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群英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救人

大明群英谱 泪梦红尘y 2385 2019.06.13 12:30

  锦衣卫走后没有几天,孙家镇又来了一帮人,他们就住在镇上的客栈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不是大明人,虽然他们全是汉人装束,但言行举止却透出与汉人不一样,何况六人中居然只有一个人说话,其他人窝在客栈很少出来。不过,他们持有大明的通行许可证。

  这几个正是昌州嘉措大国师派到大明的六人,他们辗转大明一年,终于摸清了阿伊诺手中的东西在孙家镇。

  起初孙家镇并没有人留意他们,但现在不留意不行了。因为传出他们得了怪怪的瘟疫,这一下全镇人心惶惶。

  瘟疫是大事情,万一传播开,全镇人都受影响。所以人们聚集起来,叫百户和里长孙从安出面赶走他们。百户只会拿钱,却不办实事,任务落到孙从安身上。

  孙从安来找岳父商量。

  刘文蒙说:“我与你一块去看看再说。”

  孙从安和刘文蒙来到镇上这家最大的客栈,只见门口少了往日的热闹,门轻掩着,院内无声。原来客栈主人昨天跑了,他怕全镇人找他的麻烦。

  孙从安有点犹豫,但见刘文蒙推门进去,也只得跟在后面。

  这些藏人住了三间房,为首的僧人叫丹巴,会说汉话的叫桑杰,现在他们正陷入困顿之中。不知怎么搞的,从踏进孙家镇那天起,六个很健康的人居然同时得了一种怪病,浑身乏力,又吐又泻。他们请了店主找来善药堂的金南山,但几剂药下来,没有一点效果。三天下来,人人瘫倒在床,不用说去办事,现在就是想走出门也十分困难。

  外面风传他们得了瘟疫之时,他们并不知情。但眼见到一个个住客躲开他们逃走,甚至连店主也跑了之后,他们想喝口水都困难重重。

  正在苦苦等待死神降临,刘文蒙和孙从安却进来了。

  “你们谁会说汉话?”刘文蒙和孙从安进了屋问。

  躲在床上的桑杰微微动动身子,声音很低:“我!”

  “我是给你们看病的!”刘文蒙边说边伸手抓着桑杰的手壁,号了号脉象,看了看舌苔,然后又嗅了嗅他们喝过的水,吃过的东西,问桑杰:“你们的病状都一样吗?”

  桑杰点点头。

  “告诉他们稍等,我去配药!”刘文蒙走出屋笑着对姐夫孙从安道。“他们得的不是瘟疫,只是中了一种极少见的毒。这种毒很好解,你回去让大姐熬一桶米粥送过来,然后把这个消息告诉镇上人,免得人人惊慌!”

  孙从安狐疑地望了一眼刘文蒙,似是不信。但看他坚定的神色,又知道他不是说谎。

  “难道他真的会治病?!”带着怀疑,他离开客栈,照刘文蒙的吩咐去做。

  刘文蒙从善药堂抓来十数包草药,在丹巴与桑杰的住处支起两个药锅。然后让桑杰把其他人叫进这屋,就燃上火,煎起药来。

  两个女藏人并没过来,不只是因为她们身子更虚弱一些,而且是这些藏人都不愿让格桑小姐再出意外。只有他们先试一下,才能完全放心。

  刘文蒙何尝想不到这点,因此一边煎药一边告诉桑杰,他们身上中了一种毒气,这种毒气不服药还好,两天就会消失;但如果服了药,则会加剧这种毒素,使人一直无力至死。现在嗅到的药气,只是清除他们屋子及衣服上上残留的毒气,等一会再喝汤药,就会解除全身的毒素。只要静下心来,病很快就会好的。

  桑杰断断续续把他的话用藏语转给其他三人,而此时刘文蒙又在另一间屋内支起药锅,清除毒气。

  药煎好后,四人喝过汤药,再吃些刘文芝送来的米粥,四个藏人不再呕吐。

  为首的僧人丹巴勉强支撑起虚弱的身体,双手给刘文蒙献上洁白的哈达,嘴里说了一句藏语。

  桑杰翻译道:“尊敬的先生,您是我们藏民永远的朋友!请您救救格桑小姐。”

  刘文蒙接过哈达后也学样向丹巴鞠了一躬,对桑杰说:“感谢你们的信任,你同我一起过去给她治病。”

  格桑和她的仆人梅朵病的很重,她们连抬头的力气也没有。刘文蒙煎好药,然后叫来大姐刘文芝对她说了几句话,刘文芝点头答应。然后刘文蒙叫过桑杰,对他说了,见跟在桑杰后面的丹巴答应,就把格桑和梅朵接到了孙府里。

  刘永庆和刘永贺等在家里,见刘文蒙回来,问了问情况。

  刘文蒙简单叙述一下。其实,他心里很明白,六人所得怪病出自青面狐赵铁友之手,他悄无声息地在他们饮食中下了毒。虽然并不是要毒死他们,但用意是阻止他们到刘家查阿伊诺的东西。如果不是他事先告诉过刘文蒙,他根本无从去救治他们。

  刘文蒙犹豫了许久,最后问伯父:“阿伊诺的东西能让我看看吗?”

  刘永庆和刘永贺相互瞧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他来到家中最偏僻的柴房。刘永贺站在外面,刘永庆招呼刘文蒙进了屋内。

  刘永庆在一壁墙边停下,掏出一把小刀在壁根处挖了许久,掏出几块方砖,然后伸手从里面托出一个红布包裹的东西。刘永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这才一层层解开,里面露出一个乌木雕花的方盒。他小心地打开方盒上的四道暗锁,盒盖自动弹开,里面是一个黄绸包着的东西。

  不看则已,一看,刘文蒙也呆着了。伯父和父亲几十年护着的东西,竟然是一尊玉玺。再仔细看看,这枚玉玺竟然就是秦始皇的传国玉玺,因为其三角为玉一角为金。这始于西汉末年,外戚王莽篡权,时孺子婴年幼,玉玺藏于长乐宫太后处。王莽遣其弟王舜来索,太后怒而詈之,并掷玺于地,破其一角。王莽令工匠以黄金补之。

  刘文蒙知道,传国玺是秦以后历代帝王相传之印玺,乃奉秦始皇之命所镌,取材于“和氏之璧”。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体字,以作为“皇权神授、正统合法”之信物。此后,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印,奉若奇珍,国之重器也。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则被讥为“白版皇帝”,显得底气不足而为世人所轻蔑。由此便促使欲谋大宝之辈你争我夺,致使该传国玉玺屡易其主,辗转于神州赤县一千余年,百姓累受其害,十室九空。到北宋徽宗后,增刻十方印玺,但南宋灭亡后,真正传国玉玺失落无寻。元之后到大明的玉玺均不是正宗的传国玉玺,只是以假代真。

  刘文蒙看着玉玺,这才明白伯父与父亲为什么要远离家乡,不肯把东西还给阿伊诺或给林大威,原来两个老人保护着中华的国宝,不愿让它流落异域或落入野心勃勃的人之手,再引起社会动荡不安。

  他跪在地上,向伯父重重磕了三个头。刘永庆并不拦他,重新把玉玺封好藏下,与他一起走出柴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