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功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志存高远

功名 飞翔的浪漫 3939 2019.12.25 08:28

  远处山坡当先跑来的是一个中年和一个青年人,两人背着行囊,十分的惊慌狼狈,他们的身后有五六个人持着刀枪正在猛追。

  这五六个人都做契丹人装扮。

  这难道就是四处抢掠的契丹强盗?

  赵旭立即将弓箭握在手中,可是再一看,却发现那后面几个人中,有一个自己见过。

  李北九!

  李北九是契丹人?不,他是唐人。

  这些唐人分明是冒充契丹人在抢劫!

  没有能进到太原城去杀谢乐迪,倒是在这里和李北九不期而遇,很好!

  赵旭弯弓搭箭,箭尖对准了举着刀嘴里还大喊大叫的李北九,心里骂:你既冒充契丹人,抢劫就抢劫,还呜哩哇啦喊着,生怕人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做坏事?好让大唐军士来追剿吗!

  有恃无恐?

  这真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自以为是的愚蠢行径!

  而且,李北九他们的马也没有一匹——难道契丹人就住在太原城四周,抢完了也不跑,以这里为家扎根了?

  这时被追的那个中年男子脚步不稳,从山坡上翻滚了下去,另一个青年被追上的“契丹人”从后背砍了一刀,惨叫一声扑到,顺着山坡滑了下去。

  “狗贼!”赵旭嘴里轻轻骂了一句,“嗖”的一箭对最前面那个砍人的人射去。

  可惜,这一箭并没有射中那人,箭擦着那人的肩膀插到了地面中。

  扮作契丹人的这些强盗顿时都是一愣,顺着方向,就看到了山岭这边的赵旭。

  赵旭心里暗叫可惜,看来自己还是不行,今后要多加锻炼射艺才行。

  他心里懊悔,嘴上大声喊:“契丹狗!光天化日之下敢犯我大唐!”

  “兄弟们,将他们全部歼灭,一个不留!”

  赵旭叫着,嘴里又“嗷噢”的叫了一声,像是狼嚎,将自己壮大的很威猛的样子。

  和李北九一起的几个人登时慌了,有人立即调转了身子往回跑。

  赵旭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自己的箭法尚待多加练习,准头和力道都有所欠缺,面对面的话,这些人可能会避开射过去的箭矢,但要是背对着自己,那胜算的可能就提高了。

  赵旭再次搭箭,屏住呼吸,双臂稳固,将弦拉满,对着李北九的背身,放箭。

  “啊!”

  这一箭射的虽然还是有些偏,不过射中了李北九的屁股。

  李北九惨叫一声,跳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前挪着。

  那些假契丹人听到李北九的嚎叫,也不知和赵旭一起的究竟有多少人,登时跑的更快了。

  赵旭往前跑了一截,另选了一个角度,连续不断的,将所有的箭全射了出去。

  本来他的弓箭就是捡的,箭也没有几支,这些射出的箭最终只射中了李北九和另外一个人,其余的人全都做鸟兽散,跑得没影了。

  箭已射完,赵旭从山坡上快步跑过去。他从山坳里经过那两个被抢劫的人时,见那个受了刀伤的人似乎并没有性命之忧,就将自己带的药递给那个中年人,而后向坡上面的李北九跑过去。

  李北九屁股和肩膀上各中了一箭,本来一脸恍急的看着赵旭。不过他看清追过来的只是一个右手拎刀左手握弓,个头高但是年纪不大的少年时,登时强撑着站了起来,狞笑说:“什么他娘的官兵!臭小子,会的不少!敢坏爷爷好事!”

  赵旭咬着牙不吭声,到了李北九面前,将手里的刀朝着李北九的头砍了过去,李北九冷笑着用刀要硌开,赵旭左手里的弓却直直的戳中了李北九的小腹。

  如在平时,李北九肯定不惧怕赵旭,可是他此时身上中了两箭,吃了行动缓慢的亏,也没想到这个少年这样的阴狠,这下又是惨叫一声,捂着裆部弯下了腰。

  得理不饶人,赵旭顺势一刀砍中了李北九的腿,李北九“呃”的一声就跪在地上。

  赵旭一跃而起,踢在李北九的头上,李北九翻滚着,身上插着两只箭,朝着谷底滚了下去。

  “啐!”

