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刘东强争支书(2004)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08 2020.02.09 08:28

  刘东升从深珠回到了铁佛城,带回了四千多万,也带回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纪艳艳。不久,在铁佛城给纪艳艳投建了一个足疗店。

  选个晴日,刘东升开车拉着师娘,带上秦翠花和一对儿女,在渐已红火起来的羿都广场和羿园玩儿了一整天。十四岁的女儿和六岁的儿子玩儿得不亦乐乎,秦翠花买金买银买的新衣服塞满了后备箱。刘东升追着师娘跑了十来步,才抓住老太太的胳膊,把项链带在了老人家的脖颈上。外加春冬两身衣服,老师娘后悔跟东升出来,让这孩子破费了很多钱。

  郜风茹告诉程木滨,说东升拉着老人家出去玩儿,给买了很多东西。让程木滨心生愧疚,一个姑爷半个儿,自己个儿从没有带岳母出去玩儿过,还没有人家东升这个徒弟孝敬。

  第二天师娘怕东升又花钱,说什么也没跟出来。刘东升带着老婆孩子,在运河大道和运河景区又是一天。第三天,驱车一百多公里,到了安津县大海边和百童祠大玩儿一天。三天时间里,一家人玩得天昏地暗,媳妇儿见好就要,刘东升是要就买。秦翠花和儿女欢天喜地。

  把上中学的女儿托付给别人照顾,刘东升和老婆儿子乘飞机又到黑龙江。碧水环绕的太阳岛,山势高耸的老黑山,飞啸奔腾的镜泊湖,小半个月带着岳父岳母兜了一大圈儿。

  回到铁佛村,刘东升准备兑现对永旺叔和老哥的承诺,盘算着对食品厂和十大碗酒店也增加投入,算是对先前抽空资金的补偿。

  食品厂经营良好,根本不要他再投入。刘东强悄悄告诉哥哥,工业园给村里下了文件,为了园区形象,要求明年把启透大道两侧的平房拆了,统一建设三层的沿街门面。一期完成,二期就得把村子里的平房变楼房。油水跟着拆迁来,自己要争一下这个村支书。

  刘东升劝兄弟,刘东强不听。刘东升让永旺叔也说说儿子,争书记搞拆迁总是鸡犬不宁,哪如做个生意自在。刘永旺叹了口气,说儿大不由爷说了也白说。

  全村人都知道书记程耀旗贪图钱物,肯定有吃私贪污问题,刘东强决定先把耀旗告倒。

  刘东强有个跟班儿叫老虎,老虎的朋友认识一位副区长的司机。老虎请朋友和司机喝酒,请司机把署名铁佛村民的举报信递给了副区长。举报信既无实名也无实据,副区长认为是干群关系不信任,批示后转给了佛城工业园。

  工业园一位主管副主任一个电话叫来了程耀旗。虽然没有给他看举报信,但告诉他被人举报了。要注意群众关系,有些账目也要做干净。主管副主任提拔了程耀旗,平日里也没少得他的好处,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村里有程牛沈王刘五姓,程刘人多势力大,敢举报的应出在程刘人家。普通老百姓做工过日子,没人吃饱了撑得闲得没事告状玩儿。只有眼红拆迁想挣大钱的,或是挣了钱想要出人头地的才有这个心思。大头程木滨一门心思干事业,黑东升大字不识几个又是个只挣钱图乐呵的主儿。程耀旗算来算去,只有那个开面粉厂食品厂的楞头青刘东强可能性最大。

  大钱小钱贪的挺多的,程耀旗也心虚,不知道举报信里列得哪条罪状。但有主管副主任撑腰,也算沉得住气。拿出存折到银行取钱,下血本儿到铁佛商场买贵重东西,晚上送到副主任家里,心里就踏实了许多。反正我贪你也贪,我倒你也倒,一个绳儿上的蚂蚱。

  举报信石沉大海。刘东强问老虎,老虎问朋友,朋友说要么实名才会有答复,要么实据才会有处理。正在无奈之际,五年一次的村主任选举来了。

  刘东强让老虎去做串联,先当上村主任,总会有一定职权,再寻机会找出耀旗贪污的证据扳倒他。有能力开办食品厂,自己也有资本让人认同。有刘姓本家的支持,有财力的供应,更有老虎在选举时来来回回走动的一双注视监督的虎目,刘东强顺利当选铁佛村主任。

  没有阻挡住刘东强成为村主任,程耀旗就再次拿出箱底的存折去取款买东西,找副主任找更多的园区领导活动。根子硬,这书记的位子就稳当。只要当着村支书,明年拆迁一来就不愁没有雪花银。只是眼前存折上没有多少钱,这些年敛落的钱前几年都修房子盖屋用了。

