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功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绝境

功名 飞翔的浪漫 3857 2019.12.07 00:02

    石敬瑭离开曲沃村,带人原路返回,到了山谷那里,刘知远过来禀报,说来的时候在这里留下的几个暗桩已经死了。

  显然这些人是被王允平派来的人杀死的。石敬瑭让刘知远就地掩埋,这时梅嫣儿忽然叫停车,石敬瑭过来,梅嫣儿问:“李郎是不是……死在这里?”

  石敬瑭点头:“上命不可违……”

  “他在哪里?”梅嫣儿下了车,石敬瑭迟疑了一下,指了指他那会躲避李勋的那个大洞。

  只是,这会那个大窟窿已经被填埋住了。

  梅嫣儿悲从中来,眼一花,摔倒在雪地里。石敬瑭本想扶着,可是看到赵昶已经过来,就站着没动。

  赵昶急忙过来搀扶,好大一会,梅嫣儿才恢复了过来,她跌跌撞撞的到了那个已经被填平的大洞前,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滴落下来。

  哀恸了一会,梅嫣儿看着石敬瑭说:“你和赵勋(李勋)当年同为三十六卫之一,也曾同生共死过,难道你今天一点都没有愧疚吗!”

  石敬瑭沉声说:“人非草木。但事出有因……”

  石敬瑭说着,让周围的人都走远些,低声继续说道:“皇妃应该知道前朝宦官乱政的事情,后来梁王朱全忠杀宦官,导致很多宦官都流落民间,前年,圣人下敕,说宦官不应在外面居留,让各道、监军和私人家里所养前朝宦官的,不论贵贱,一律遣送回朝廷。”

  “当时皇宫已有宦官五百余人,诏令下了之后,宫里陆陆续续的就多达千人……圣人仁慈,赐给他们优厚的待遇,委派他们担任一定的职务。本来,朝内都用一般官吏代替前朝宦官担任宫内各司使,此时又起用宦官,宦官逐渐干预政事。不久又设置各道监军,节度使出去打仗或留在朝廷时,军府的政事都由监军来裁决,他们凌驾在主帅之上,仗势争权夺利,因此各藩镇对他们都略有怨言……”

  石敬瑭的这句话却是对赵昶说的。他一边说一边观察赵昶的神情,但看不到什么,继续说道:“宦官本已经众多,他们还对皇帝进言,说宫中黑夜里发现鬼物。”

  “于是陛下打算让巫觋(作者注:古代称女巫为“巫”,男巫为“觋”,合称“巫觋”)们来驱逐这些鬼物,宦官们又说,他们过去‘侍奉懿宗、僖宗(作者注:即前唐懿宗、僖宗),在那个时候,六宫里的侍妾宫女无论贵贱,都不下万人。现在妃嫔们居住的地方有一大半是空的,因为没有人气,所以鬼物就来这里游玩了。’”

  “这样,陛下令力士王允平、伶人景进到民间挑选女子,远的地方都到了太原、幽州、镇州。王允平景进等人挑选了三千多名女子,回来把这些女子安排在妃嫔们住的地方……但是,陛下说,这些女子,都不及皇妃的一根小指头……”

  石敬瑭心里痛恨王允平想趁机杀自己,他知道梅嫣儿和赵昶回到洛阳之后,肯定会得到恩宠,于是这会就在梅嫣儿和赵昶面前提前的告状。

  梅嫣儿这会没心思听着这个,前朝乱的原因有一部分就乱在了宦官当政,如今李存勖不接受教训又重蹈覆辙。

  只是他李存勖的兴旺和衰败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自己在乎的人,已经不在了。

  梅嫣儿拉着赵昶的手,在埋葬赵勋的地方站了很久。

  这个时候是三更天,雪越发的大了,寒气彻骨,整个山谷都是白皑皑的一片,赵昶感觉到了梅嫣儿手指冰冷,就说:“母亲,咱们上车吧。”

  梅嫣儿看了赵昶一眼,说:“昶儿,你虽然不是你父亲亲生,但他对你从来都视为己出……”

  赵昶心里刺痛,眼泪掉了下来:“孩儿知道……母亲,阿耶从来都没有对我大声的说过话,每次,我和二郎吵架,他都是护着我……孩儿……孩儿……”

  梅嫣儿凄然的的说道:“你二弟为人顽劣、淘气,但秉性善良,没有坏心,倘若旭儿还好,今后还能再见,你要善待他。”

  赵昶心里有些疑惑,答道:“是,母亲。”

  梅嫣儿再次轻抚了一下赵昶的脸,满眼的都是慈爱:“昶儿,你长大了……”

  说完这句,梅嫣儿忽然对着半山腰轻叱道:“那是谁?”

