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功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二)

功名 飞翔的浪漫 2531 2019.12.26 20:38

  赵旭这会心想,和尚,你说的对,杀人杀多了,就会习惯的,会习以为常的。

  是的,自己不单要锻炼用刀杀人,还要学习熟练的用箭,或者,还要学会凡是能够杀死人的所有技能。

  这会见了刘知远,是他的对手吗?

  不是。

  既然不是,那就要学习,就要迎头赶上,否则,总有一天,自己会死在刘知远的手里。

  既然总会要找刘知远报仇,那么干嘛不将本领练得比刘知远强呢?

  别人死,总比自己死强。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北九觉得这个少年的语气越来越冷静。不对,是平静,可是这种平静让李北九的心前所未有的恐慌了起来。

  “不,求你别杀我,我有钱,我在一个地方埋着钱,只要你放了我,我全都给你。”

  赵旭举起了刀,看着李北九的喉结,想象着待会砍过去是什么样的结果。

  李北九咽了口唾沫,喘着气说:“你不要钱?是,刚才就看出来了,你视金钱如粪土,不然也不会将马给那两个契丹人。”

  “好,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不是,不是天大的秘密,是一个能让你得到实际好处的消息。”

  赵旭举刀不说话,刀也没有落下,似乎在等着,等着看李北九说的那个秘密值不值得他放下刀。

  “高老大其实一直在策划着,想绑架太原王家家主的女儿!”

  这有什么稀奇的?你们这伙人不就干的是这样的事情吗?

  这跟我有个屁关系!

  李北九失望了,他丝毫没从赵旭的眼中看到喜悦和激动,于是说:“那可是太原王家!你知道他们家多有钱,多有势力吗?”

  “你只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王家,王家必然会对你另眼相待,到时候,你想要什么,王家都能给你!”

  哦?

  是吗?

  我想要石敬瑭和刘知远的人头,王家能给我吗?

  我想要父母哥哥活过来,王家能给我吗?

  我想要那个操纵石敬瑭去杀我全家人的性命,王家能给我做到吗?

  “我说的是真的!真的,高云翔已经策划了将近一年了,他在高家,这会已经得到了家主的信任,就在初一的那天动手。”

  “那天,王家的女儿要到娘娘山还愿,之所以去是因为前不久王家的主母生病,王家女儿王若熙许过愿,要是她娘病情好转,就去的。”

  “高云翔到时候全程负责护送,他安排好了,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王家的女儿给掳走,王家必然乖乖的给钱,到时候我们拿到的钱,足够这一辈子用了。”

  “你刚才不是说,王家有钱有势吗?你们打王家女儿的主意,不就是摸老虎屁股?”赵旭哼了一声:“不怕王家报复?”

  “有命赚钱,你们有命花吗?”

  “这个,高老大都想好了,”李北九说:“王家是有钱有势,可王家更注重自己的名声,他们这种世家大族其实最讲究脸面。”

  “他家女儿被掳的事情,他们万万是不可能流露出去的,他们丢不起那个人。”

  赵旭:“所以,只要你们成功了,王家就会乖乖的就范?而且,还在事后不追究你们?”

  李北九:“这也不一定,但是,起码王家一开始不敢报官,也不会声张,等他们要追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跑没影了,隐姓埋名的躲了起来。”

  李北九有些自得的说:“天下之大,能去的地方多了,我们离开大唐,去契丹,去吐蕃,去回鹘,去敦煌那边,去天涯海角,他王家能找得到?”

  “再说,这世道这么乱,今天这个做皇帝,明天又是那个,兵荒马乱的,王家在大唐势力大,到了别的地方,恐怕就使不开劲了。我们这么多人,手里有钱。有钱,这才是最真的。”

  赵旭听李北九的话,已经听的够了。

  他想了一想,倒后两步,解开背的包裹,而后翻了几层的裹盖,露出了那个被刀插进过的盒子。

  赵旭古怪的动作让李北九看不懂,他看着赵旭将木盒打开,再揭开油纸,露出了里面的《金刚经》,有些愕然。

  “这就是谢乐迪要从和尚身上夺取的东西,”赵旭随手的翻着,让李北九看,问:“你说,这书能价值几何?”

  “这里面要是有藏宝图的话,你说,会在哪里藏着呢?”

  李北九的神色从一开始的兴奋,慢慢的变成了失望,乃至于绝望:“谢乐迪这个傻子!”

  傻子?赵旭觉得其实谢乐迪认为他自己很聪明,可是,他要从普济那里抢的,却是这一本书,而已。

  李北九同时在想,赵旭让自己看这个,是为什么呢?

  赵旭将书重新的放好,包裹好,背在身上,李北九忽然明白了,他疯狂的歇斯底里的喊:“别杀我!别杀我!……”

  但是赵旭这次举刀,再也没有停顿,对着李北九的脖子就是一下。

  鲜血喷涌,李北九死不瞑目。

  只是李北九的头没有被砍掉,赵旭的刀拤在骨节那里,李北九的血也喷了赵旭一脸一身。

  看来是手法和力道还是不足。

  让李北九看普济的书这个过程,一是让李北九认识到钱财实在是身外之物,二,主要还是赵旭为了让自己有时间沉寂下来,为自己主动、有意识的杀人积蓄力量和提升积极的意志,就是坚定杀人的意念。

  李北九刚刚说手里有钱才是真的,赵旭想让他死前明白:其实对于人,命才是真的。

  这个道理赵旭是差不多死了几次才悟出的。

  山谷里寂静的可怕,赵旭身边就是李北九的尸体,他看着黑漆漆的夜空,心说我今天亲手面对面的砍了一个人的脑袋。在这人死前,我还试着让他明白一个道理、还让他知道他不能不死,非死不可。

  而且,我做了这些,现在心里一点的波动都没有。

  我还不算太大,可是我的心境,竟然有些苍老了么?

  【第二十七、八章回目“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出自《诗经·邶风·柏舟》,主要表现的是女子不得于夫,见侮于众妾而无可告诉的委屈和忧伤。

  西汉刘向《烈女传·贞顺传·卫寡夫人》里把这首诗和一个具体故事联系在了一起,大意是卫国夫人丈夫(国君)死掉,三年后她的小叔子想娶她,连她的亲弟兄也希望这样,卫国夫人就做了这首诗表明心志,坚决不答应。

  同时刘向《新序·原宪居鲁》里有“原宪曳杖拖屦,行歌《商》《颂》而反,声满天地,如出金石。天子不得而臣也,诸侯不得而友也。故养志者忘身,身且不爱,孰能累之?《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此之谓也。”的记录。

  司马光《资治通鉴·汉纪二十》记载:“故治乱荣辱之端,在所信任;信任既贤,在于坚固而不移。《诗》云:‘我心匪石,不可转也’,言守善笃也。”

  席是用草或苇子编成的成片的东西,古人用以坐、卧。“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意思就是我的心不像石头,不可随意移动;我的心也不像席子,不可随意卷起。“转”是移动的意思。

  后世有说这两句诗是女子不会让人随意摆布的誓言,是自尊自强之词,也有说这首诗整体表现的是个人价值无法实现,因不得志不称意而痛苦忧愤的情感,如今多用此句形容男女间真挚的爱情。

  《功名》章节回目用此,形容意志坚定或对信念的坚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