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深夜咨询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画上去的符号(一更)

深夜咨询师 文勒 2067 2019.08.27 17:10

  此时卫生间的门是紧闭的,程阳在门外找到了开关,打开了里面的灯,随后推门而进。只见卫生间的天花板上是用鲜血画上去的类似符的东西,并且在洗手的水槽边沿上还有一支干透的毛笔,而水槽内也满是鲜血凝成的大块血块。整个房间充斥着刺鼻的铁锈味。

  程阳用手蹭了一下洗手池上的血迹,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的确是血的味道。而此时手套上的血迹在程阳的揉搓下也变成了粉末。掸了掸手,程阳抬头仔细的观察着卫生间顶部那个类似符的东西。

  上面的图案类似古代的符,但是里面还夹杂着一些特有的神秘学字段,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程阳有些不自然的皱起眉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程阳一直盯着上面的东西,从头到尾没有挪地方。在外面的赵新龙不禁有些担心,于是走了进来想看看情况,然而看到程阳的样子却不敢打扰。

  程阳的脑子中不断的在过滤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零散符号,或者是成型的符。突然他注意到这个巨大符中间的一个小符号自己曾经见过,是在图书馆的房梁上。想到这里程阳也回过来了神,看到赵新龙站在自己的身后盯着自己,便问道:“你怎么进来了?”

  “看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所以我就进来看看。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实在不好意思。”赵新龙抱歉地笑着道。

  “不,没有没有。我没事儿,一会给你写一个地址,你帮我查一下有没有当地人知道这个上面画的东西是什么。”

  赵新龙听到后很是高兴,他没想到面前的这个被查理斯安排来的人这么厉害。自己的那些手下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别说锁定犯罪嫌疑人了,就连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都没发现。如果再这样下去,这么大的案子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出来,自己的仕途都得泡汤。

  这时候屋外面响起一阵骚动,接着就听到外面喊道:“头,这里又发现一个人,是被击打致死的。”

  程阳和赵新龙连忙走了出来,随后看到一个被打开的橱柜门,里面正坐着一个高度腐烂的死尸。

  赵新龙看到这具死尸,胃里有些忍不住,连忙别过身去。这具死尸的头部整个塌了下去,并且已经看不出了面部。程阳走到人群最前面,随后问道:“有手电吗?”

  “有!”说着,后面的一个干员递过来一把手电筒。

  程阳接过来往里面照去。在橱柜的边缘发现有一些破损的痕迹,并且看着像是钝器击打所致。并且可以从血迹看出,这人是直接在橱柜内被钝器砸死的。接着再往橱柜的其他地方望去,发现一个足有60厘米长度的锤子被尸体压在背后。

  程阳小心翼翼的从橱柜里取出锤子,身后的人直接打开一个大证物袋放了进去。

  “马上调查死者的身份,并且提取一下这把疑似凶器上的指纹,比对伤口。”程阳指挥道。

  身后的人听到后立即开始行动了起来,这时候赵新龙才缓过劲来,站到了程阳的身旁,不过依旧不敢直视柜内的惨状。程阳看他这个样子,笑着道:“不习惯吧?”

  赵新龙点了点头道:“是啊,已经很多年没有亲力亲为了,毕竟早就不在一线做干员了了。”

  这时候程阳的电话响了,他摘下一只手套从口袋中掏出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程阳,现场看的怎么样?”电话那头是查理斯,他正笑着问程阳。

  “还可以,不过还是有很多的疑点,已经让他们去调查了,回头等有时间我再跟你细说。查理斯你今天不忙吗?”

  “不是很忙,我一会过去看看,你就在家等我就行了。”

  “好!”

  电话挂断后,程阳对着赵新龙说道:“等结果出来后来楼上找我就行,我今天不出门。”说完便坐电梯离开了三楼。在电梯内程阳把手套摘下放进了呕吐袋中,并且死死的封住了袋子口。

  程阳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装着手套的呕吐袋扔进垃圾桶,随后便赶紧来到浴室仔细冲洗身上,试图去除刚才沾到身上的恶臭。一边洗着澡,他一边回想刚才案件的一些细节。突然,冲洗的动作停住了,他想起了自己刚才没有重视的一个地方:橱柜的顶部!

  程阳心中暗想着,但这时候他已经不想回去了,所以只希望下面的干员能够注意到这个细节。随后洗完澡擦干了身子,他便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随意按着遥控器。然而他的心思却没放在播放的综艺节目上,而是在心中仔细回想刚刚那个用鲜血所画的类似符的东西。

  他一遍又一遍地筛查上面每一个细小的符号,将其与已知的符号一一对应,而此时距离程阳所在地5公里外,一栋商业大厦的楼顶上,站着一个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男子,而在这人的身边,还绑着一个同样没有穿衣服的男人。

  站着的男人看着那个被绑住的人,扭曲的脸上露出了可怖的狞笑,嘴角仿佛马上就要撕裂至耳朵根部,他拿起了旁边脚底下放着的一把手术刀,而被绑住的人则不断的扭动着身体,试图通过挣扎来逃离,然而那却是无用功。他的嘴也被绳子巧妙的绑缚住,除了略带颤抖的恐惧声,只剩下眼神中还充满惊恐。

  “当刀片划过你的身体,你就会感觉到无比的轻松。你知道吗,我是在帮你解脱,帮世人解脱!你将脱离这个污浊的世界,抛下这身丑陋的皮囊,在真正的超脱面前一切疼痛都是浮云!你明不明白?嘎嘎嘎嘎….”

  男人兴奋地说完,便用力把被绑住的人放在了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架子上,随后用右手中指划过他的胸膛,画了一个符号。

  这时被绑住的人扭动的力度更大了,但因为四肢都已经用绳子给紧紧缚住,所以无论怎么扭动身体都没有办法脱离。而且看着面前用力挣扎的待宰羔羊,男人仿佛是更加兴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