  石敬瑭和赵昶急忙的就往山腰上看,但是石敬瑭立即感觉到不对劲,他刚想说不要,梅嫣儿掏出了一柄匕首,戳进了自己的胸膛。

  “母亲!”

  赵昶大叫一声,凄惶的喊道:“母亲!母亲!”

  “娘,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梅嫣儿倒在赵昶的怀里,轻轻的说:“我不喜欢皇宫,我还是……喜欢,喜欢和……你……阿耶在一起……梅花……开的多好看……”

  赵昶大声的哭了起来。

  石敬瑭正在懊恼怎么事情成了这样,刘知远猛然的大叫:“警戒!”

  伴随着这一声喊,树上的雪唰唰的往下落的同时,山腰上“嗤嗤”“嗖嗖”的射下来无数的箭矢来。

  石敬瑭猛地将失魂落魄的赵昶拉着往一边躲,心里大骂爷爷今天真是流年不利,怎么前面有人偷袭自己,后面又有人伏击自己。

  刚才是刘皇后派来的人,这次,又会是谁?

  难道还会是阴魂不散的王允平吗?

  刘知远这会已经带人进行了还击。

  这场短兵相接比和刚刚对付陕州府派来的那些人还要艰难和惨烈,对方像石敬瑭那会伏击赵勋一样,占据了有利地形,这些人都是披着白衣的死士,和白雪化为一体,极难发现。

  经过激烈的搏杀,这些白衣人受伤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全都咬碎了事先就藏在嘴里的毒药,一个个都服毒自尽了。

  石敬瑭本来带的人就已经伤亡惨重,这下竟然死伤过半。

  显然这批杀手和前面的用投石机的不是一伙人。刘知远从这些人的身上找不到任何能查明身份的印迹,这第二拨来伏击的人的来龙去脉,就成了一个谜。

  ……

  因为不可能带着梅嫣儿的尸体上路,不走又不行,赵昶的意思是将暂且将梅嫣儿和赵勋合葬在一起,石敬瑭拗不过赵昶,只有同意,不过他说只能将梅嫣儿另行挖坑做坟。

  赵昶不理解,问:“为什么?”

  石敬瑭:“小王爷,事从权宜,今后再做打算。这个坑里,还葬着一些死去的兵士们……”

  原来石敬瑭将父亲和其他人混在一起埋了!

  赵昶几乎要大声的骂出来,可是他忍住了,气的全身发抖:今后,一切都靠自己一个人了,要收敛自己的脾气。

  难道母亲这些年一直预感有这一天?万一要是有了不测的话,就用匕首结束自己的性命,和父亲一起死吗?

  赵昶仔细的想想,一点都想不起来母亲的身上什么时候竟然就藏了一柄匕首,可是,看样子,她分明是早就掩藏好的。

  葬好了梅嫣儿之后,天色已经快亮了,赵昶重新上车。队伍走出了山谷之后,石敬瑭放松了警惕,说:“王爷,先前那一拨人,是当今的刘皇后派来的,至于后面的这些人,卑职还没查明白……”

  梅嫣儿在赵勋死的地方自刎,虽然自己是奉命而来,但赵勋也算是死在自己手里,赵昶眼看就会富贵无比,石敬瑭不能不为自己今后打算,况且,他也没有代人受过的觉悟。他现在要转嫁矛盾撇清自己,给赵昶说明白导致这一切惨剧的幕后指使是刘皇后,都是刘皇后让王允平那个宦官干的!

