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功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一波三折

功名 飞翔的浪漫 3713 2020.01.05 11:17

  “你们快走,我们在灵州见面。”

  李顺才说着站定,透过脸罩看着涌过来还在兵刃相见中的契丹和吐蕃人。

  赵旭本想说和李顺才一起对敌,但知道这根本毫无用处,再说自己要和李顺才留下,将王若熙置于何地?

  李顺才说过,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看清自己的处境!

  “李叔保重!”赵旭说着赶着骆驼往前跑。

  契丹和吐蕃军混战着到了山谷里,李顺才本有心抢两匹马给赵旭和王若熙用,又一想,觉得长途跋涉,前方左右都有戈壁和沙漠,马还不如骆驼持力耐久。

  斗到山谷里的吐蕃和契丹兵一阵胶着。一会厮杀到了山谷南边,一会又到了北边,李顺才见到他们没有往赵旭和王若熙那边去,就隐藏着没有动弹。

  这时,一个吐蕃兵忽然眼前一晃,不知道什么东西弄花眼睛,他朝着光亮来的地方看,就看到一男一女骑着骆驼往山谷里跑,刚才那晃眼的分明是女子头上的饰物反光所致。

  女人!

  饰物!

  这个吐蕃士兵登时大叫起来,离他最近的几个吐蕃和契丹兵当即不打了,看着赵旭和王若熙的方向,嘴里“嗷嗷”叫着,催马往那边跑了过去。

  李顺才已经等待多时,他犹如下山恶虎,迅雷不及掩耳的杀掉几个追兵,但是王若熙和赵旭终于被更多的契丹和吐蕃士兵看到,他们竟然放弃了厮杀,都往这里撵了过来。

  “这就是契丹兵!这就是吐蕃兵!”李顺才心里蔑视,但想起了顺从于契丹人的拓跋族人,心里更冷。

  李顺才连毙十多人,见赵旭和王若熙已经消失在山谷里,跃身上了一匹马,杀出重围,也跑的远了。

  赵旭和王若熙刚刚出了山谷,迎面跑过来几个契丹兵。

  这些契丹兵本来被吐蕃军打败,四下胡乱的跑,以求逃命,但是没想到能遇到了两个唐人装扮的男女。

  这女子长的还真是好看!

  契丹兵立即朝着赵旭和王若熙跑了过来,赵旭轻声让王若熙闭上眼睛,而后装作慌张,嘴里大叫着“我的天呐”,像是慌不择路的骑着骆驼往契丹兵中间冲了过去。

  契丹兵顿时乐了,这一对男女肯定是被吓傻了,也没想他们怎么就会在这里,于是嘴里叫着笑着,放松了警惕。

  赵旭两人已经到了靠左边一个契丹兵的旁边。他是有意为之,因为这个契丹兵手里有弓,肩上背着一斛箭,他等这人伸手去抓王若熙,立即将身后隐藏的刀奋力劈出,一下将这人的手臂砍断,而后抓弓、抢箭,再催着骆驼往前跑,同时还砍掉了一个契丹兵的脑袋。

  契丹兵的血喷了赵旭一脸,他嘴里“啊!”的疯狂叫着,如同嗜血的鬼魅。

  赵旭这几下兔起鹘落,其余的几个契丹兵眼见这个傻愣愣的唐人少年转眼成了杀人不眨眼的修罗夜叉,全都惊恐不已。他们本来就是为了逃开战场,这下遇到更厉害的唐人,又是一哄而散,像风吹云动一般,瞬间没影了。

  王若熙一直闭着眼睛,心里只盼赵旭杀敌,她听到杀声消失,感觉骆驼在行进,知道自己在赵旭的庇护下又逃过一劫。

  前面没有契丹或者吐蕃兵士,赵旭催着骆驼朝着没人的地方跑,一直到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人影,才松了一口气。

