年查账不过是走个过场,他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可偏偏这次查账的却是在户部当职的大哥,那账簿上的弯弯绕绕怎么会看不出。

  本来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将这亏空补齐苏家并不算再追究,可恰逢此时却有苦主上门哭诉,这才抖落出那刘主簿仗着自己是苏家的人竟然干出强抢民女的事。

  当即兄弟俩决定将这老宅的旧账一笔笔盘算清楚,还好其他倒也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但却是足足耽误了不少日子。

  最后兄弟俩与崔管事商量着打发了些银子给苦主算是私了,至于这刘主簿也再是留不得,苏伯符打想着这边的事算是了结地差不多了,便让苏瑾瑜先行一步以免误了宫宴,自己留下来处理完善。

  可没想到前脚苏瑾瑜刚回京都不久,后脚这刘主簿就跟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了,诺大一个扬州城,连一向成熟稳重的大哥都束手无策。

  快马加鞭传了信件给苏瑾瑜,他一时无法定夺,只得与父亲商量了之后,将老宅的事先放下,大哥过些日子就会回京都,他已经离开了有些时日,户部的事情都堆积了许多还没处理。

  君墨轩不在的这几日,苏挽也没有闲着,将那些从叶慕白那里拿来的医书钻研个透。

  她原本只想着学些简单的解毒之法,没想到却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她在学医这事上本来就有天赋,只是跟着叶慕白看诊就学了些门道,叶慕白先前还以未出师的理由阻拦着,后来就干脆随着她,将那些小伤小病全交由苏挽来诊断。

  她第一次感觉到行医治病救人原来是一件这样高兴的事,看着伤患一天天痊愈,她就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这日,苏挽像往常一样正准备去叶家医馆的时候,宫里来了人,行色匆匆,苏挽认得这人就是上次宫宴时公主身边的侍女,她只说是楚芸公主请她入宫,却不说是什么事。

  公主脾性她心里早已经掂量了清楚,只以为是去上次一样有些不如意想找人诉说。

  去了公主寝殿,才发现她神色慌张,将外人支开,连房门窗户都掩地严严实实才放心下来。

  “小挽儿,我今天叫你过来是为了我父皇的事。”

  “公主不要着急,您慢慢说。”

  苏挽耐心的安慰着带着哭腔的萧楚芸,宫宴那日皇上还好好的,如今是发生了何事。

  “你听我说,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怀疑我父皇被人操控了!”

  “操控?这是怎么么回事,公主,这话可不能乱说的。”

  “一定是那女人,皇兄带回来的那个异邦女人,自从她出现后,父皇就开始不问国事,我那日去请安,他看我的眼神就像陌生人一样,整个人都恍恍惚惚。”

  “我听那些宫人说,父皇夜夜宿在那女人殿里,还封了个什么丽妃,这不是荒唐吗?”

  她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抓住苏挽的衣袖,“小挽儿,你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我六皇兄,现在只有他能想到办法了!”

  苏挽冲她点点头,让她安心下来,叫来宫女给公主更了衣,自己陪在她身边耐心的哄着她入睡。

  她从来没有见过公主这样惊恐的表情,再想到宫宴那日在那南疆女子身上感觉到的异常,或许公主的判断没有错。

  皇上被人暗中操控了,而这人一定是岐王,可在众目睽睽之下,其他人竟没有一点反应,岐王在这宫中的势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

  出了宫,她径直去了叶家医馆,好几日没有再见过萧楚越,她想着或许叶先生知道些什么。

  “你是说南疆?”

  “叶先生可是知道什么。”

  “这事可有些难办了。”

  南疆盛行巫蛊之术,从公主的描述看来,皇帝已然是种了蛊。

  “叶先生就没有办法了吗?我听说这巫蛊也是可以解的。”

  “我确实是会蛊术,甚至我还给自己种了蛊,还记得我给你的笛子吗,只要你吹动那个笛子,我身上的蛊就能感知到你的方位。”

  苏挽心中燃起希望,却在下一秒破灭。

  “可是这蛊只得由中蛊之人才能解,除非重新换血,将体内的蛊虫强行逼出,但皇帝年事已高,换血之术风险太大,只怕经不起这样折腾。”

  难道真的就没有希望了吗?如今皇帝已经被岐王控制,对瑾王威胁极大,或许得从那女子身上下手。但是深宫岂是她一个女子能随意进出的。

  “叶先生如果有什么发现一定要通知我。”

  “这是自然,不过话说回来,你我既然已经是师徒,老是叶先生叶先生的多不合规距。”

  叶慕白见她对此事如此上心,眼下还没有办法只得随便找个由头转移话题。

  “叫师父总感觉把你叫老了,您这样恣意潇洒的人干嘛计较这些。”

  “我就觉得叫师父了在君墨轩那小子面前有一种高他一头的感觉,你说是不是。”

  苏挽虽然没有将她与君墨轩的关系公之于众,但叶慕白早早的就猜出来了,时不时的拿着这个打娶她。

  苏挽害羞了起来,算算日子,君墨轩已经离开京都数十天了,不知道他怎么样。

  想到他出发之间同自己说的话,他此次大概也是为了岐王办事,如果有一天他真的与萧楚越站在对立面,苏挽还真不知道自己还做个抉择。

  这都是些男人之间的事,她一个女子其实干涉不了什么。

  “君墨轩也好,萧楚越也好,他们有自己的立场在,挽挽不如不去想这些,任凭他们自己去折腾。”

  见苏挽一个人暗自伤神,叶慕白也猜出几分来,他现在有些后悔之前不应该意气用事将苏挽掺合在他们之间。

  他是一个布局人,这天下的棋局他已经全盘掌握,举手投足之间他就能让某一方覆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