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噬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谁动了我的尸乞

噬怪 正生花 3223 2019.05.16 18:53

  以任健的速度没几分钟就追上了前面的几人,随后他就这么不远不近的吊着,毕竟他也不知道城管追赶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这么追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在任健诧异的目光下城管的几人开始乱哄哄的向着不同的方向跑去,一点都没在意就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乞丐,好像完全无视了他。

  任健看着这个在原地手舞足蹈,不时拿着黑的有些泛油光的手在嘴上拍打着的乞丐,仔细看过去,随着他的跳动一些米粒大小的虫子会突然从他身上掉落,然后又慢慢的爬回他自己身上。

  看着这有些恶心的一幕任健是立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现在他更是庆幸自己完全接受了自己怪物的存在,不然要是失去意识之下把这么一个玩意放进自己嘴里。

  任健觉得到那时候清醒过来的他要是条件允许他应该置办一副新的肠胃了,太恶心了。接着整个乞丐好像抖了一下身子,突然之间街上原本忽略他的行人一下子散开一个大圈。

  乞丐也是一点都不在意,傻笑着跪在地上随便朝着一个路人伸出手,就这么双膝挪移的向着行人追去。被拦住的行人看着这个乞丐这副做派,也不知道是怕了还是嫌麻烦,神色不耐,有些生气的从兜里摸出几张零钱,一下子扔在乞丐的身前,拔腿就走,这乞丐看着离开的路人诡异的笑了一下,捡起地上的钱就塞进嘴里,开心的咀嚼起来,好像吃到了什么山珍海味一般,那是一脸的享受。

  几张纸币实在是太瘦了,没几下乞丐就吃光了,任健看着他巴喳了一下嘴一脸的意犹未尽,接着乞丐往地上一趴,撅起屁股就好像虫子一样开始蠕动着向前挪去,而且路过几个人之后突然伸手在那个人身上抓一把,也不要钱,就这么继续向前爬去,偶尔碰见有人给他放下吃的,和钱他也不理会,就这么吭哧吭哧的向前爬去。

  任健有些看不懂,就这么远远的跟着,就这么走着走着,突然任健的眼神一缩,就在乞丐前进的方向,先前被乞丐伸手要过钱的男人就像一堆破布一般摔在路上一动不动,双眼圆睁,一只手死死的按住胸口,一只手用力的向着人群探去,嘴张的老大。

  任健看了倒在地上的人一眼就没有再赶过去,那灰白发青的眼睛已经告诉任健他已经死了,现在任健好奇的是这个乞丐要干什么,

  如果说是这个乞丐动手了,凭借任健的眼力那是绝对不会错过的。可要说不是,自打乞丐跟这人要了钱之后就一直向着这个移动过来,而且是以一种最慢的方式跟着,这样又不得不对他怀疑。

  任健有些无语的想到,难道这个人注定该死吗?

  接着乞丐就这么慢慢的爬到这个人的身边,只是刚刚接触到这个人,周围的行人就好像都在瞬间失忆了一般,不在看向倒在地上的男人,好像从来没出现过刚才的事情一样,

  接着任健刚才看见的那些米粒大小的虫子突然之间好像潮水一般开始自乞丐的身上涌出,飞快的沿着这个中年人的嘴巴钻了进去,接着乞丐就开始变得干煸起来,只剩下一堆破烂发臭的衣服。

  都最后一只虫子在任健的注视下爬到中年男人的口中之后,本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中年按人,一下子,就好像被人拎着线一样站了起来,眼珠子满眼眶的乱转,好半天之后,这中年男人打量了一下自己,熟练的捡起地上的乞丐留下的残渣逆着人流走开了。

  任健看了眼这个应该不算是人的中年人一眼,将自己拿着特制的手机录好的视屏发给了白子贤“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随着手机专门设置的铃声响起,正在锻炼着自己浸染能力的白子贤放下手中的泛着蓝色荧光的骨头,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随手将信息转到大屏上。

  “噗!”看到视屏中的画面,白子贤刚刚喝下的水那是一点没剩,全都喷旁边好奇凑过来的金巧巧脑袋上。

  看着满脸都是茶水,眼角还沾着几根茶叶的金巧巧白子贤强忍着笑意“去,把你们队长叫过来,有事!”

