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功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悲愤

功名 飞翔的浪漫 3798 2019.12.12 09:57

  那艘大船转眼离岸,赵旭和普济也终于挤上了一个船只,只不过人多拥挤,大家摩肩擦踵的,有人就大叫说别挤了,将自己肚子里的气都给挤出来了。

  这人不说放屁却说成挤出气,船上的人听了都笑,他也乐呵呵的说:“你们都想什么呢?我被挤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行?”

  河里还有浮冰时不时的飘来,船家为了稳妥,行走的比较慢,乘船的人无聊,有人就拉开了话匣子说一些乡间趣事。

  这时有人问刚刚那几辆马车什么的,都是什么人?刚才说话风趣的人撇嘴说:“太原王家你都不知道?”

  问话的人说的确不知,这人就讲:“我却知道。”

  这人像是个小贩,赵旭也不知道“太原王家”是怎么回事,竖起耳朵听他说道:“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是自汉以来的四大名门望族,你们竟然不知?”

  有人咕哝说谁关心这个干甚么?又不能当饭吃,我们这些泥腿子苦哈哈又不读书,字也不认得,什么四大家族五大家族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个小贩被人挤兑,一副你们都是孤陋寡闻的样子:“是不能当饭吃,但是这几家人却能影响你吃多少饭!”

  更多的人笑小贩根本就是在强词夺理,是故弄玄虚纯属抬杠,小贩摆手说:“好好好,别的不说,我只说一件事,前唐文宗皇帝那会,太子求婚宰相郑覃的孙女,竟被郑家一口拒绝,搞的文宗很没有面子,他说民间修婚姻,不计官品而上阀阅。我家二百年天子,顾不及崔、卢、郑、王耶?”

  船上的人听了又开始议论,都不信还有拒绝和皇帝结亲的,又说这人一看就是走南闯北走江湖的,净是讲一些有上嘴唇没有下嘴唇的事情。

  这个小贩嘻嘻一笑:“得!坐船寂寞,我说了你们听听,信了便信,不信也无妨,权当我没说,当我出气了,我又不能得你们一文钱。”

  他这样自嘲,也没人和他挤兑了。普济见赵旭听的入神,轻声说道:“这人讲的是真的,不过说的不准确,崔、卢、郑、王是北魏时期对天下姓氏的排名,到了前唐的时候,已经形成五姓七宗的说法。”

  普济见赵旭凝神,继续道:“在自汉代以来,众多的士族门阀之中,有五个姓氏的世家大族堪称豪门中的豪门,顶级中的顶级,他们分别是陇西李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与太原王氏,由于其中李氏和崔氏各有赵郡李氏和博陵崔氏两个分支,所以他们又被称为五姓七宗,也有人称其为五姓七望或者五姓七家。”

  “这人说的,皇帝和郑家结亲不成,确有其事。无独有偶,前唐的时候,有个叫薛元超的宰相也说过,他自己平生有三大憾事,其中之一就是未能娶到五姓七宗家族中的女子为妻。而当时薛氏一族已经与韦氏、裴氏、柳氏三族并称为‘关中四姓’了,但是在面对五姓七宗的时候,仍需仰望。”

  赵旭听着有意思,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普济刚才侃侃而谈,这下忽然有些不好意思:“我闲暇无事的时候,读书读到的。”

  闲暇无事的时候读书读到的?赵旭猛然想到,这艘船上绝大多数的人可能都是不识字的,诵经读典,几乎没有可能。每日劳作之余,他们只认同自己能看到和接触到的事物,而普济这个和尚却不但日常参阅经书,甚至还有“闲暇无事”的时间去看经书之外的书籍,这是不是当今皇帝李存勖灭佛的一个原因呢?

