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功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艰难

功名 飞翔的浪漫 3431 2019.12.17 11:05

    太原城高堂邃宇,层台累榭,光是城门外面就人头蹿涌,摩肩擦踵,一副繁华景象。赵旭和普济没打算进城,在外面休憩一下,购置了路途中需要的物品就上路。

  普济身上的伤还没痊愈,多日卧车,此刻也想下来活动,赵旭和他进了一家饭铺,要了面点吃了起来。这时猛然听到一个雅间里传出一声爆笑:“瓦罐里养王八,越养越缩了!胡老三,你人瘦小,嘴里倒是能吹个大屁。从来人都说是七孔流血而死,哪有八孔流血而死的道理?”

  “你倒是给老子说说,八孔是哪八孔!”

  有人干咳一声说:“说八孔,自然有八孔的道理,你不知就不知,我却不和你争辩。”

  只听“嘭”的一声,显然刚才大声笑的人是生气了,他拍了一下桌子叱说:“你不说就是没有!吞吞吐吐扭扭捏捏的,你不说却和老子打马虎眼,就是看不起老子!阴阳怪气的,什么玩意!”

  被称作胡老三的仍旧慢条斯理:“是不是打马虎眼,在座的各位都知道……”

  “我就不知道,我就在这坐着!你今天不讲清楚,就不要怪我翻脸。”

  这时另外有一个人说道:“高老四,胡三哥,大家好久不见,今天见到十分高兴,何必为一点小事伤了和气,来,咱们干了这杯……”

  赵旭一听后来这人说话的声音,猛然觉得在哪听过。而与此同时,普济停住咀嚼,眼睛看着赵旭。

  “怎么?”赵旭轻声的问,普济将嘴里的面食咽下,说:“是庙外走的那个人。”

  赵旭立即支楞起了耳朵。

  和普济第一次见面是在黄河边上一个废弃的小庙里,普济刚到,就有五个人追着过来,赵旭阴差阳错的打死了四个,还有一个人却跑了。

  这会细想,雅间里劝阻那个高老四和胡三的人,就是当时让普济将经书交给他们,他们不报官还要将普济护送离开中原的那个人。

  赵旭吃得多,但也吃得快,这下普济几口将饭吃饭,赵旭明白普济的意思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此地不宜久留,两人就要结账离开,这时只听到那个被称作高老四的人又拍桌子骂开了,满嘴说胡三是乌龟王八。那个胡三一直在忍让,但也经不住漫骂,冷笑说:“高家兄弟都是英雄人物,在太原无人不知,我胡三奎今天领教了。”

  “你领教你阿耶的曲里拐弯臭屁!今天不说清楚,你哪里都去不得!传出去倒像是我高云宝欺负人。”

  “啊呀,都是自家兄弟,这又何必,”好几个人都在劝阻,那个胡三奎哼了一声说:“呵呵,真是长见识了,果然英雄。我刚刚说,一只死鸡上面有两个牙齿印迹,是被毒蛇咬过的,吃了会八孔流血而死。为何不是七孔流血?因为拉屎的地方也流血,所以就是八孔流血——这下高英雄满意了吧?”

  这胡三奎说完又说:“李兄,王兄,乐迪老弟,我先行告辞,咱们城里再见。”

  赵旭和普济这时已经到了外面,普济没有回头,赵旭眼睛斜睨着看到那雅间里一前一后走出两个人,当先一个瘦小,留着山羊胡子。后面的人身形胖胖,他对前面一脸怒气的人说:“一人说话全有理,两人说话见高低。今日高兴,大家说的都是酒话,胡兄,你看你……”

  “乐迪老弟的心意我胡某人心领了。”

  和胡三奎到了外面路上,那个被叫做乐迪的人这才轻声说:“老四就那个脾气,啧,你看看,今天这弄的……”

  胡三奎一抱拳:“谢老弟,回见。”

  赵旭心说原来这个山羊胡子叫胡三奎,那个在庙门口跑了的这会充当好人的胖子叫谢乐迪。

  谢乐迪看着胡三奎走远,要转身回去,视线偶然瞟过路边,猛然一愣。

  这时赵旭正扶着普济上车,普济进车之后赵旭低头斜睨往面铺门口看,谢乐迪急忙装作没有注意,又往胡三奎的方向瞧了过去。

  赵旭看到谢乐迪的模样,心说不好,这人善于作伪,心机深沉,需要和普济赶紧离开。

  谢乐迪已经闪身进到了店里,赵旭赶着马车就走,普济感觉赵旭赶马车的声音急促,在里面问:“是不是被那人发现了?”

  赵旭回答说:“他的名字叫谢乐迪。”

  当下赵旭催着马车往偏僻小路走,一个时辰之后,两人到了一座大山前,只见顺着山腰有一条路,往山上去,也有一条路,赵旭跳下车爬上一棵大树往回眺望,果然看到后面有一二十人骑着马正在追过来。

  赵旭当即赶车往山上走,普济觉得颠簸,心里有些奇怪,问:“过山的路是捷径?”

