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深夜咨询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补充精神的药剂(一更)

深夜咨询师 文勒 2024 2019.08.26 14:14

  “你是说他现在进入了加强神经的阶段?”陈欣萌惊讶的说道。

  “没错,现在他的精神状态和精神力量的改变同时出现了。他的精神如果不出意外,觉醒后应该和他父亲一样,到时候就算是使用能力也不会暴露他自己。”

  陈欣萌这时候才明白事情的重要性,连忙说道:“我先不和你聊了爸,我现在要赶紧去给程阳喝那个东西。”说完她就挂断了,而电脑对面的男人则是笑着说:“唉,女大不中留了。”

  “陈爵,你这样说萌萌,就不怕她哪天回来拽你胡子?”坐在陈爵不远的人调笑道。

  “周奕辰你别嘚瑟,当年你没有出手,我想那小子知道后一定会找你算账,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收拾烂摊子,啊哈哈哈!”陈爵反过来怼了一波。

  “当年是我故意不出手吗?你拍着良心说说?我是冤枉的呀,简直是比窦娥还冤呀!”

  “谁又能证明呢?我看你到时候怎么解释!”

  周奕辰哭丧着老脸道:“你这样对待你的兄弟真的好吗?三年前你不是也没有出手,还差点让那个小子被人追到踪迹。”

  “你还好意思跟我比?我不像你,我可是留了记录的。程兄的语音呦!”陈爵嘚瑟的说道。

  “贱人!老子以后不和你玩儿了!”周奕辰撇嘴道。

  “对了,最近程兄和你联系了吗?”陈爵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周奕辰摇了摇头道:“上次程阳出事我就以为程兄会和我联系,结果我想错了,他并没有联系我。”

  视线转回程阳这一边。此时的陈欣萌已经打开了盒子,并且取出了里面的试剂准备给程阳喝下,然而程阳牙关紧锁。

  “啊啊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啊。”陈欣萌急得直跺脚。程阳晚一分钟喝药,整个过程就多一份风险。这时,她好像突然灵光一现,小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

  “啊啊,我这只是为了救你的无奈之举,没错没错。便宜你了,哼!”陈欣萌自言自语地说完,打开瓶塞在嘴里含了一口试剂。

  第二天一早,程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已躺在床上。虽然头脑有一点点恍惚,但难受的劲儿已经过去了。他环顾四周,只见陈欣萌趴在床边睡得正香。程阳知道做完她一直在陪着自己,看着她乏力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轻轻晃动了一下陈欣萌,他温声说道:“别坐着了,上来休息吧。”

  陈欣萌迷迷糊糊的就爬到了床上,程阳帮她盖上了毯子后便安静地离开了卧室。外面太阳已经升起,程阳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陆秋的电话。

  “程阳,这么早打电话你是要死啊?”陆秋那还没睡醒的声音传出,典型的起床气。

  “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不用继续查了。那个人就是尤思悦。”

  “你说什么?你确定吗?”陆秋一下子睡意全无,惊讶地道。

  “应该不会有错了。话说回来,三年前那场火灾的幕后黑手查到了吗?”

  “已经有眉目了,西门和老炮盯上了一个叫做零的组织,据说和当年的那场火灾有一定的关系,目前他俩在那边当卧底,正在寻找突破口。”虽然疑惑程阳是怎么确定的消息,但陆秋还是正常回答了问题。

  “行,我知道了,你先忙你的。”

  “诶你这孙子一大早把我吵醒,我跟你报告进度连句谢谢也没…”还没等陆秋说完,程阳便挂断了电话。

  从昨天到现在,程阳除了那瓶药剂以外什么都没吃,现在他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起来。就在他刚准备找些吃的的时候,电话又响了,看到电话上面是查理斯的名字,程阳按下的接听键:“查理斯,什么事?”

  “昨天和你说的那个人死了,今早发现的,死在了一家娱乐会所中。对方的手法很老练,一击毙命,尸体很完整没有出现破损。看起来像是仇杀。”

  “那就走正规案件流程就好,我一会还得去医院看尤思佳,案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程阳说道。

  “行,那你好好休息吧。”

  放下电话程阳来到了厨房,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有不少新鲜的食材。程阳从里面拿出来了几样,打算随便做点东西吃,顺便给陈欣萌的份也一并做出来。一会儿等她醒来后,自己还有一些问题要问。

  很快早餐就做好了,很简单,烤面包片,还有西红柿浓汤。虽然比较简单,但让人看上去很有食欲。程阳把自己的份端到餐厅,没有叫陈欣萌起床就开始自己吃了起来。这时陈欣萌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也来到了餐厅。这时候她已经换上了自己的家居服,大码的衬衫和短裤,看着正在吃早餐的程阳笑道:“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哈哈,给人家带份了嘛?”

  程阳伸手指了指厨房道:“在厨房的保鲜箱放着呢。”

  陈欣萌懒散地走进了厨房,程阳抬头看了一眼她后又开始闷头吃了起来。很快陈欣萌也端着吃的坐在了程阳对面,看着程阳问道:“怎么样,身体没事了吧?”

  程阳没有回应,只是点了点头。

  “盒子里的东西你打开了?”

  刚才程阳经过客厅的时候,看见盒子已经被打开,里面的东西也已经不见了。

  “是呀,打开了,那是瓶药剂,昨晚已经喂你喝下了。”陈欣萌嘴里塞满了面包,含糊不清的说道。不过听了这话的程阳不禁一愣,槽点太多了,都不知道从哪开始问起。

  “你把一瓶不明药剂直接喂我了?都不问问我的意见吗,如果那是我父亲留给我防身的毒药可怎么办?”

  “怎么会呢,我爸爸说了,那可是你父亲当年临走前特地嘱咐的,一定要给你喝下去。”

  听到这话,程阳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不过又一个问题来了,昨晚自己情绪失控的时候牙咬得自己都疼,更何况昏过去后根本不能吞咽液体,那她是怎么把药喂给自己的?程阳不禁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