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功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皇宫(二)

功名 飞翔的浪漫 3174 2019.12.08 15:37

    李存勖看着赵昶,心里更加的回忆起了很多的往事。

  这时候,力士启奏,说太原尹加急禀报,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机的弟弟,北大王撒刺阿拨帅众投奔大唐,如今在晋阳府里,撒刺阿拨希望能认大唐皇帝为父,做皇帝陛下的义子。

  还沉寂在得到一个儿子的喜悦中的李存勖一听哈哈大笑起来:“阿保机,无耻鼠辈,你也有众叛亲离的时候!”

  李存勖见大家都看着自己,站起来说道:“不是朕有意贬低契丹王,而是耶律小儿实在无耻猥琐。”

  “你们可知契丹人当初是如何建国的?”

  孔谦见孟知祥一脸茫然,石敬瑭也闭嘴无语,就说道:“陛下,孔谦只知道契丹人凶残卑劣,屡次骚扰我大唐边境,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是为贼子也。至于其他,倒是孤陋寡闻。”

  孔谦的这个难得糊涂让李存勖十分的舒服:“也难怪你们不知,实在是他们太阴险,耶律阿保机这个人太阴险。”

  “说起契丹的缘来,话就远了。起初,契丹有八部,每部各有首领,他们共同约定,从八部中推举一人为王,建置旗鼓以号令各部,每三年就依次相代。到了前唐懿宗咸通年间(作者注:咸通年间,即唐860年11月——874年11月这一段),有个叫习尔的为王,他们的疆土开始扩大。再后来,他们趁着中原多难,时常入侵中原边境抢劫……”

  李存勖看来今天的确是心情好,他的话让包括刘皇后在内地人,一个个都听的津津有味,起码是表面上都津津有味。

  李存勖说:“……等轮到了耶律阿保机为王,这人算是个狠角色,契丹的五姓奚及七姓室韦、达靼都附属于他。阿保机仗恃自己强大,不肯在三年任满的时候接受替代。过了很久,阿保机攻打黄头室韦回来,其他七部在边界上胁迫他,要求遵守三年一换王的约定。阿保机无可奈何,只得传与旗鼓,并且说:‘我为王九年,得到汉人很多,现在请求率领同种部落在古汉城居住,与汉人共同守护,另外自为一部。’其余七部应允了他。”

  “这个汉城是原来的后魏滑盐县。土地适宜五谷生长,有盐池之利。后来阿保机逐渐发兵灭亡其他七部,合并成为一国。这就是养虎为患。阿保机又北侵室韦、女真,西取突厥旧地,攻打、灭亡五姓奚,后来又立奚王而让契丹监督他的军队。东北各夷族都敬畏服从他。”

  “这些原本都不值一提,但是,那一年阿保机率领部众三十万侵犯云州,先帝素来为人醇厚,与他和好,在云州东城会面,相约为兄弟,延请到帐中,纵情饮酒,握手尽欢,约定在当年冬天共同攻梁……”

  李存勖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当时有人劝先帝说,趁着阿保机前来,可以擒住他,但朱全忠那个时候还在作乱,没有消灭先帝以为这样对夷狄失信,实为不智,更为不屑。”

  孟知祥这时说:“先帝仁慈。”

  孔谦这次让孟知祥给抢了个先,也连忙的说“是,先帝仁慈。”

  孔谦嘴上在圆话,心里却想起了面前皇帝的往事:李存勖当了晋王,刚刚治理河北时,为了结交契丹作为后援,经常把阿保机当作叔父来侍奉,并且把阿保机的述律后当作叔母来侍奉。

  现在,皇帝却大骂阿保机“卑鄙”、“无耻”、“猥琐”……这就是此一时彼一时吧?

  李存勖说:“耶律小儿在十天之后才离开云州,先帝赠送给他金银无数,阿保机也假惺惺的留下马三千匹,各种牲畜数以万计,用来酬谢,也算是有来有往。但是,这家伙回去以后就背叛了盟约,又归附了朱全忠,这件事简直对我大唐是奇耻大辱,先帝每想起此事,都觉得遗憾。”

  “简直是无耻之尤!”石敬瑭说道:“此鼠辈就该众叛亲离!就该死无葬身之地!”

  刘皇后一直在注意赵昶,这时笑笑的说:“昶儿似乎有话说?”

  李存勖的视线投向了赵昶。

  赵昶的脸顿时红了,转瞬又变白,然后又是通红,心说刘皇后故意的给自己难堪,我有什么话要说?

  我能有什么话说!

  孟知祥和孔谦石敬瑭这时都看着赵昶,他们哪里能不明白刘皇后是在刁难赵昶。

  孔谦心里在想,自己要不要给赵昶解围呢?这位毕竟是皇帝的亲儿子,今后还得多亲近才是。

  可是,刘皇后这里……

  赵昶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有些嗫嗫的说道:“昶年幼,也曾……读过几本书……”

  赵昶的声音有些小,他说着停顿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他觉得自己想要喝水,可是此时此地,谁能给自己一杯水?