  辨明了方向后,两人朝着灵州方向走,到了下午时分,水也喝完了,干粮也所剩无几,王若熙和赵旭都嘴唇干裂。赵旭想,要是前面没有水源,像这样下去,自己和王若熙的命,就交给骆驼了。

  黑夜终于来临。骆驼一直的走,王若熙昏昏欲睡,赵旭也已经非常疲倦,但仍旧强撑着支楞。

  终于骆驼也停住了脚,赵旭从骆驼上跳下来,仰躺在沙地里,半天没有动一下。

  原来有时候能躺在地上伸个懒腰,也是一种幸福。

  王若熙瞌睡,这时不慎从骆驼上掉了下来,嘴里啊了一声,赵旭翻了个身,王若熙倒在赵旭的背上。

  王若熙知道赵旭用身体接住了自己,她脸一红,心里不好意思,起身看看昏暗不清的四周,问道:“我们是迷路了吗?”

  是不是迷路,赵旭也不知道。这大半天走来走去的,除了沙子就是戈壁,除了戈壁又都是沙子,兴许是离灵州越来越近,兴许,两人还在遭遇契丹和吐蕃兵的那个范围内转圈子。

  “我们会到灵州的。”赵旭给王若熙打气,也给自己打气:“你会回到太原的。”

  夜里寒冷,与其在这里等,还不如继续赶路。两人上了骆驼,再次找方向前进。

  这下直到天明。赵旭隐隐约约的看到前面似乎有一座山,等再走近些,果然是山,山上还长着一些树木。

  既然山上有树,就可能有水源,一夜的劳顿终于有了好的结果。

  没多久,果然就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王若熙惺忪着眼睛一瞧,登时喜悦,回头看赵旭。

  赵旭也笑笑的看着王若熙。

  一路从太原奔赴凉州以来,此时又是一个朝阳初升的早晨,阳光在薄薄的晨曦中透射过来,两人虽然都有些蓬头垢面,甚至赵旭因为脸上有血迹有些狰狞,但互相看对方都觉得心情十分愉快。

  赵旭跳下骆驼,几步跑着就到了河边,他跪下掬起水喝了几口,觉得甘甜解渴,又将脸和头都浸到河水里,好大一会,才抬头,嘴里哈哈的笑了起来,过去将王若熙扶下,看着王若熙去河边饮水,他坐在下游的一块石头上,将靴子脱了,两只脚放进河水里,感觉真是惬意无比。

  这河水是远处冰山雪融化成的溪流汇聚形成,顺着山脊形态流动,水质甘甜,但有些凉,王若熙捧着水洗了一下脸,已经是容光焕发,明艳逼人。赵旭看她耳鬓发梢和秀美的下巴上沾着的水滴被阳光折射,散发出了宝石一样的光亮,不禁呆了一呆。

  王若熙洗了脸正在开心,转过头看赵旭在做什么,却瞧见他瞅着自己的眼神,心里一喜,倏然的很是羞赧,低了头有些手足无措。

  骆驼在喝着水,河水哗哗的流着,两人之间距离不远,都沉默不语,这情景有些奇怪的静谧。

  倏然,有一个声音在大声的叫着:“王姑娘!”

  这声音是从对面山腰传过来的,赵旭猛地立起,站在水中朝着山上看过去,王若熙却听这声音有些熟悉。

  “是王姑娘!”

  这话音刚落,有两个人骑着两匹马从山中飞快的过来。赵旭急忙的穿靴,到了王若熙身边。

  王若熙眼睛睁大,嘴里说道:“是王子期和张天丰——他们是我王家的人。”

  赵旭想问这两人不是和高云翔一伙的?可是王若熙已经对着马上赶来的人开始招手了。

  骑马过来的两人一个三十多,一个二十出头,看起来都是连日奔波,一副劳顿没有休息好的样子,他们在河对岸看清确实是王若熙之后,脸上兴奋着,二十多岁的那个对着山里打了唿哨,另一个看看赵旭,骑马淌水过来。

  “王姑娘,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这过河的人容貌普通,没有什么特别,不过眼睛极为有神,赵旭发现他虽然对着王若熙说话,手却搭在马靴部位,眼神也时不时的瞟向自己。

  这人的靴子里应该藏有匕首之类的兵器。

  “王子期,你们来了。”王若熙有些兴奋,她说着看赵旭:“这下我们就能安全的到太原,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王若熙说的是太原,不是灵州,而赵旭和李顺才约好了是在灵州见面。赵旭看着马上的王子期,再瞧他身后还有十几个人正在策马赶来,低声问王若熙:“他们都可靠吗?”

