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生之曲有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宫宴

重生之曲有误 柠萌味儿十尧 2248 2019.07.04 19:59

  上巳节

  皇宫大殿上早已是灯火通明,袅袅的丝竹之音传到了皇宫门口。

  苏挽与苏清下了马车,女眷是从另外一侧入宫的,入宫之前,苏延有些不放心,再三的交待了两个女儿。

  “在皇宫里得记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这可比不得在丞相府。”

  说话间目光一直盯着苏清,惹得苏清心理不爽快起来。

  苏延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苏挽一直都是识大体的,而自己对苏清是欠缺关心与管教的,所以她行事一向乖张,只得临时叮嘱着,怕她会出了什么乱子,好在还有苏挽在她身边。

  苏挽给了父亲一个安心的眼神,便带着苏清上了宫里备用的小轿。

  殿上男女客是分座东西两侧,女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多,两人才落座,就听到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

  “哟,这不是丞相大人家的四小姐吗,怎么的这宫宴也是一个庶女能参加的吗?”

  “你……”

  说话的是礼部尚书的千金陆奂奂,前世她就与苏挽不对付,自然是抓住机会就讽刺两句,这次没什么说的竟然会牵扯到苏清身上。

  陆奂奂这样大的敌意还不是因为那君墨轩,这男人真是祸水,苏挽暗暗抱怨道。

  苏清刚想争辩几句,却被苏挽制止住,“可记得父亲大人怎么说的,她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何必计较。”

  苏清只好作罢,但却又忍不下这口气。脸色十分不好。

  陆奂奂见两人没有搭理她,更是得寸进尺起来,“苏挽你猜我刚刚可是看到谁了。”

  她神秘地笑了笑,凑了过来,脸上浮现着得意地表情。

  “我刚刚看见定远侯世子与沈玉娴一起,啧啧啧,可真是郎才女貌啊!”

  周围的人也顿时被勾起了好奇心,与陆奂奂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起来。

  “那沈玉娴的论身份地位都比不上苏家三小姐,怎么的世子就偏偏看上她了。”

  “你还不知道?世子与沈玉娴人家可是青梅竹马,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插足他俩的感情。”

  “……”

  话里明着暗着都是说与苏挽听的,这些人怎么会不知道苏挽是有多喜欢君墨轩,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最为人津津乐道。

  苏清原以为苏挽也会沉不住气,不料她正气定神闲的喝着茶,好像周围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其他人见她毫无反应,顿觉的无趣,兴致寥寥也就散了。

  “姐姐,再怎么说爹爹也是当今丞相对她们何必忍让?”

  “她们那种人越是搭理她越是来劲儿。爹爹身为丞相一直恪守本分,我们这些做子女的不要添些多余的麻烦。”

  “要是我可真忍不了。”

  苏清在这点还是挺佩服苏挽的,以前的苏挽那里有现在这样沉得出气,更不要说是关乎君墨轩的事。

  宴席开始不久,有一个小宫女小跑到苏挽跟前,脸上因为跑得太急额头也汗涔涔一片。

  “苏小姐,公主有请。”

  “公主?”

  “快随我来吧。”

  也不管当下如何,小宫女拉过苏挽的手就急急地往殿外走去。苏挽看了苏清一眼,示意她与自己一起去。

  她倒不是非带她去不可,只不过父亲有嘱咐过她别让苏清闯了祸,让她时时刻刻看着。

  此时的萧楚芸在寝宫里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自那日她贪玩偷偷跑出皇宫还遇刺之后就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好不容易才到宫宴这日,父皇却还是不准她出寝宫半步。

  她时不时地在门口张望着,好不容易才等到了苏挽。

  “小挽儿你可来了,呜呜呜……”

  一见面,萧楚芸就扑到苏挽怀里委屈起来,一点都没有公主的样子。

  “苏挽参见公主殿下!”

  “苏清参见公主殿下!”