  碾子是碾子,缸是缸,只是永旺叔再也不是那个只会卖粮的业务能人刘永旺。从深珠回来后刘东升惊讶地发现,在方程公司跟着蹭了两年课的永旺叔,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方程公司高管EMBA课程结业的时候,刘永旺成绩居上,比大本焦冬余副总的成绩还要高。学习课程的同时,还观察研究方程公司的经营管理。学识长了,一口普通话也说得蛮溜。五十一岁的村民刘永旺,成了程木滨眼中一个农民的奇葩。如果不是东升的人,他还真想把永旺叔留下来在公司里做事情。

  刘永旺系统地做着天利商业混凝土公司的规划,另一方面让刘东升不要再搞什么养殖场,活物不好养,来了瘟疫风险大,像现在亚洲的禽流感让很多养殖场都赔掉了腚。建议在原来养殖场的地方搞一个菜市场。四周有了不少的楼房民居,村里人生活条件好了菜量需求多,菜只要新鲜和便宜,不远的城里人也会过来买。搞菜市场,一准儿弄得成。出租场地利不算大,但细水长流。家财万贯不如日进分文。

  刘东升心里,现在永旺叔不仅是长辈也成了“军师”。听永旺叔的话生意旺,他看永旺叔的眼光都有点儿崇拜了,对永旺叔是言听计从。平场地建钢构敞棚,很快佛北菜市场开业,不多日菜商争摊,买菜者络绎。仍由老哥管理,老哥由养殖场长变身菜市场主任。

  菜市场的出现和十年前的面粉厂一样,也成了铁佛寺的福音。刘东升让老哥每天早起给寺里免费送新鲜的蔬菜,菜贩计账抵租金。遇有刮风下雨,刘东升还亲自开车相送。

  秘书不带长放屁都不响。这村长倒是带长,但刘东强也是聋人的耳朵摆设一个。会计把账本儿把得严看得紧,只对书记程耀旗一人负责。刘东强什么也看不了,打听不到。

  程耀旗找人开始进行沿街规划。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刘东强约老虎十大碗饭店喝酒。

  酒壮人胆,夜里老虎砸了村委会大门的琐,撬开了会计的抽屉,拿出了账本儿。挑几个主要的款项比对,比如陶卫国租的那二百亩树林的记账款和刘东强打听到的实际租金并不一样。只要有一项做实就是罪过,其它一查自可顺藤摸瓜。

  事不宜迟,老虎再次托朋友,通过副区长的司机递上以老虎具名的实名举报信,信里写上了两条落实无误的贪污事实。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时代变了,程耀旗终于碰上了年轻、胆儿肥和不信邪的“逆民”。副区长见是实名举报,很快转交区纪检委。纪检委人少事多,排队待办。一天又一天,实名举报也还是不见动静。

  老虎跑到市信访局,看别人如何上访。却抓着了机会,乘一位领导和一帮群众到会议室议事的时候,抄起领导办公桌上的电话,打给了区政府办公室:铁佛村书记贪污的事闹到市信访局里来了,你们加紧处理。放下电话再打给佛城工业园,再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佛城区政府办公室和佛城工业园都没有来得及答话,对方的电话就挂了。一查来电,果然是市信访局。上访事,急务事也,两个单位各自加快处理。

  工业园副主任暗中用公用电话打给程耀旗:你的事不好办了,要想好退路,该招什么也要心里有数,否则谁也不会救你。副主任话里有话,程耀旗声音颤抖着连说明白明白。

  自从账目被盗,程耀旗就感觉出事情不妙。亲朋相好借来两万块钱,各个靠山有用没用再抱一次佛脚,结果钱花出去也没有买来平安,和会计两人还是被纪检委给带走了。

  程耀旗被双规。村里人都传言耀旗贪污被抓起来了,要做监罚劳役。人言可畏,程耀旗媳妇儿自觉人前抬不起头,过去人人争相讨好说话,现在走街上没人答理。又借账借的没钱买米买菜,老太太一时想不开,上了吊。

  告程耀旗的事刘东强自始至终没有出面,连老虎做的事也少有人知道。工业园区管委会经研究,任命刘东强为铁佛村支部书记,仍兼任村长。没出百日从村长到村支书,刘东强小小地坐了次火箭。祖坟上没冒青烟,福祸未知。

  刘东升和程耀旗关系不错,过往给自己帮了不少忙,所以对兄弟东强争当支书就躲得远远的,不帮忙不上凑。这时他正在找人设计六层高的天利大厦,地址就在原来的十大碗饭店。

  天利大厦六层下是“永盛斋十大碗酒店”,餐饮加住宿。要成为铁佛市头号的十大碗饭庄,要和老国企“铁佛十大碗酒店”比比到底谁更正宗。六层是注册中的天利房产公司和建筑公司的办公场所。待到明年春暖花开大厦就动工,刘东升盘踞北郊铁佛村盖大楼,要商途再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