  “嗯!”王若熙看着赵旭笑笑的点头:“他从小看我长大的,是我阿耶的护卫。”

  这时赵旭忽然低声说:“不要给他们说我是谁,”而后又放大声音问王子期:“高云翔他们呢?”

  “那些人,除了高云翔全部死了。”

  王若熙正在想赵旭为什么对自己这样说,听到王子期的回答,不禁问:“除了高云翔都死了?”

  “是。”王子期答应着,看向赵旭,拱手问道:“在下太原王子期,不知阁下是哪里人氏,姓甚名谁?”

  “我叫肖九。请问你们一路是否见过谢乐迪?”

  王子期将“肖九”记住,说:“谢乐迪此人我有所耳闻,不过没见过……”

  赵旭又问:“高云翔这会在哪?和高云翔一起的人,怎么死的?”

  赵旭对王子期的问题基本都没有回答,王子期心里思付,嘴上说:“我们在灵州相遇,高云翔说其他人都被抢掠王姑娘的贼人杀死,他责任在身,致使王姑娘遇险,在没有找到姑娘你之前,没脸回太原复命。”

  “他现在和另一队人顺着大路往凉州方向找去了。”

  王若熙急切的说:“假的!是高云翔!我就是被高云翔给劫持了!他说其余护卫都被贼人杀死,哪里还有什么贼人?”

  “他贼喊捉贼,他就是贼王!他就是罪魁祸首!”

  那个二十多岁的张天丰这时也过了河,听闻后大声说道:“王叔猜测的果然对,我就知道高云翔身上有鬼。等回去了,定要将高云翔这匹夫碎尸万段!”

  赵旭心说你们哪里还能等到高云翔“回去”,这会高云翔说不定已经趁机跑的没影了。

  王若熙皱眉说道:“高云翔肯定会跑了的,这人太坏了,我们竟然从前都没有看出来。”

  “这次,要不是他……肖九,我不知道会怎么样……”

  王子期看到王若熙脸上忽然忸怩,心里对王若熙和这个少年的关系更加猜疑。这时王家那十几个人都骑马过来,王子期让人前来伺候王若熙,然后带着两个人,下马过来和赵旭说话。

  赵旭看到王子期面色如常,他观察到张天丰暗地里给其余两人使了个眼色,心说王家人好厉害,这就要盘问自己了!

  “肖老弟救助我王家姑娘,王某感激肺腑。”王子期说着,眼神上下的打量赵旭:“还没请教,肖老弟是在哪里遇到的我家姑娘?”

  “有吃的话,先给来点,我实在是饿坏了,”赵旭说着径直往河滩上一坐,眼睛瞥了一下远处被人环绕着的王若熙,心想果然是绵延几百年的大族!见到自己这个形迹可疑的流浪汉之后,这些人第一想的就是自家的名声!

  王若熙是世家女子,她清誉自然是不能受到一点玷污的。

  只怕,王子期这些人来的时候就得到了王家家主的嘱托,询问完了自己的一些细节,如果感觉对王若熙声名有累,恐怕就要对自己下手了。

  也是,自己一个无名之辈,和王家大姑娘相携同骑一匹骆驼朝夕相处,谁知道孤男寡女之间都发生了什么?这传出去对王家的名声该有多大的影响。

  很快有人拿过来吃的,赵旭狼吞虎咽着,看着王家做工讲究的水壶,恍然想起了在去往绥州的路上,木兰给自己水囊的情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