  “不是,”赵旭冷笑说:“那个谢胖子带着人追来了,要是走平路,很快就会追上我们,现今就是要上山,在山路上还有躲开的机会。”

  经过这一段的接触,普济知道赵旭虽然年幼,但为人机敏,应变能力很强。

  马车顺着崎岖的山路蜿蜒而上,赵旭边走边观察。走到一个拐弯处,赵旭下车,拿着绳索在路两边树身上攀来覆去,密密麻麻的绞了十几道绳索,而后胡乱拔了些杂草扔到上面,乍一看觉得没有异常,这才催马再走。

  又往前走了一段,赵旭将路边的几棵榆树树身弯曲,做了几个树弓,他小心翼翼的将痕迹清除,普济在车上问:“这样不会伤到无辜路人吧?”

  “你一路上来,可曾见过一个路人?”

  赵旭一问,普济不吭声了。

  赵旭的这些方法都是随着父亲在山上打猎时候学的。快要到山顶的时候,赵旭已经设置了七八处机关,他往山下望去,那二十多个骑马的已经到了山根,他故意将马车牵到一处显眼的地方,让下面的人能看到,然后让马儿休息,自己又爬到一棵树身上仔细的观察。

  果然,山下追来的人指着山腰中若隐若现的马车喊叫“在上面”,接着马蹄声声,马鸣嘶叫,一行人驾马往山上冲来。

  赵旭在普济的面前不动声色,其实心里也十分忐忑,这会见山下的这些人明目张胆的抽出明晃晃的刀纷纷往上冲,不禁头皮发麻,他可从来没有对付过这么多的人,心里对自己说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一、二、三!”赵旭心里默默的数着,猛地最前面的几个人人仰马翻,嘴里惨叫着从马上跌下,人和马翻滚着往山坡下跌了下去。

  这些人被赵旭设置的绊马索给出其不意的绊倒了,从而让后面紧跟着的那些人也横七竖八的差点随着倒霉。

  赵旭心说侥幸,赶紧从树上溜下来,架着马车就走。

  山腰中的那些人完全是因为大意才导致了伤亡,顿时齐声叫骂,满嘴的胡言秽语,那个谢乐迪却一直在队伍的最后面,他大声说:“贼子竟然设置绊马索,更证明那宝物就在他身上。大家伙一鼓作气,早早拿了宝贝大伙发财!”

  这些人受了鼓动,又往山上冲,只是这次小心的多了,不过再也没有遇到绊马索,一行人顿时觉得也不过如此,叫嚣着追的更是卖力。

  忽然有一人身体在路边的一棵树枝上拂动了一下,那棵本来弯曲的树身“唰”的一声骤然弹了过来,将这人连马带人径直的打倒,马儿翻滚着从山坡滑了下去,马上的人大声惨叫着,从马身上飞起,一直往山下飘荡落下。

  “有机关!”这些人刚刚警觉,赵旭弯曲的那些树弓被连环的触动,“嗖嗖嗖”的横七竖八以各种角度弹了起来,一霎时又将这十几个人打倒了一片。

  赵旭这会已经不管那么多了,他听着山腰底下的惨叫声和动静,将马车赶得更快。

  普济这会不禁佩服赵旭的智谋,刚刚要夸赞几句,就听到赵旭在马车外抱怨:“他马巴糕子的!”

  原来这会已经快要到山顶,谁知道有一棵大树倒在路中间,马车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了。

  路的两边一边是山崖,一边是绝壁,再也无路可走,赵旭只有搀扶普济下车,将普济背着从粗壮的树身上爬过去,而后将马车解下,牵着马再过去,这才将马车上的东西捡了一些必须的打包背好。

  他就要翻过树走,想想又回来,点了一把火将马车给烧了。

  普济这会已经在坐在马背上,他本来不理解赵旭为什么要烧马车,以为他是不想将车留给谢乐迪那些人,但是没一会,燃烧的马车将倒在路中间的那棵大树枝柯也给引燃了,火焰窜的很高,将整个路面都给燎绕起来,这才知道赵旭的用意是为了阻挡后面的人。

  赵旭再不迟疑,翻身上马,一拉缰绳就策马奔跑。刚刚没有几步,忽然肩头巨疼,原来被一支箭射中了。

  赵旭大叫一声,忍疼策马狂奔。倏然马儿一声嘶鸣,前腿起立,将前面坐着的普济给摔了下去,而后前蹄落下,后腿弹起,却将赵旭从马身上给直挺挺的翻了个个,“噗通”一声就落在了马前面,而且身体还在往前滑。

  赵旭几乎被摔了个嘴啃泥,他忍着疼楚,往身后看,这才发现这路上竟然有一个巨大的坑,像是被山洪冲塌陷的,怪不得这马死活不往前跑了。

  “你姑娘的……”赵旭忍不住骂了一句,他拽着缰绳将自己从坑里拉出,肩膀那支箭还插在那里,他丢了缰绳一步三晃的走到仰躺在那里的普济跟前,只见普济的帽子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这会光光的脑袋倒是十分的显眼。

  “醒醒!普济,醒醒!”

  但是普济却纹丝不动,赵旭将普济翻了过去,见到普济身上的血渗着衣服流了出来,这时背后的马儿长嘶一声,掉头跑了,赵旭也阻拦不及,心想人倒霉了连畜生都背叛你!

  前有深坑,后有追兵,这和尚半死不活的,自己也受了伤,这可怎么办?

  赵旭正在查看四周,听到头顶的树丛中有人穿过树身发出的“嚓嚓”声。

  “苦也!”

  看来是谢乐迪那些人弃马徒步撵了上来。他们还带着弓箭,要是在上面给自己和普济一通乱射,那可如何是好?

  他小娘的!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