  在石敬瑭看来,梅嫣儿没有赵昶重要。因此从李存勖的角度出发,一个女人,即便再漂亮,死了也就死了,大丈夫何患无妻,男人嘛,还能再找别的女人,何况李存勖还是皇帝。

  以己度人,石敬瑭觉得当今皇帝李存勖肯定会想儿子是不能替代的,而且越多越好。想当年晋王李克用不是收了十几个干儿子为他效命?没有李克用打下的基础,哪有李存勖如今成为九五之尊,这一点用在李存勖身上,同样的应该是管用的。

  所以,石敬瑭这下将赵昶保护的更加无微不至。要是赵昶再出了事,石敬瑭觉得自己就要效仿梅嫣儿了。

  赵昶失魂落魄的,一直没吭声。

  队伍出了山谷,穿过旷野,再次穿过山谷,就一马平川。

  此时看到天地白茫茫的一片,赵昶问车外的石敬瑭:“咱们去哪里?”

  “小王爷,要说,陕州府是最近的休息处,但卑职以为,还是不要打扰,小王爷还是尽早赶回洛阳为好。”

  石敬瑭现在是谁都不信了,觉得到处危机四伏。赵昶觉得石敬瑭说的对,他看着外面的景色,放下帘子坐好,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

  赵旭翻滚着拼命的爬进了芦苇荡,听到山崖土坡上脚步声声,他回头一看,一眼就瞧见了那个带头的白脸刘知远。

  赵旭心里骂了一句这个阴魂不散的白无常,慢慢的往芦苇深处钻进去,他行进的很小心,他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虽然是冬季,但是芦苇丛中是有很多鸟儿在栖息的,要是将它们惊动飞起,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等河水漫过胸膛,赵旭再回头望,这一看不要紧,他几乎又要破口大骂:刘知远将火把抛了过来!

  赵旭急忙的往河里游,这下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果然,火把落下,顿时芦苇就被点燃,在肆虐的河风吹袭下,干枯的芦苇立即疯狂的燃烧了起来,瞬间就烧了一大片,一大群的水鸟被忽如其来的灾难惊醒,一个个奋起飞了起来,在天空盘旋着,哀鸣着,但是它们辛辛苦苦为了御寒育子女筑的巢已经被烧光了。

  赵旭平时没事就在黄河里捉鱼摸虾,水性不错,可是眼前不比往常,他几乎就是和大火比赛,拼命的往前游着的同时,已经能感受到炽热的火追赶着往他背后扑。

  刚刚入水的时候觉得冷,这会赵旭已经开始出汗。几乎就在他刚刚冲出了芦苇丛的同时,火焰就将他身后全部给卷袭了。

  火势太大了,烈焰灼人,赵旭不得不往河中央游了过去。

  天寒地冻,这个时候河里有些地方早就结冰,河水里面带着上游冲刷下来的冰块汹涌奔腾,赵旭一边凫水一边躲闪着一块又一块大大小小的冰坨,但是仍旧被不少的冰棱给撞了几下,身上胳膊上顿时就被割伤了,火辣辣的疼。

  就在这时,他猛然看到身边不远处一支箭插进了水里。

  “他们在放箭!”

  “好狠!”

  赵旭再次拼命往对岸游,接着他听到了无数的箭矢飞射过来的声音,这时他被一块硕大冰块给撞了一下,赵旭忍住剧痛,立即深吸一口气,钻到了浮冰的下面。

  潜在水里的赵旭借着水面上的熊熊烈火,清清楚楚的看到成百上千的箭羽一支一支接连不断的从岸上伴随着大片的雪花射入河里,竟然射死了不少的河鱼,而且借以隐藏的冰坨上也插了一些箭,有些箭射在了冰块薄弱的地方,将冰块给消减的碎裂了不少。

  河水湍急,赵旭在水里憋了很长时间,正想出来透气的时候,猛然的和冰疙瘩一起撞上了河中间一块没有露出水面的巨石,“嘭”的一声,赵旭几乎被撞昏了过去,他急忙挣扎往一边游,可是又有几块冰凌冲击了过来,其中一块又撞到了他的背上,他两眼一黑,耳朵“嗡”的一声,感到喉咙里一甜,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