  金巧巧一脸委屈的走了,一步三回头的,一个大男生愣是摆出一副小媳妇的样子,看的白子贤,差点笑的直不起腰来。

  没一会穿着小背心的王大力和裸着膀子,裤子都变成短裤的武达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咋啦,怎么叫巧巧过来找我,我正和大郎运动呢?再给我几分钟,绝对能锤死这王八蛋”

  “行了,别废话了,任健发现了一个好东西,估计武大郎会对这个感兴趣”说着白子贤就把刚才的视屏再放了一遍。

  顿时武达的眼睛都瞪圆了“这,这不是阴尸乞吗?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就出现了,造化啊!快走,不然道宗的那伙牛鼻子绝对会来抢东西的,尤其是三清宗的,简直就是土匪”说完转身就跑。

  “那个队长,什么是阴尸乞,为啥武镇守跑这么快还说怕道士抢他的”金巧巧看着跑出去的武达突然凑出一颗头来,看着白子贤和王大力,满脸的探究。

  “尸乞,好多的年没出现过了,就字面意思啊!死了的乞丐,只是这个东西有点特殊,没有意识,作为人的时候就是那种,过了一天算一天,只知道不断的索取的人渣,但是也不知道算是报应吧,变成怪物之后他完全没有意识,只有本能,不断的去积攒生命,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再次拥有意识,但是这玩意有个比较厉害的能力,

  他可以简单的感知到生死,在最合适的时机借助媒介吞掉一个人最后的精华然后套着他的躯壳再次寻找下一个目标,他就和乞丐一样不断的讨要这别人的珍藏而不是打算自己去获取,所以他叫尸乞”

  就在任健纠结要不要继续跟上这个换了身体的乞丐的时候突然,一个道士打扮的青年出现在道路的中央,对着刚刚站好的乞丐行了个礼,抬手一整衣服。

  任健一看这架子顿时有些想捂眼睛,虽说他是能看到这个乞丐可是周围的人看不到啊,这小道士站着这么以商业大街上,对着空气开始瞎折腾,这摆明了就是神经病。

  可是小道士接下来的一番动作差点没把任健的眼珠子惊掉了,只见小道士整完衣服一个抱拳拿出手机,手上的拂尘一拧一拉往地上一竖。手机往上一架熟练的点开直播。

  “贫道,上清宗,李三澜!”

  说罢抬手起势,抖手间挥出十数张悬浮在空中的金红色符箓猛然爆出夺目的光彩,一个金丝环绕的小鼎猛地悬浮在空中,当!一声震荡心神的鼎鸣响起,然后李三澜就在任健睁圆的目光中飞身而上,对着被小鼎压在原地动弹不得乞丐,那是拳如飞花,腿若鞭打,一顿行云流水的套路在乞丐身上结结实实的演示了一遍。

  然后单手一握一收,漫天的金丝一下子涌回掌心。一掌全部拍入尸乞的身体当中。

  “好!”就在李三澜收拳而立,微微一欠身之后周围的行人那是顿时一声较好,疯狂的鼓起掌来。小道士却是一脸高冷的看了周围一眼。

  一转头冲着手机说道“各位同道刚才小道的拙技可入的了各位的法眼!”说罢那是一抖身上的道袍,一时间扬起的黑亮直发,斜飞的英挺剑眉,搭着那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此时的李三澜帅气的有些不忍直视。

  “哇!道长哥哥好帅啊!”任健看着眼前这个逼气直冲天际的李三澜,听着耳旁小姑娘花痴一般的声音。他好像看见了周围无数男生的心好像玻璃般一块块碎裂开来。

  这年头的道士都是这般吗!

  毕竟这是商业大街,李三澜收手而立不再有动作之后,周围汇集过来的行人也慢慢的开始散开,也就剩下几个小姑娘围着他打算要个微信啥子,最后拿到手之后也都散开了。直到这时。李三澜利索的收拾了放下的拂尘,转头看向着刚才打趴,定住的尸乞。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一时间。

  那首歌怎么唱来着

  “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灰的”李三澜的表情简直就是这个状态

  “哪个王八蛋动了你道爷的战利品,有种拿怎么没种出来!出来啊!老子花了十五张紫金符箓的尸乞啊!畜生啊!道爷与你势不两立!啊啊啊啊啊啊!”

  听着李三澜这包含这无尽心酸的咆哮任健却是抱着路边的灯柱子笑的气都喘不过来了,最关键的是李三澜这般奔溃的状态下旁边几个没走远的小妹子一脸花痴

  “道长哥哥再来一个!”

  事情是这样滴,就在刚才李三澜一脸帅气高冷的被小妹妹围着要微信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任健的眼角。

  武达,这个别名武大郎的汉子,带着三五手下,在不远处一个劲的发钱“帮帮忙,去要个微信,我家少爷出来玩,捧个场”

  看见他看过来还一脸得意的笑了一下,果然拿了钱的妹子们二话不说一看李三澜,人这么帅,还有这么多西装大汉发钱就为了个这,啥都不说了一窝蜂的涌了过去。武达看着涌过去的妹子们,趁着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小道士,扛起地上的拔腿就跑,临走还送了任健一个飞吻,那表情淫荡的一逼啊!

  就在任健笑的止都止不住的时候,李三澜一脸黑线,表情阴森的走到任健跟前“孙贼!你笑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