  普济却不知道赵旭在想什么,他又说道:“……身为宰相的薛元超娶不到五姓七宗的女子为妻,甚至还发生过皇室想下嫁公主给这几个世家,都嫁不出去的事情。清河崔氏因为嫌弃前唐皇室有胡人血统,并非纯粹汉人,居然拒绝迎娶皇室公主。”

  “一般人家,能有这样的好事,那肯定是光宗耀祖的大事了,然而这五姓七宗却根本不将公主当回事,你说……”

  普济说到这里,被赵旭挤了一下肩膀,普济有些愣愣的,而后猛然惊醒,顿时一身冷汗。

  普济说前唐李姓皇室不是纯粹汉人,他一直在吴越国,却忘了此时建立大唐的李存勖就是沙坨人。

  此时门第观念根深蒂固,婚姻也讲究门当户对。普济本身就是隐藏和尚的身份经过大唐,这会要是说话不注意,被人听到盯上,说不定会有无妄之灾。

  普济闭嘴低头不言语了,赵旭却想,刚刚车里那个匆匆一瞥,美艳的女子就是太原王家的人了。像这样出众的人儿,将来也不知会开枝散叶到谁的家中?

  一会船到了南岸,船上的人大家各自走散,赵旭要往西行,普济也往西,赵旭想早些到家,专检小路捷径,普济跟着,两人继续同路。

  荒山茫茫,两人逶迤而行,也没有别人,赵旭问普济:“你刚刚说那五姓七宗不与他人通婚,那他们男子娶的是谁,女子又嫁给何人?”

  “他们这几大家主要就是家族内部通婚。基本上,清河崔氏与陇西李氏、范阳卢氏世代缔结婚约,赵郡李氏与博陵崔氏世代缔结婚约,范阳卢氏与荥阳郑氏世代缔结婚约,而陇西李氏则与范阳卢氏、太原王氏世代缔结婚约。”

  赵旭问:“你说他们就那么瞧不上别姓,对皇室也不屑一顾,那皇室就不生气?”

  “自然生气。但这几大家在每逢建立朝代之际均都出过大力,立下很多的功劳,因此皇帝与王室对他们也有所忌惮。要想削弱,也只能寻找机会,暗自动手。比如说,前唐的太宗李世民就命令重臣修《氏族志》,然而,在修撰初稿的时候,编修者居然无视皇室,而是将博陵崔氏排为天下第一,唐太宗当然不喜欢,马上让其拿回去重改,日久天长,皇室宗亲的地位这才被抬高。”

  “只是最后却收效甚微,对五姓七宗几乎没造成任何影响。后来科举完善,进士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地位越来越高,世家大族在人才方面的优势才被逐步蚕食,影响力开始出现衰微的趋势,但是他们在民间的威望依然无法撼动……”

  赵旭听着,又想起了王家那些人鲜衣怒马的样子,继而想到了田蕊家的小丫头原碧骑乘的那个毛驴。

  田家小毛驴脖子上戴着的那个铁铃,是怎么都比不过王家人那银光闪闪的银铃的。

  普济读书很多,一路上赵旭问什么,他基本都能头头是道的讲述出来,这让赵旭觉得普济当和尚有些屈才,他起码应该去做个西席先生,也不至于将满腹的才华空对泥塑与青灯。

  这一路走了好几个时辰,越是临近陕州,赵旭的心里就越是着急,恨不得一步就到了村里。到了陕州城外的桃林塞口时,普济说休息一下,歇歇脚,再好赶路。

  桃林塞不是地名,而是一个泛指,从西汉时候起,潼关到陕州这一代的官路叫桃林塞。桃林塞口就是陕州道和桃林塞的接壤路口。

  两人随便找了一家店坐下,要了面食,赵旭呼哩哗啦的接连吃了三海碗,才抹嘴饱了。

  普济却一碗还没吃完,而且吃的慢条斯理。赵旭看的窝心,就要张嘴道别,这时听到身后有人议论,说曲沃遭到土匪洗劫,全村没有一个人活着。

  赵旭听了浑身一颤,就要转回头询问,却又听后面的人说道:“缉拿通告都贴出来了。”

  “怎么就知道是土匪做的?”

