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功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一)

功名 飞翔的浪漫 2110 2019.12.26 10:51

  赵旭的笑容慢慢的凝结。

  阳光这会慢慢的从山顶消失,衬托着赵旭的脸也变得阴沉起来。

  李北九额头渗出了汗,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上的伤疼的,还是因为心里紧张,他张口结舌的说:“你,你,你怎么知道?”

  “我,我,我就是知道。”赵旭像是在调侃,可是脸上一点调侃的样子都没有,他说着用长枪将李北九翻过,李北九触及了伤口,“啊”了一声,登时牙关紧咬。

  “都是谁要在除夕夜里到木家去?”赵旭问出来,改口说:“算了,那些乌七八糟的名字我不想知道。我只问你,谢乐迪去不去?”

  他真的什么都知道!李北九眼神中露出了绝望。

  “不说?”赵旭将捡回来的箭往李北九的腿上戳,李北九急忙躲闪,说:“不去!谢乐迪不去!”

  “不去?”赵旭眯着眼问:“那他要做什么?是不是,还有别的大买卖?还是在家里和家人过年?”

  李北九迟疑的看着赵旭,赵旭冷哼一声:“我只对谢乐迪感兴趣,告诉你,我就是想让谢乐迪死而已,就这一个小小的念想,你觉得过分吗?”

  想让一个人死,只是小小的念想?李北九这时猛然说道:“你就是和那个和尚一起的人!”

  “是!”赵旭暴怒,指着普济坟冢的方向:“杀人还掘坟,这是禽兽所为!你们找到了什么?找到了什么!”

  李北九全部明白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埋普济的地方,摇头说:“我没干!没有我,我没有做,我当时不在太原,我去了绥州。”

  “我是回来才听他们说的。”

  赵旭问:“你是说你要是在也会参与掘坟!确定了,是除夕那晚对木家动手?”

  “是,人已经走了……”李北九看着赵旭,又是一阵的冷汗——这个年轻人什么都知道了,那么,木家岂不是已经做好了防范?

  那这次去的人,恐怕……

  赵旭:“谢乐迪,是怎么给你们说那个和尚的?”

  李北九咽了一口吐沫,说:“谢乐迪和几个人到吴越去做了一趟买卖,就是和对绥州木家差不多一样的事情,回来的路上无意中看到那个和尚将一个包看的很紧,和那个和尚一起的还有两个和尚,谢乐迪他们一路跟着,到了大唐和吴国接壤的地方,才动的手。”

  “结果另外两个和尚死了,和谢乐迪一起的人,也死了几个,听谢乐迪说,那两个死的和尚本领很高,既然他们将那件东西看的那么重要,必定是值钱的。”

  “那个和尚很是滑溜,怎么都逮不住也抓不着,谢乐迪带人一直的追,追到了黄河边,谁想到几乎全部被和尚给弄死了……”

  李北九说的话里真真假假,赵旭觉得他倒不是说假话,而是谢乐迪给别人叙述的时候没全说真话。

  “为了尽快的将和尚手里的东西拿到手,也为了迫其就范,谢乐迪沿途就说这个和尚是个淫僧……为了这个和尚,我们前前后后的死伤了十几个人,连高老大的弟弟,高老四都死了。”

  “高老大很生气,和谢乐迪来这里,将和尚的坟给刨了。”

  赵旭猛然说:“高老四是被谢乐迪杀死的。”

  “啊?”

  李北九全然的不能相信,他张口结舌的说:“高云宝是被谢乐迪杀死的?”

  赵旭冷笑着说了当时的情形,李北九瞪大眼说:“谢乐迪在骗人!高老大要是知道了……”

  “谢乐迪一直在骗人,怎么了?你好像很惊讶?你觉得他没骗过人,还是说,你们大家伙一直就是彼此交心,互相都是信任的呢?”

  赵旭冷冷的说道:“你对高老大是实心实意吗?高老大对你呢?你觉得谢乐迪既然能去骗高云翔,会不做好被识破之后的准备吗?”

  “你们这些人就是为了做坏事聚集在一起的,倒是想着大家能彼此赤诚相待,这种想法还真是让我觉得无话可说。”

  “而且,谢乐迪恐怕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将和尚的事情告诉你们的高老大,后来实在是想得到那所谓的宝藏,又没有人手可以用了,才无可奈何给高云翔说明白的。”

  赵旭越说越是顺,觉得自己竟然顺着自己的话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原来多思考是好事,想的多了,就会越想越多。

  李北九沉默了,他显然也在想一些事情,可是赵旭没时间让他去想了:“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不是说,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孩童吗?我可以给他们带个话。”

  “你要杀我?”李北九一脸惊恐。

  赵旭望着普济墓的方向,心说这不是废话?老子的名字你都听到了,你还见过老子的人,万一石敬瑭的缉拿通告已经到了太原,你倒是能顺水推舟的将老子给供出去,不用出力,就能得到官府的奖励,于是嘴里说:“不,我只是送你去见阎王。”

  李北九:“别!别杀我,我这人其实没做过什么坏事,我……”

  赵旭说:“你有八十岁老母和三岁孩童嘛。”

  李北九听了摇头:“没有,其实我没有。我家早就没人了,都是饿死的,连年打仗,没有东西吃,都死了。我,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干了这个……”

  赵旭语音冷渗的说:“那就是不用带话了?无牵无挂,倒也洒脱。”

  李北九听赵旭的话音越来越渗人,他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少年为什么就在这一会的功夫,似乎变得“大”了起来。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李北九不明白,赵旭其实也不明白。

  赵旭也是感到自己的内心这会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同时他也说不清自己的变化在那里,但就是这样的细微的变化,他觉得自己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一会要将这个李北九给杀了。

  而且,还要用刀很仔细的,在自己想要砍下去的地方,将李北九给杀死。

  算算,从石敬瑭那些人到自己的家起始,自己开始动刀砍人,到了现在,有多少人直接或者间接的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这会杀人,自己还会呕吐吗?

  不会了吧?要是会,那证明自己还是不够成熟。

  不成熟就是心里素质不行,心理素质不行就说明了幼稚,而幼稚则代表没有经验,那对于自己而言,不可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