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人精要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好看的

人精要修仙 夭安 2015 2019.07.30 00:23

  温苞苞这才开始打量起这个女司机,身材微胖,皮肤黝黑,头发还发着油光,随便扎在后面。

  看得出来脸上什么也没擦,还泛着油光。

  总之看着就很不清爽,邋里邋遢的。

  但是细看之下,会发现这位女司机的五官还是好看的。

  但是在第一眼的邋遢之下,很少还会有人去注意到她好看的五官。

  但是温苞苞注意到了,所以说:“你长得也还不错啊!”

  “打扮一下,肯定很美!”

  女司机以为温苞苞在挖苦自己,所以表情很是尴尬。

  因为,她老公都嫌弃她不好看,她也觉得自己很丑。

  温苞苞见了解释道:“我说得是真心话。”

  女司机看着温苞苞说:“我看你脸色也没化妆,穿着也很随意,就是不打扮还是很好看啊。”

  温苞苞说:“我头发起码看着一点也不油,很清爽吧,你看你这头发都油成块了。”

  女司机神情黯然地摸了把自己的油头,一看手掌都油光发亮了。

  女司机抽了一张纸巾。

  温苞苞原本以为她是要擦自己的手。

  结果,直接拿着纸巾覆在脸上,哭了起来。

  温苞苞心念一动,看来这是个需要帮助的女人啊!

  自己要是帮人家,兴许就能换取功德啦!

  这样想后温苞苞突然热心肠了起来,问这女司机道:“你哭什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女司机听后赶紧擦了眼泪说:“不好意思啊,耽误你时间了,我现在马上开车。”

  温苞苞说:“没事,我不着急的。”

  “我看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女司机一面开着车,一面回答温苞苞:“人活着,就是一个苦字啊!”

  “问题是,我不在乎吃一时的苦。”

  “只是一直吃苦,能看到的未来也都是苦,我觉得,好没希望.........”

  温苞苞安静的聆听着。

  女司机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跟温苞苞道歉道:“不好意思啊,今天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让你听我唠叨了。”

  温苞苞:“没事,你遇到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

  这倒不是温苞苞有多好心,主要也是奔着能挣功德的目的。

  女司机目视前方,嘴唇紧抿。

  眼睛瞪大,试图不让眼泪流出。

  但是,很多时候,压抑会适得其反。

  温苞苞又适时温柔的询问:“就算我不能帮到你,你就当发泄,很多东西说出来,心里也会好受很多吧!”

  “而且,我不认识你,对你可能会说的人更加不认识,所以你不用有所顾忌。”

  女司机微微张开的c h u n在颤抖。

  眼泪决堤。

  过度的隐忍,只会引来情绪上的山洪暴发。

  女司机哭归哭,情绪再怎么崩溃,还是好好的开着车,观察路况,遵守交通规则。

  一路哭着来到目的地后,温苞苞让她把车开入了地下停车场。

  然后硬是拉着女司机去了家甜品店。

  温苞苞看这女司机在听见了自己说请客后,还是面带踌躇的模样,想了想说:“我一个人吃太寂寞了,请你吃东西是请你帮忙陪陪我。”

  “我怕孤独啊!”

  “而且也不贵的。”

  女司机听到不贵后,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说:“那你不要请我好了,我们各付各的好了。”

  温苞苞笑了:“不用各付各的,说好我请客的。”

  “再说了,你这跑滴滴挣钱的,被我拉来作陪,你没收我误工费都不错了。”

  “怎么还能让你再出钱呢!”

  女司机:“其实跑完你这单,今天我也准备不跑了,休息一下。”

  “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

  温苞苞拉着女司机,找了个位置坐下后说:“那就陪我坐会儿,吃点东西,当作休息一下。”

  女司机看着温苞苞,红了眼眶。

  当店员递来菜单时温苞苞说:“把菜单先放这里吧,我们先看看,选好了再告诉你。”

  店员微笑的说好后就从温苞苞她们坐的位置前离开了。

  温苞苞看着菜单咽了咽口水,但还是先把菜单推到了女司机的跟前说:“你看看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女司机礼貌的接过菜单,在看到随意一分小甜点都要几十块后,对温苞苞说:“我,我还不饿。”

  “不想吃,你点你自己的吧,我坐着陪你。”

  温苞苞看穿了女司机的想法,说:“明明说好了我请客,就不要替我省钱啦!”

  女司机听了,就咬牙要了杯柠檬水。

  温苞苞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自己又不点,那我就,按照自己点的,每样来两份好了。”

  温苞苞喊来店员说:“红豆芋圆仙草冻两份、西米水果捞两份、芒果白雪两份、芒果班戟两份……”

  女司机见状,忙阻止温苞苞道:“太多啦,吃不完......浪费……”

  温苞苞听了对店员说:“那就先这样吧!”

  店员看了女司机一眼后,怕温苞苞会少要,麻溜的抱着菜单离开了,还说:“一会儿就给您上。”

  女司机想着自己刚才看见菜单上面的价格,在心里头大概计算着温苞苞刚才点的花费,看着温苞苞皱眉心疼的说:“点了这么多,得花很多钱了。”

  温苞苞笑着说:“没事,我有钱。”

  女司机看着温苞苞,又低头看着自己的粗糙发黑的手,想着自己跟人家的区别。

  不是嫉妒,只是觉得悲哀。

  女司机想着想着,眼泪又像是断了线的珍珠般,滚滚而落。

  温苞苞发现女司机哭了,没有刻意地去看她,而是让她自己安静的发泄。

  当店员先端来了两份西米水果捞似乎正想说上了什么的时候,温苞苞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示意她不要出声打扰到女司机。

  店员见了,先是看了眼已经哭到不能自己的女司机,然后对温苞苞点了点头。

  轻轻放下托盘,又动作很轻的从托盘里端出两份西米水果捞。

  最后抱着托盘离开了温苞苞她们的跟前。

  女司机哭完后,温苞苞已经吃完了一分西米水果捞。

  而店员在这期间也已经陆续端来了温苞苞点的其它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