  “那不有告示,这还有假?不是土匪,又会是谁?”

  “那,是何方的土匪干的?那得有多少匪人?”

  “我哪知道?那些土匪当然是高来高去,杀人如麻,来无踪去无影的,谁能看得清。”

  有人问说:“你刚说全村人都被杀了,那谁报官说是土匪干的?死人还能说话,没人看到的话,这不是胡诌?”

  被质疑的人“嘁”了一声说:“曲沃当时人并没有死完,有一个并没有立即断气的,报了官,而后才不治而亡的,还有,我虽不知道那些匪人,却知道他们有一个同伙是谁。”

  “是谁?”

  这人存心卖弄的却不说话了,恰好这时从路上进来一个人,这人接声说:“告示上说得明白,那个匪人的同伙叫赵旭,本就是曲沃村的人,是内应……”

  赵旭一听,头登时“嗡”的一声。

  “……这个赵旭为求钱财,谋财害命,投靠了土匪,十恶不赦,官服正在缉拿。新来的留守……”

  赵旭这会怒急攻心,全身几乎炸裂,他的牙咬的紧紧的,两手握拳指甲嵌进了肉里,耳朵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普济觉察到了赵旭的反常,他将饭吃完,静静的看着赵旭。

  赵旭的眼前发黑,好一阵子什么都看不清楚,他“噌”的起身,要走,却想起没有付钱,随手抓了一把钱币往桌上一扔,头晕目眩之中,大踏步走着走着,就疯狂的跑到了对面的树林里。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曲沃全村被杀!

  母亲和哥哥也死了!

  土匪?哪里来的什么土匪!是石敬瑭那些人干的!

  石敬瑭!

  诬陷!诬陷!他们杀了人还让自己背黑锅!

  赵旭咬牙切齿的扶着一棵树,刚才凌乱的思绪这会稍稍清醒了一些。

  是了,石敬瑭他们杀了人,又诬陷到了我身上!那个白脸刘知远没逮到我,就栽赃我,这样不管我是死是活,死了的话,背着一个恶名,要是还活着的话,就会被官府通缉!

  总之不管我的活与死,我今后都不能安生,只能永远的活在暗处,活在阴影里见不得光!

  他们太恶毒了!

  怎么办?

  见官?不行,万万不能见官,那是自投罗网,他们敢出这样的告示,就是已经沆瀣一气,他们杀一个人就想踩死蝼蚁,我又怎么自辩,谁又能听我、信我?

  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

  普济跟在赵旭身后,他看着赵旭的脸色一会红一会白,一会青筋暴露,一会咬牙切齿,一会又痛不欲生,心里隐隐的猜到了什么,张口说道:“我去那边看看通告……”

  赵旭没说话。普济一会就回来了,说:“果真这样,上面写的就是……赵旭为漏网之鱼,如此如此。”

  “我就是赵旭!”赵旭大声的说道:“我就是他们说的那个丧心病狂杀了全村人和自己家人的赵旭!”

  “说我勾结匪人杀了全村乃至全家?世上哪有这样禽兽不如的人?要真是我,我还会愚蠢的跑回来吗?”

  “你信吗!”

  普济想说自己不信,赵旭忽然拔腿往林中狂奔过去。

  普济紧紧的跟着,赵旭跑着跑着,“噗通”一声撞上了一棵树,他忽然“啊!”的大叫一声,对着树拳打脚踢起来。

  好大一会,赵旭慢慢的蹲下,满脸是泪,而后无声哽咽着,接着就嚎啕大哭起来,声音歇斯底里。

  过了很久,赵旭慢慢的站起来,嗓音嘶哑的对普济说:“一路相随,就此别过。相见即是缘分,愿师傅今后一路顺风!”

  赵旭说着拿出了一些银钱,也不看多少,交到普济手里,抱拳说声“珍重”,就朝着树林外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