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功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穷途

功名 飞翔的浪漫 3359 2019.12.18 11:12

    赵旭觉得自己这会简直就是处于十几年以来最为困难的时刻,关键要是自己单独一个人尚且好些,无论如何也会多一些跑掉的机会,可是这个身负重伤的普济却不能不管。

  而且,谢乐迪那些人的目标也正是针对普济,自己要是溜掉了,这个昏迷的和尚肯定会遭遇不测。

  忍着肩背处火辣辣的刺痛,赵旭将普济往树丛中拖,因为用力,他肩上伤囗的血流的更多。隐蔽起来之后,赵旭咬着牙爬了起来,取出靴子里的匕首,忍着剧痛把箭簇由伤处割开,将皮肉剜了出来,再撕下衣衫草草包好。

  做完这一切,赵旭满脸冷汗,几乎疼晕了过去,他再将普济的伤口敷药包好后,已经观察好了地形,准备用备好的绳索绑在树身上,自己拉着绳子背负普济从山崖滑到下面的路上,这样就增加了脱困的机会。

  “人呢?”

  山岭上的树丛中传出了喝问,听声音像是之前和那个胡三奎吵嘴的高云宝。赵旭低头趴在地上,看到谢乐迪那胖胖的身躯从一棵大树后显露了出来。

  “我断定他们跑不远,绝对不会这么快就消失,因为那个淫僧受了伤,大家赶紧追!”

  这时有人问谢乐迪:“你原来说和尚只有一人,刚才来得急,没弄明白,那另外一个,又是谁?”

  “无关紧要的人罢了,”谢乐迪笑笑说:“那贼秃心思歹毒,乔装改扮,想必是途中找的一个马夫。我们大家只是为民除害,且不可伤了无辜路人。”

  “这赶车的,恐怕也是受了和尚的蒙蔽,不知和尚是坏人,他要是这会趁着和尚受伤,找机会逃走,那和尚断然是追不上他的,我们要是见了,要善待这位小哥才是。”

  谢乐迪的声音非常真诚,赵旭听了心里大骂此人卑鄙阴险!如果自己要是真的不知道普济的为人和底细,那此时肯定会生出逃跑的念头,一来普济就没有了帮手,二来,就能暴露藏身的地点。

  老子信你个大头鬼!

  这时谢乐迪眯着眼对着四处看,嘴里又说:“这和尚身负重伤,而且带着一副价值连城的藏宝图,我们大家原本是对财宝无意的,但不义之财人人可取之,那个小哥要是将贼秃给杀了,那就是英雄,是善人,我们自然崇尚他的英武,却一定是要让他得一大份。哥几个说如何?”

  谢乐迪身边的人听着,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嘴上说好,等着绑缚好了绳索,就要从山顶滑下来。

  谢乐迪极尽挑拨离间之能,用心叵测,赵旭心里冷笑,他明白当时在古庙里谢乐迪并没有看清自己的长相,否则这人老奸巨猾,现在也不会这样自说自话。只恨自己手里没有弓箭,不然先在树丛里给谢乐迪一箭。

  不远处燃烧的马车将周边的枯树枝叶给引燃了,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响,火势逐渐大了起来,赵旭顿时心生一计,掏出火折子将面前的枯草给点燃了,而后悄悄拉着普济往山崖边挪动,只等火焰升起,谢乐迪这些人瞧不见自己,就可以趁机行事。

  “嗖!”

  谢乐迪一直在瞄着找寻赵旭和普济藏身的地方,这会见到火苗,他立即搭弓,一箭射了过来。

  那箭矢射中了树身,赵旭一瞧,和刚刚射中自己肩膀的箭羽相同,他冷眼看看又要射箭的谢乐迪,继续拉动着昏迷的普济往山崖边走。

  高云宝这时和两个人已经滑到了山岭下的路上,赵旭心里恍急,这样的话没等自己动作他们就追过来了!他将普济放下,躲在一颗树后,借着浓烟,等高云宝几个过来偷袭他们。

  高云宝身材高大,他几步过来,挥刀将挡着视线的树枝砍掉,赵旭屏神静气的等着他进到树丛里,没想到高云宝又退了回去,哈哈笑着说:“娘的,这贼秃是个笨货,咱们就在这等着,一会火大,烧死他们,倒是省心了。”

  赵旭心里骂了一句蠢货,听谢乐迪在山岭上喊道:“不可!要是火起来将和尚烧了,那什么都就烧没了。”

  高云宝猛地醒悟——和尚被烧了,那和尚身上的藏宝图也就没有了!但火势瞬间就升腾起来,高云宝骂骂咧咧的带人就要往里面冲,只是浓烟四起,他们一时间什么都看不清。

  赵旭这时已经横手持刀,专等这几人进来好趁其不备浑水摸鱼。

  烈焰灼人,赵旭一会就被烟熏火燎的蓬头垢面,但他忍着不出声,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嗷噢”的叫声,声音十分低沉,有些听不清楚,赵旭全神戒备,无暇顾及其他。但是让他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普济这时竟然直直的坐了起来,咳嗽着朝着树林外的方向跑了出去!