  赵旭狠狠的唾了一口,去查看另外一个中箭的人。

  这人已经死了,箭从他后心射入,早就没气了。

  这人的面相陌生,赵旭没见过。他伸手将这人全身上下摸了一遍,搜到了一些碎银和钱币,然后反身要去谷底,不过又踟蹰了一下,将这人身上的箭拔掉,并且将他的长枪提在手里,将他也从山岭上翻了下去。

  其余的强盗早就没影了。收拾好了散落的箭矢,赵旭来到下面,那个中年男子将同伴的伤口已经包好,他早就注意到赵旭只是个普通百姓,并没有同伴,心里不禁佩服赵旭的机智。

  见赵旭过来,这人施礼,赵旭回礼,问:“你没事吧?”

  “没事。小英雄身手了得,韩某感激涕零!”

  “不用,我不是什么英雄。没事就好,他呢?”

  那个受伤的青年浓眉大眼,脸如金纸,一看就是失血过多,他躺在那里有气无力的对着赵旭点了一下头。

  “你们是要去太原吗?”

  赵旭心里想着,如果这两人要是进太原城里的话,自己倒是可以和他们混在一起,说不定鱼目混珠的就能蒙混过关。

  不过这个姓韩的中年人却摇头:“不是,我们路经此地。”

  这姓韩的面容清隽,看样子是个有学问的,赵旭心说罢了。

  这时趴在地上的李北九哼了一声,赵旭过去一脚踩在他受伤的屁股上,李北九“啊”的大叫起来。

  “老狗才!”赵旭骂了一句说:“叫的再大声些!你以为你那些同伙会回来救你?呸,你这样只能将兵卫给吸引来。”

  “叫啊!大声叫!怎么不叫了?”

  李北九果然不叫了,眼神恶毒的盯着赵旭,赵旭却不理他,过去看那个年轻人的伤,说:“需要赶紧找郎中,我已经没有药了。”

  这个姓韩的将赵旭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听了有些着急的说:“这荒山野岭的,该如何是好?”

  赵旭本想说我和你一起将伤者送到太原城里,但猛然又觉得不行。

  万一城门那里的守卫盘问这人怎么受的伤,再查自己,那可就说不清楚了。

  石敬瑭,刘知远,你俩奶奶的!你们杀了曲沃全村人,却栽赃在我身上,早晚爷爷将你们碎尸万段!

  赵旭想想,说:“请少待。”他说着顺手将长枪递给这姓韩的,指着李北九说:“他要是不老实,照着嘴巴戳!”

  这中年人双手像是端着碗一样的将枪捧在手里,一看就是读书人没动过兵器的作为。他看着赵旭飞快的跑向了林中。

  一会,赵旭牵着马过来,对这人说:“你载着他赶紧去投医,迟了就不好了。”

  这姓韩的一听,油然对赵旭更是增加了好感,一脸肃然的说:“小英雄如此壮举,韩某感激不尽!”

  “救人要紧。”赵旭说了一声,将地上躺着的那个人往马上扶。

  在扶这人的时候,赵旭见他的手上都是茧子,想他也是个日常劳作的勤快人,等他上去,赵旭让姓韩的也上马:“你在后面扶着他,两人都骑马,这样快些。”

  “这马我刚喂过,劲力还足。”

  姓韩一脸感谢,作揖道:“某,幽州韩藏明,请壮士赐告尊姓大名,韩某铭记在心,他日必有厚报!”

  赵旭听他咬文嚼字的,笑笑说:“我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是什么壮士,恰好碰到罢了。”

  “路见不平,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再者救人救到底,这位兄台伤势很重,区区一匹马算什么。”

  马背上的年轻人听了看着赵旭,点头说:“我叫阿璟,认识你很高兴。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反正这两人都不认识,幽州那地方那么远,今后肯定见不了面了,赵旭就说:“我叫赵旭。”

  “赵旭?好!”