  故作的平静和忽如其来被刁难时难以自由的掌控情绪,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赵昶看着自己脚尖前的那个位置,仿佛那里有什么值得琢磨的大道理,或者,那个位置放着别人看不到的几本书。

  “哟,昶儿都读了什么书?说出来听听啊。”刘皇后咯咯的笑着,由于和赵昶很近,她身上的香气飘散到了赵昶的鼻孔中,赵昶很不习惯这种浓郁的香味,有些想打喷嚏,不过,这下他倒是想好了说什么了:“……汉朝时,匈奴一直是大汉的心腹大患,后来汉武帝励精图治,最终大败匈奴,匈奴的浑邪王帅众投降了大汉,休屠王的太子金日磾还入宫为奴……此次契丹北大王撒刺阿拨来投,和大汉时候的事情有些异曲同工,昶窃以为,是我大唐之福。”

  赵昶的话说的比较慢,显然他很有些不自信,同时也不知道自己说的会不会得到李存勖的认可,甚至,能不能从这些人心中过关。

  但是显然李存勖很高兴,刚见面的儿子将自己比作汉代开疆扩土的武帝了!

  这孩子很老实。李存勖哈哈的笑了起来:“我儿说的是。得道多助,耶律氏众叛亲离,灭亡之日不远。”

  “让张宪善待、安抚撒刺阿拨,稍等时日,再做定夺。”

  李存勖说着看着赵昶,又看看孟知祥和其余人,说:“封李昶为虢王。”

  赵昶是从陕州被带到洛阳的,陕州在商周的时候被称作虢国,因此李存勖这样说,很有寓意。

  赵昶一听,几乎愣了,李存勖笑笑的看着他,刘皇后眉眼含笑,拉着赵昶的衣袖说:“虢王还不拜谢陛下。”

  李昶连忙下跪,叩谢。力士将诏书呈上,李存勖提起笔,在上面写了一个“日”字,这叫做画日。

  自前唐王朝以来,皇帝撰写的诏书,都由皇帝在上面写一个“日”字才可以颁布,称为“画日”,表示亲自过目并批准了,写诏书的笔就叫“画日笔”。李存勖建立大唐,礼仪和前唐一样。

  而后,李存勖又嘉奖石敬瑭办事得力,让他做了陕州留守,同时,因为蜀地王衍已经被皇子李继岌所灭,让孟知祥去西川当节度使,让李继岌回京。

  孟知祥本来就是先帝李克用弟弟李克让的女婿,因此李存勖让孟知祥去蜀地,也算是让亲信的人去办差事。

  话说的差不多了,有些皆大欢喜的势态,这时有个脸上涂脂抹粉、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人进来禀告说乐师们都在等着李天子呢。

  赵昶听的有些糊涂——这一会的功夫,让赵昶糊涂的事情多了——李存勖却起身离开,走的时候说晚上大宴,让各皇子和朝中大臣一起赴宴。

  刘皇后这会倒是一直的和赵昶在说话,她笑笑的给赵昶解释说,陛下喜欢鼓乐,有时候也扮演各种角色,因此让人家叫他“李天子”。

  李天子,皇帝不就是天子?也就是说李存勖喜欢自己演戏扮演自己?

  那刚刚那个脸上画的五颜六色的人就是伶人了,难道就是景进?

  自己这样就成了虢王了?自己今后,就是虢王李昶了?

  平民白衣赵昶。

  皇子虢王李昶。

  李昶看着金碧辉煌的皇宫,心说当年的唐玄宗李隆基也很喜欢鼓乐……

  ……

  不知过了多久,赵旭听到激烈哗哗的水声,全身冰冷的像是要失去知觉,但是又觉得哪里都疼,一点力气都没有,发觉自己身子在不住的摇晃、在不住地移动。他想强睁着眼睛,可眼前昏黑一片,想要看仔细自己到底在哪,但是怎么都不能如愿。

  “这是哪里?难道,我是死了吗?”

  【关于“画日笔”,有个典故:五代时候的朱有谦,本名简,字德光。刚开始当兵跟随藩镇将领王珙,后来和一个叫李璠的人将王珙杀了,投奔了梁太祖朱温(朱全忠),并且认朱温为义父,同时自己将名字改成了有谦。再后来,朱有谦又投奔了李昶的爹李存勖。李存勖当了皇帝之后,赐朱有谦姓李,改名叫李继麟。

  朱有谦投靠李存勖的时候,派前唐的礼部尚书苏循去见李存勖。苏循到了魏州,进入牙城(古时军队中主将居住的内衙的卫城),看到房子就拱手弯腰行礼,这叫做拜殿,而后见了李存勖就高呼万岁,手舞足蹈,一边哭一边自称臣下。到了第二天,苏循献给李存勖三十支大笔,叫做“画日笔”。李存勖这会还只是晋王,苏循以面对皇帝之礼对李存勖,这个马屁拍的十分高明,李存勖十分高兴,马上就恢复苏循的原职,任命他为河东节度副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