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重生之曲有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巧遇

重生之曲有误 柠萌味儿十尧 2071 2019.06.24 02:35

  君墨轩离开醉仙楼后没多久,就见到正要去吃酒的叶慕寒与叶慕白迎面而来。

  君墨轩与叶慕寒是有些交情的,但因为提亲之事,他极其的不想理睬二人,径直走过。

  不想兄弟两岂肯轻易让他就这么走了,彼此递了个眼神,心照不宣的左右夹击,连拉带扯的就进了隔壁的潇湘馆。

  三人武功都不弱,如果真动起手来不会是他们两人的对手,而且君墨轩并不想惹出太大的动静,无奈只好任由两人为非作歹。

  叶慕寒从来都是个爱惹事生非的主,幼时一起玩没少惹出过祸事,平日里君墨轩就尽量避开他,现在更是多了一个与他脾性相近还更甚的叶慕白,君墨轩只是想想就头疼。

  “你们俩倒是沉不住气先找我了?”

  “哪有啊,这不是与世子许久没见,今日凑巧把你请过来喝一杯。”

  都在京都,为什么许久没见,叶慕寒倒是心里没数。

  “只是喝一杯?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这种地方的。”

  潇湘馆是京都最大的青楼,虽然这里大多数都是卖艺不卖身的艺妓,但难免也会有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三个大男人光喝酒有什么意思,还是要找几个姑娘陪着,听听小曲也好啊。”叶慕白拿出几张银票打赏给了管事,“把店里最好看的姑娘带过来给这位爷降降火。”

  君墨轩瞬间脸都黑了。

  叶慕寒赶紧打圆场,“世子莫怪,我这个弟弟爱与人说笑,这家店是我们叶家的,把你带到这里不过是担心隔墙有耳。”

  “大哥你什么时候做起这种生意了?真是有辱斯文。啊!不对,那我银子不是白给了吗?”

  “……”在这一点上君墨轩倒是很赞同叶慕白。

  “咳咳,你别老添乱……”自己这个弟弟在外人面前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这个当大哥的,“世子近日在调查慕白的身份,可是想弄清楚慕白与白十三的关系?”

  “正是。”如此开门见山让君墨轩感到意外,那他也就不与他们绕弯子了。

  叶慕白从怀里掏出一块玄色的令牌,直接扔在桌子上,只见那令牌上面刻着一个白字,正是药宗白十三的集英令。

  “这是我的令牌,如今我代行宗主之事,拥有这个令牌就可以直接命令药宗门下所有弟子,岐王,想要的是这个吧。”

  “那十三先生的条件呢?”

  “如果我说我要挽挽,世子可答应?”

  君墨轩脸色阴沉,周遭的空气瞬间凝固。

  而叶慕白却没有打算收敛。想要给火上再浇一把油。

  “世子可以把曾经心爱的女人献给岐王,那挽挽对世子来说应该更容易割舍吧?”

  君墨轩已憋不住心中的怒火,抬起手,直接拽住他的衣领。

  “她不是我们谈判的筹码。收起你那些心思。”

  “有话好好说,何必动起手来。”

  这两人剑拔弩张,好不容易才分开,已让叶慕寒一个头两个大,早知道就不来参合了。

  “这么小心眼,真不好玩儿,不知道挽挽怎么就非看上你不可。”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这事与挽挽有什么关系,君墨轩不解。

  “鹤玉是我的人。”

  君墨轩吸了一口冷气,一直以来在调查他,却不知道自己完完全全暴露在对方的眼底,

  “这令牌我交到你手上,药宗门下弟子任你差遣,但日后你若是有了反心,我必定会亲手杀了你。”

  “你还是管好自己,在我调查清楚前我还没有完全信任你。”

  叶慕白翻了个白眼,自己最重要的令牌都交给他了,这个人居然还在怀疑自己。

  叶慕寒快被现在的气氛烦死了。

  “世子,既然正事说完了,不如与我二人小酌几杯?”

  “在下还有事,先告辞了。”

  “哼,无趣”

  君墨轩不理会他的冷言冷语,狡黠的眸子似笑非笑,“叶二公子见怪了,等以后我与挽挽成亲那日一定陪二公子喝个够。”

  话音未落,人已不知去向。

  “大哥,你说这小子是不是有点欠揍?”

  “你们俩不相上下,谁也别说谁,喝酒喝酒……”

  君墨轩捏着手上的令牌,之前因为一些异常自己是有怀疑过鹤玉的,但是并没有查出什么,而且鹤玉是那人指派给自己的,他就没有在意太多,如此说来,那人与白十三在很早之前就有关系了。

  去医馆找叶慕白的苏挽扑了空,掌柜只说慕白先生出去吃酒去了,等了半个时辰后还没见人回来,只好让掌柜转告她明日会再来拜访。

  在医馆门口撞见了一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清秀无比的脸带着温暖的笑意。

  “这位妹妹可要算一卦?”

  苏挽愣了一下,噗嗤笑出声,少年好看又认真的模样让她忍不住伸出手指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别看你比我高出不少,可你看起来年龄应该比我还要小,怎么能叫妹妹呢?”

  少年纤细的手指抚上额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琥珀色的眸子微闪。

  “妹妹误会了,我已行过冠礼。”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前些日子我跟着叶先生学了易容之术,没有其他参照,只好闲来无事练手易容成自己年幼时的模样。”

  苏挽因为刚刚的举动不好意思。又有些觉得不妥,拉开了与男子的距离。

  男子没有太在意。

  “在下楚越,刚刚是我唐突了。”

  “小女子苏挽,今日是找叶先生有事的,不过凑巧他正好出门了。”

  “原来如此,可是要事?要我带你去找他吗?”

  “不麻烦公子了,时日不早,我明日再来拜访。”

  楚越点点头,见她走远突然想到什么,大步追上去。

  “明日你最好是午时过后再来,叶先生这人每次都喝得醉醺醺才肯罢休,第二日一定贪睡,只怕是没人能吵醒他”

  “多谢公子提醒了。”

  “叫我楚越就好,那在下不送,妹妹路上多加小心。”

  楚越刚刚从算命先生那里听了点六爻八卦算卦之术,还没试过,心里有点可惜。

  “来日方长,话说回来这易容之术还挺有趣的,下次见她时易容成君墨轩的模样试试,不过有些日子没见过他了不知这小子有何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