  这个阿璟说完不再吭声,韩藏明再次对赵旭施礼,上马后说声:“珍重,再会,”就要骑马走。

  这时地上趴着的李北九忽然说:“别放他们走!”

  刚才赵旭和韩藏明两个说话的时候,李北九就吭吭哧哧的,这会等忽然喊叫,赵旭莫名其妙,难道他嫌命长?问:“干什么?”

  李北九说:“这两人是契丹人!”

  “滚!”赵旭骂道:“胡说八道!你才是契丹人。你看你的打扮,凡是有眼睛且不瞎的都能看出来你是真的不能再真了的契丹人!”

  李北九着急的说:“我没有诳你!我也不敢,你想想,哪有大唐人姓阿的?”

  马背上姓阿的青年登时心惊,韩藏明脸色变得刷白。赵旭冷笑:“你倒是懂得多?怎么不能有?我还见过姓倪,叫老子的!”

  李北九默念了一下“倪老子”,着急的说:“真的,你再想,幽州那地方是什么所在?这姓韩的说自己是幽州人,其实就是契丹人。”

  “还有,这姓阿的双手一看就是经常握马缰拉弓射箭的,你……小英雄刚才没有留意到而已。”

  李北九在拍自己的马屁。赵旭看看韩藏明两人的表情,问:“就算他们是契丹人,那又怎样?他们的马呢?难道他们从幽州千里迢迢的走到太原?”

  李北九睁大眼睛:“兴许,他们有着特别的目的呢?所以就不骑马。千里出门只为财,没人跟钱过不去,太原尹这会正悬赏捉拿契丹人,小英雄要是将这两人逮住送官,那真是大大的富贵在等着。”

  等你娘!老子要是能见官,先将你这个狗东西送去领赏钱!

  太原尹也真是狗屁!是契丹人就抓?像绥州城里,就不但有契丹人,还有回鹘人、党项人、吐蕃人,难道不是唐人就要全都给抓了杀头,或者给赶跑?

  赵旭哼了一声,再次问道:“就算他们是契丹人又怎么样?”

  李北九:“是契丹人就……”

  “就什么!契丹人也有平民百姓,契丹人也有好人,难道要将契丹人全部杀光?”

  赵旭大声驳斥道:“你既然说契丹人人人得而诛之,为什么自己却扮作契丹人?”

  “你身为大唐子民,却为非作歹,鱼目混珠,栽赃陷害,混账贪财!你这种人不管是契丹还是唐人,都是恶贯满盈的货色,才是人人得而诛之!”

  “我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至于无缘无故的就去做一个坏人。人人都有向往崇高之心,上无愧于苍天,下无愧于自己。人生在世不过几十载,做不成英雄,但也不能去做混球!”

  韩藏明本来已经将心提到嗓子眼上,没想到赵旭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顿时佩服,对着赵旭只是施礼,一句话也说不出。

  赵旭说:“两位快走,天色晚了。”

  姓阿的年轻人轻轻一拉缰绳,再次看了赵旭一眼,和韩藏明骑马走了。

  李北九对赵旭的作为感到可惜,他眼睛眨眨,说:“对,对,说的太对了。其实,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赵小英雄见识非我所及,在下箫四儿十分钦佩。”

  赵旭几乎笑了出来,箫四儿?你大爷!这狗东西为了骗人连祖宗都不要了。老子“削”死你!

  这就是活生生的睁着眼说瞎话,自己要是不知道,还真是被李北九给骗了。

  赵旭没心思和李北九再耽搁功夫,问:“你是唐人?”

  “是,真的是唐人。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做这个实在是逼不得已,其实,我真的被那些人给蒙骗了,他们真是死有余辜!我这是头一次。请赵小英雄高抬贵手,将我……啊!”

  李北九说着,赵旭猛地将长枪插在他的面前,将他唬了一大跳,赵旭脸上笑笑的说:“箫四儿,请问,绥州木家的事,是谁逼你的?准备何时动手,去的都是哪几位英雄好汉呢?”

  李北九赫然睁大双眼,嘴巴也合不住,眼神恐惧,如同见了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