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生之曲有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拜师

重生之曲有误 柠萌味儿十尧 2380 2019.06.27 21:31

  苏挽苏清两人见到叶慕白时,正是晌午,太阳毒辣的很,他正一脸颓废地坐在树荫处唉声叹气,与之前见到的那个风度翩翩的白衣男子判若两人。

  与大哥刚见面就喝高了,叶家二公子喝完酒后脾性大,回来后也下人们谁也不敢去招惹他,任由他撒泼,累了便倒头就睡,所以他醒来时还是那副酒气熏天的邋遢样子。

  苏清是没有见过他的,听到苏挽小声的告诉她眼前的人就是叶慕白,上下打量了一圈。

  虽然叶慕白未修边幅,但细看之下五官俊美非凡,面如冠玉,笔如悬胆,尤其一双凤眼,比女子还要美上三分。

  见到苏挽来了,叶慕白原本无神的双眸即刻亮晶晶的,好像刚刚那样颓然的样子只不过是旁人的错觉。

  “令妹?”

  “叶二公子,初次见面,小女子苏清。”

  “那姑娘过来可是看病?”

  一句话堵的苏清是哑口无言,她与苏挽同来,单问她是否来看病,好像是不相干的人一般。

  “慕白先生你就是爱说笑,我妹妹身体好着呢,今日只是陪我出门的。”

  叶慕白朝苏清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我这不是最近医馆生意不好嘛,外面晒,两位里面请吧。”

  叶家医馆与其他普通的医馆不同,进入大门后更像是一个大宅院,大概只有叶家才会如此阔绰。

  三人进了叶慕白指的药房,是由正屋改建的,堂前悬挂着一块写着“悬壶济世”的匾额,叶慕白对此很是满意。

  整个屋子都弥漫着淡淡的药草味,药房侧厅仅用帘子隔开,隐约可以看见有一个男子正在碾药,旁边的药炉还煎着药,屋里来了人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里面的那位,别捣了,我那点上好的药材都快被你挥霍完了。”

  男子这才打住,掀开帘子,走出来苏挽才认出那是楚越,模样要比昨天遇到的成熟不少。

  “原来是挽妹妹来了。”

  “你们两认识?”

  “昨日我来找你的时候有见过的,楚越公子,这是我家四妹妹,苏清。”

  “苏清见过楚越公子。”

  “不必多礼,苏清姑娘也是个妙人儿啊!”

  苏清被这么夸赞着,羞赧了起来,对楚越的好感增加了几分。

  “楚越公子刚刚是在忙些什么?”

  “我从叶先生那儿寻到几个药方,想学学制药的学问,不过一个人难免有些手忙脚乱,苏清姑娘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帮我个忙?”

  楚越狡黠地眨眨眼,苏挽明白过来他是故意将苏清支开,苏清不疑有他,跟着去了侧厅。

  “慕白先生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找你吗?”

  叶慕白摸摸鼻梁,莫名有些心虚,但明面上觉得又不是自己的原因,理直气壮起来。

  “挽挽来找我,那应该是想我了吧。”

  “墨轩说的没错,你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呸呸呸,那小子说的话……你们俩,成了?”

  叶慕白后半句声音有点大,惊动了侧厅的苏清,苏挽给了他一个白眼,示意他小点声。

  “男未婚女未嫁的,怎么就是成了,这事我只与你一人说了,你可别说出去。”

  “那这是自然。”叶慕白心里高兴的紧,苏挽却很是诧异,叶慕白的反应,有些强烈的过了。

  “先生,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想借你几本医书。”药宗门下多的是用毒的顶尖高手,白十三也不例外,像他借的医书学起来更是事半功倍。

  叶慕白这下没有之前爽快了,故作为难,半天不吱声。

  “这只怕不成,我的医书都是药宗秘籍,这样给你是坏了门规,除非……”

  “除非什么?”

  知道他是在故弄玄虚,但也只得耐心。

  “除非入我药宗门,成为我白十三的弟子。”

  “入药宗门?这我哪有资格呀,谁不知药宗极少收弟子,而且能入药宗的皆是绝顶高手或是天赋异禀之人。”

  “那我白十三想收挽挽为徒弟还轮不到其他人说三道四?”叶慕白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小心思。

  苏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但是当然乐意做这个白十三弟子,倒了一杯茶水,恭恭敬敬地端给他,“师父喝茶。”

  “这就打发我了?”叶慕白斜睨了她一眼,摆起谱来。

  “这不是苏清在吗?等下次我一定好好行拜师礼!”

  这还差不多!

  叶慕白从抽屉的暗格里拿出一本旧书,“这是药宗秘籍之一的毒经,上面所著全是天下用毒与解毒之法。”

  这正合了苏挽的意,欣喜地翻阅了一会儿后小心的藏了起来。

  叶慕白原本就是打算收她为徒的,一来是可以摆君墨轩一道,以后与挽挽一起就不用看他脸色。

  二来,给她白十三徒弟的身份,将来若是有个万一,遇到危险,还能有药宗的庇护。

  她虽已记不得曾经救过叶慕白,但叶慕白一直以来都把这份恩情放在心上,所以这一世必定会护她周全。

  另一边

  楚越毫无怜惜之意地使唤着苏清,苏清开始还会留意隔壁说什么,后面就全然顾不上了,忙得连轴转。

  她丧着脸,心里已然是有不满,不过当着众人不好发作。

  楚越洞然,笑意盈盈得看着她,“苏清姑娘可是累了,不如去外面休息会儿吧。”

  苏清视线对上他的脸,两道浓眉都泛起温柔的涟漪,双眸里却带着委屈。

  她哪里拒绝得了这样可怜对她撒娇一般的目光。

  而且刚刚叶慕白对楚越的态度,让苏清觉得他的身份可能不一般,她向来是个谨慎的人,在未弄清楚前,可不敢懈怠

  就是苏挽清闲的坐在那边让她有些忿忿不平。

  “没关系,公子有什么需要尽可以交给我。”

  “那你就照着这张方子再给我拿些药材来,我刚刚弄错了剂量得重新来。”

  “……”

  “喂喂喂!我的药材就是这么被你随意糟蹋的吗?”

  “这不是昨日叶先生亲口答应的吗?这些药材大不了记在我账上,等我回家了差人给你补齐就是。”

  “哼,谁敢记您的帐?”

  叶慕白忍不住心疼了起来,他回来带的银子不多,收购这些药材的钱都是他凭本事辛辛苦苦从大哥那里骗来的。

  昨日喝多了酒,随口答应了楚越将药房借用一天,还害得药馆闭门谢客,白白的损失了一天的银子。

  要不还是赶紧把他弄走吧。

  事情处理完了,苏挽准备离开,去隔间叫了苏清。“楚公子,我们出来久了也该回去了。”

  楚越见他两说完事之后就没有再忙活,递了杯茶给苏清,苏清就坐在药炉旁看着火候没有要去正厅的打算。

  “楚公子,我们出来久了也该回去了。”

  “挽妹妹路上小心。”

  苏清这才注意到楚越对苏挽的称呼是挽妹妹,而对自己却一直是苏清姑娘。有些不悦,回家的路上也一直板着脸。

  苏挽虽然带她去了叶慕白那里,但是却一直避开她,只以为苏清是因为冷落了她让她不高兴,没有想其他。

  而苏清却因为与楚越相处了一下午,而对他生出了一些特别的小情愫,与对世子的感觉是不太一样的那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