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生之曲有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猜疑

重生之曲有误 柠萌味儿十尧 2300 2019.06.26 18:33

  这些天苏清时不时的向苏挽打听消息,叶家行事一向高调,今日提亲这事算是弄得京都众人皆知,苏挽早已料到一回府就会被苏清纠缠着。

  “姐姐,你是怎么认得叶家二公子的?”

  “那叶家家大业大,姐姐如果嫁过去了只怕是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不过我听说叶家二公子身体不太好,是不是真的呀。”

  “……”

  苏清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苏挽本来就对她没有好感,却又不能表现出来。

  “清儿对叶二公子这么感兴趣的话不如明天我带你去见他?”

  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

  这几日苏挽做什么都特意避开苏清,让苏清疑心重重,听到苏挽明天愿意带她去见见这个叶二公子,不免内心有些小雀跃。

  她只是相府的一个庶女,能有机会结识那些高门世家公子,自然是再好不过。

  “好,那姐姐早点休息,明日我们早点出门。”

  “我确实是累了,清儿也去歇着吧,不过明日时间充裕,不必着急。”

  苏清狐疑的望着苏挽,以为她刚刚那些说带自己出去的话只是个推脱的借口。

  苏挽无奈的摇摇头。

  “我今天是有去找过他的,不过没见着人,叶二公子的人跟我说他今日吃酒去了,明日午后才能得空。出门前我会让绿珠找你的。”

  苏清听了苏挽的解释稍稍放心了,生性多疑的她因为苏挽的话而对苏挽与叶二公子的关系多了几分猜疑。

  但生怕苏挽会厌烦只得压下满腹的疑问离开了。

  苏清刚走不久,就见君墨轩轻车熟路的从窗子翻了进来。

  苏挽正坐在软塌上小憩,君墨轩轻轻地靠近,双手从后面擒住她细软的腰,苏挽还是不大习惯与他如此亲密,整个人都很别扭地想要抽身,君墨轩无奈的把她放在自已腿上,紧紧圈在怀里。

  “我就抱一会儿,说说话,待会儿就走。”

  “你今天不赖在我这啦?”

  “我俩毕竟还未成亲,这样对你不好,不过如果你一定要求的话我还是愿意的。”

  苏挽本是取笑他反被捉弄了,佯装生气,侧过身去。

  君墨轩看到怀里的人儿,明明是闹别扭的模样却偷偷地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软趴趴的窝在那儿,贪婪的嗅着属于他的气息,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我今天有去找过叶先生。”苏挽把今天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君墨轩。

  “这些我都知道,干嘛像述职一样?”

  她这样乖巧的模样还真是未见过,君墨轩翘起嘴角,揉了揉她的头发

  “我只是……”怕你在意,苏挽没说下去,其实她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在意,她很想有一天他也能对自己敞开心扉。

  两人都相对无言。君墨轩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匣子,耳根处瞬间涌现出一抹绯红。

  苏挽背对着他,没有注意到君墨轩此时的表情。

  君墨轩调整了坐姿,不想让苏挽看见自己的窘态,将小匣子塞进她手里。

  “我今日无意中看到的小玩意儿,觉得很适合你。”

  苏挽好奇得想要打开,却被大手扣住,“待会儿再看。”

  君墨轩有些惴惴不安,继而又补了一句,“如果不喜欢就直接扔掉,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的道理。”霸道又小心翼翼。

  “定远侯世子送给我的东西我当然会好好珍惜,怎么敢扔掉。”

  “那如果我不是世子呢?”

  “你这是说的什么胡话,你若是其他人,我才不会收这礼物,更不会……喜欢你。”

  “我以为你会和她们不同。”君墨轩的声音有些沙哑,苏挽那句“定远侯世子”好像踩了禁区一样,他的表情阴沉沉的,深不可测的眸子里失去了往日的星光。

  苏挽一直在好奇着他送自己的是什么,没有听清君墨轩嘴里那句含糊不清的话,只感觉周身的温度不似刚刚那样温暖。

  君墨轩松开手,从软塌上起身整理好衣摆,脸上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我今天有点乏,你好生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苏挽冲他乖巧地点点头,以为他真是累了,试探着想要抱抱他,却被对方不着痕迹的避开了。苏挽尴尬的收回手,明显的看到他眼底的疏离,一遍遍安慰自己那是错觉。

  待他走后,苏挽期待地打开那个匣子,里面是一支白玉琉璃桃花簪,雪亮通透,质地细腻,这样精美的做工只怕是整个京都都难找到,他却说是无意,可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

  第二日,刚用完午膳,苏清等不及便早早的来到苏挽的院子里,只见她穿着浅粉色的交领上襦,下身是的海棠紫织锦褶裙,双袖与裙裾处都绣着蓝白相间的绣球花。

  干净洁白的玉颜擦拭了些许粉黛,唇上点一抹朱红,眼波流转,尽显娇媚之态。看得出来是精心打扮了一番。

  苏挽今日不过穿着一身略简单的素白色长锦衣,未施粉黛,发丝缠绕着,簪着君墨轩送的那支桃花簪。

  见苏清如此大阵仗也不多说,往日她就爱出风头,事事想压自己一头,今日也不过是司空见惯。

  苏清一眼就相中了苏挽发间的那支桃花簪,心里喜欢的紧。

  “姐姐你这只白玉簪可是别致,与我今天这身装扮正好相配,姐姐送给我可好,我屋里的那些首饰姐姐若是喜欢也尽管拿去。”

  “妹妹与我眼光真是一样的,偏偏看上了我的心头好,只可惜我这里只有这一支,下次我去陪妹妹上街挑些好看的。”

  苏挽直接拒绝了,换做以前,苏清从她这儿哄骗了多少东西,只要是她喜欢的,苏挽都任由她挑走。

  只是如今已不同了,她不是从前的苏挽,她也知道,自己疼爱的妹妹也不过只是对自己虚情假意,更何况这还是墨轩送给自己的。

  “姐姐如今再也不与清儿亲近了,是不是清儿做了什么惹姐姐不高兴的事。”说着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眼眶都红了。

  “清儿怎么还哭了,你心里明白的我待你如何,不是吗?”这一句让苏清莫名的有些心虚,假装破涕为笑。也不再无理取闹。

  “好了,快些出门吧,等下回来晚了,少不了被爹爹说。”

  两姐妹情深地挽着手出了相府。

  其实苏挽找叶慕白也不单单是为了提亲一事,更想向他讨教下医术。

  她这样的想法并非心血来潮,前几日她提起沈玉娴,前世沈玉娴是喝了自己亲手倒的茶中毒身亡的。

  那茶水里的毒既然不是苏挽下的,那就是有人想要她的命,没想到她没有来得及喝下,却害了沈玉娴。

  苏挽虽然不喜欢沈玉娴,但也不想让别人做了自己的替死鬼而枉死,更何况那茶水原本是要害自己的。

  她自己看了些基础,虽然能简单的分辨些药材与伤寒杂病,但更深的理解起来实在是不容易。

  就算只是想他讨些药宗的医书来也是事半功倍的。

  自打成亲后,与苏挽有往来的人就屈指可数,苏挽瞅了一眼身边的苏清,虽然不能确定是她所为,但确实自己得处处小心提防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