  “哎呀你们可别多礼了,快过来坐。小挽儿,我原本是想去看你的,可是我被父皇禁了足,也没办法出宫,你伤口怎么样了?”

  “公主殿下这样牵挂着苏挽,苏挽不胜感激,那伤口伤得浅,并无大碍。”

  萧楚越这才放心下来,苏挽是因为为自己挡刀才会受伤,如果她有个万一自己也会愧疚。

  她在寝宫里可是闷坏了,禁闭还没有结束又打起了想要偷跑的主意。

  “今日皇宫里人员混杂,正是最好的机会,你们两个可一定要帮我啊!”

  苏挽有些面露难色,帮公主出逃?再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如此胡作非为呀。

  见她两人面面相觑,萧楚芸撅着嘴,腮帮都气鼓鼓的,“好吧好吧,也不为难你们了,不过本宫今日确实是有事问你们。”

  萧楚芸拢了拢衣袖,正色道。苏挽见她摆起了公主的架子,倒是有些紧张起来。

  “公主只管说,我们姐妹定是知无不言。”

  “本宫听说你们俩认识我六皇兄?可是当真?”她说的正是瑾王萧楚越。

  “回公主,我们也是意外才与瑾王相识,不过当时我们姐妹并不知道瑾王殿下的身份。”

  苏挽并没有撇清与瑾王的关系,但是特意解释,避免旁人误会以为她对瑾王起了心思。

  萧楚芸却是打起了其他的主意,她虽然与萧楚越不是同一个母妃所出,但幼时萧楚越确是最疼爱她的皇兄。

  自从惠妃娘娘与楚瞳出了意外以后,皇兄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信任任何人,自己请求去了封地,这么多年再也没有回来过。

  如今一回京就听到他与丞相府两个小姐关系来往密切,她今日只是想打探下消息,却因为自己太过于关心好像吓着了眼前的两个人儿。

  “你们别太紧张,我只是这段时间还在禁足,没办法见到我六皇兄,我听人说他今日在宫中,刚刚传了人去也未找到他,所以想问问你们他的近况。”

  苏挽这才松了一口气,与苏清一五一十的将她们俩所知道的讲与了公主听。

  两人印象中的皇兄,让萧楚芸觉的以前那个温暖的皇兄又好像回来了一样。

  “瑾王这人有些神神叨叨的,我与苏清每次见着他都在摆弄些新的小玩意儿。还爱在叶先生那里捣乱,每次叶先生都气得够呛!”

  萧楚芸想象着皇兄的模样笑得前俯后仰,苏挽意识到自己在人背后偷偷议论了些不太好的话。

  “公主殿下,刚刚是我失言了,还请莫要怪罪。”

  “没事,我原本还担心着皇兄,听你们这样说我放心多了,这宴会已经开始了,你们可别错过了。”

  萧楚芸心情好了很多,示意自己的宫女送姐妹两去大殿上,自己转身回了内室。

  再装几天贤淑端庄的公主哄得父皇开心了再去找皇兄这样也不迟。

  苏挽与苏清回到大殿时,宴会已经开始了很久,人要比刚刚还要多,苏挽见着父亲递过来的有些担心的眼神,朝他点了点头,苏延悬着的心才放下。

  苏挽收回目光,却不小心触及某一处,沈玉娴与君墨轩凑在一起,亲密交谈着什么,刚才她不过是把陆奂奂的话当作挑衅,此时眼见为实,心里的那根弦紧绷住。

  他还说会娶她,自己怎么这么傻会相信,他从来喜欢的都只有沈玉娴而已。

  苏挽身边看热闹的人时不时地带着嘲讽使个眼色与身边人,众人心口不宣,拿苏挽当作笑柄一般,她将头偏过去,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

  早已感受到苏挽目光的君墨轩,偷偷往她的方向望了好几眼,却只见着了她眉眼中藏不住的怒意。

  这是谁惹她不高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