  原本昏迷的普济是被浓烟呛醒的,他看不到躲藏起来的赵旭,见到四面都是火,就朝着空旷的地方跑,这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赵旭这会不能暴露自己,也来不及阻止普济,高云宝几乎就在咫尺,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再者他也没有一下就将包抄的所有人给制服的把握。

  普济从陕州到这里,一路都是病恹恹的,这会行动竟然十分迅速,他猛地蹿到了外面路上,和高云宝一起的一个人大叫一声“在这里了!”

  高云宝回身一看,哈哈大笑,一个箭步就到了普济身边,提刀就砍。谢乐迪在山岭上看到普济,心里大喜,嘴里叫着“别砍别砍,围住他围住他”也拉着绳索从上面下来。

  高云宝这些人加上谢乐迪一共六个人,他们将普济团团围住。普济到了外面就不住的往周围探看,赵旭知道他在找自己,心说这呆子,你腿脚利索,倒是赶紧跑啊!你跑了我也有机会溜了!

  只听到普济对着谢乐迪说:“你这人好生的无礼,从吴越一直追我到此地,我一再解释没有什么宝物,只是护送经书罢了。”

  “你既然执此嗔念,有这功夫做什么不能发财?杀人越货掳人钱财,不会有好报的。”

  谢乐迪不说话,高云宝恶狠狠的说:“臭和尚恁多废话!好报不好报的,死龟孙也管不着!”

  谢乐迪这时猛地拿刀对着普济砍杀过去,普济瞬间就躲避开了,高云宝有些奇怪,心想这谢胖子刚刚不让大家伙动手,他这会怎么倒是主动起来?

  谢乐迪一边追砍普济,一边嘴里大叫:“高老四!大家伙上啊!”

  在普济腾挪的功夫,高云宝懵然看到了普济背身上渗出的血迹,登时明白了谢乐迪的用意,只要大家围着他佯攻,这和尚迟早失血过多就会累死!

  山路崎岖,这面是峭壁,另一面是燃烧的树林,前面是大坑,后面也着了火,就是方寸之地。普济躲闪着逃脱不开,高云宝谢乐迪几个人一时间拿普济也一点办法也没有,也只有等着普济能精疲力尽。

  普济的伤口刚刚被赵旭敷药包裹,这会早就迸裂,在烟熏火燎之中眼泪鼻涕长流,帽子也没了影,露着光头,样子十分狼狈,他再看不到赵旭,以为赵旭已经遇险,心里悲戚,想着是自己连累到了这个少年,加上伤口剧痛,无心再纠缠,就想离开。

  不过在普济视线投向了山坡上的绳索那里的时候,谢乐迪就窥到了先机,他嘴里喊着:“这和尚就像猴子,大家伙围紧点,不可再让他逃了。”

  谢乐迪说着分身出来,拿着刀将拖下来的绳子砍断了一大截,高云宝几个哈哈大笑,普济悲愤莫名,一晃就从高云宝身边蹿过,行动之快,高云宝竟然没有拦截住。

  谢乐迪一看大惊,他一使眼色,同伴顿时明白,等谢乐迪蹦起跳到同伴的双手上,那人往上施力,谢乐迪借势蹦起很高,又将山崖上边的绳子砍了一大截,寻常人无论如何是抓不住了。

  谢乐迪狞笑说:“有本事你飞过去!”

  前面是深坑,身后与来路两处是火焰,只有谢乐迪那边有逃生的可能,普济往前疾冲,高云宝大叫:“谢寤生,快砍了他!”

  谢乐迪一听高云宝的叫声大怒,他几乎舍了普济冲过去和高云宝拼命。

  谢乐迪是寤生,寤生就是逆生,一般寻常人出生都是头部先出来,而寤生分娩时孩子的脚先落地,头部后出,相当于足位分娩,就是倒产。

  历来有寤生子克死父母家人的说法,而谢乐迪出生后不久父母也的确双双过世,因此他最恨别人提起自己的禁忌,高云宝这会这样的喊叫,谢乐迪简直恨之入骨。

  普济这时到了谢乐迪面前,谢乐迪心思恍惚,在咒怨高云宝,几乎让普济冲过,他急忙凝神拦阻,没想到普济倏然站住,说:“我将经书给你,你看如何?”

  谢乐迪一愣,高云宝几个就跟了过来,普济这时又说:“你看看自认的宝物到底有什么价值。”

  高云宝几个在后面只听到普济给谢乐迪说“宝物”“价值”什么的,以为谢乐迪要独吞,情急之间冲到了跟前,你挤我推的,倒是将谢乐迪给挤到旁边去了。

  瞧这些人的嘴脸!普济心里叹息,伸手就要解开衣衫,取里面贴身的包裹。

  谢乐迪被高云宝扛到了边缘站立,心里更怒,但是这会也无暇和高云宝计较,只等着普济将宝物拿出来。

  这六个人十二只眼睛盯着普济,谅这小和尚也耍不出什么花招。

  普济背上创口的血将衣衫黏着,他举止艰难,动作缓慢,谢乐迪已经看到普济里面贴身穿着的僧衣了,这时心头猛地警觉,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乎乎的球状体朝着自己头顶撞来。

  谢乐迪暗叫果然有鬼,也不提醒别人,立即趴倒在地,其余众人都是一呆,懵地就听到一声大喊:“和尚快跑!”

  这时已经有人看清楚了,那个从天而降的圆形物体竟然是个巨大无比的蜂巢!

  这个此时表面已经爬满了土蜂的蜂巢是赵旭从树上扔过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