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负债逃离铁佛村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2868 2019.06.30 10:06

  滨滨最终还是学打铁了,成了远近闻名的铁佛村小铁匠。

  十七岁的东升打了四年铁,打了四年铁的东升长的黝黑壮实成了个大小伙儿,成了大小伙儿就被人看上叫去做建筑工了。

  一九八一年南方的深圳成为了经济特区,在深圳做建筑工的工钱是铁佛村人想不到的多。无家无业的刘东升有的是胆量和气力,也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新奇和欲望。因为打铁不专心,没有少挨师傅的训斥,刘东升自知理亏从不还言。

  刘东升找铁匠沈师傅商量,说师傅啊天下三样儿苦,摇船打铁磨豆腐,我不想干了。沈师傅抬脚要踢他,刘东升跳到一边儿说师傅我饭量忒大,老吃多了我师娘心疼着呢,我要去南方工地上跟工你就放徒儿一条生路吧。

  沈师傅打着哑语说东升啊,师傅十指望八指望你能接下师傅的铁匠铺,可是打了四年铁你还是头拴不住的野驴让我失望。刘东升说师傅啊我走了能不能让滨滨接替我来学徒拉风箱?我知道师傅师娘的心,可能踏实的滨滨更能合你老们的意。

  沈师傅比划说你就去你的吧,滨滨这事儿我得上报你师娘。

  一身好匠艺也想带出好徒弟,可不能再招到又一个不着调的刘东升。经过商量,沈师傅和老婆弄出了个“约法三章”。这一年铁佛村已经开始联产承包分地到户,所以头一约就是有活儿打铁没活儿下地,这二一约是要干满三年,三一约是三年头儿上才给开工钱。

  在点头同意了沈师傅的“约法三章”后,滨滨住进沈家成了打铁的学徒。

  从此师徒俩起早贪黑,给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打铁锨造锄头。师傅敲小锤滨滨抡大锤,叮当叮当叮叮当,不再为了吃饭四处找活干的滨滨脸上开始有了笑容。叮当叮当叮叮当,师傅找瑕疵滨滨细打磨,几年大锤抡下来滨滨也长了肉窜了身高,发育成了有把劲儿的壮小伙儿。

  叮当叮当叮叮当,师傅女儿来送水喝时,滨滨与师妹说话有了脸红心跳的感觉。

  在师傅的调教下,滨滨学会了庄稼地里春种秋收的各种活计。放下耙子拾起锤子,白天下地夜里打铁,人们都说滨滨是个听话能干的好孩子,也说老沈白捡了个小伙计沾了大便宜。

  闲言碎语师傅听不到滨滨也不理,一个教得一丝不苟一个学得认认真真,十八般器具样样会做。学成高手艺,货与百姓家。

  在滨滨学打铁的三年头儿上,在和媳妇儿商量之后,沈师傅把打铁最重要的淬火要领教给了徒弟。学会了师傅拿手技术的徒弟可以出徒了,出徒了的徒弟青出于蓝胜于蓝,饿死师傅就在眼前。

  村里人说滨滨“杨白劳”的日子熬出了头,可以撂个蹶子自己干。沈师傅不担心,他看着滨滨长大信得着他。直到把女儿许配给滨滨,人们才明白了老沈两口子的算盘,这招徒弟就是选女婿。漂亮的姑娘十八九,小伙子二十刚出头。程木滨二十岁的时候,师傅唯一的孩子沈香秀嫁给了他。

  师傅师娘哑巴而他们的女儿不但健康正常,且长相俊秀。三天两头地跑去城里玩儿,穿衣打扮像个城里姑娘。一个从小的孤儿有了家娶上了媳妇儿,程木滨打心眼儿里感激师傅师娘,心里头不止一次地想过,要好好过日子好好孝敬两个老人家。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早一天不生晚一天不死,五十八岁的师傅在过完生日当天突然急病去世了。

  一个哑巴凭着手艺成了家有了孩子,沈铁匠临终嘴角带着笑。沈铁匠也有着自己这辈子的荣光,十三岁时跟着父亲老铁匠打铁,为本村的烧刀子陈延寿打过一把砍刀,陈延寿用那把砍刀砍杀了两个日本兵,那事里也有自己的功劳呢。荼余饭后,他也不止一次地在铺子里和人比划炫耀这件事。带着人生的骄傲和满足,沈铁匠走了。

  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铁佛村铁匠铺的主人从老铁匠变成了小铁匠。送走师傅程木滨成了铁匠铺的当家人,成了当家人的他早已迫不急待地要扩张铁匠铺了。

  一是包了几年地的人们都需要更多更新的农具,再者他程木滨从没有想就这么日复一日把铁匠铺的营生,按部就班地做下去。

  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又从村里借了一千二百块钱,把打铁的旧炉子拆了扩建的更大,还更新了所有工具招了个小学徒。媳妇儿怀孕了,铺子面貌一新,程木滨意气风发地要大干一场。沈香秀支持男人,男人挣了钱,她可以多跑几趟城里的商店买东西。

  程木滨内心里发誓要做铁佛城最好的铁匠铺,要做大铁匠,要人们尊敬地叫他“程大铁匠”,要做铁佛村的头一个万元户,成了万元户他头件事就要去爸爸和奶奶的坆前烧纸。

  天不遂人愿,生意只是在春季和夏季好过些时日。

  到了秋天时,集市上出现了大量城里机械厂生产的农具,远比手工锻造的要实用美观的多,除了特殊用具很少有人来铺子里打东西了,些许的农具维修也没有多少收入。铁匠铺的生意不仅没有好起来,而是随着沈铁匠的离去一蹶不振。

  偷偷跑到外地集市上买回“机械手”做出来的铁具,整宿地呆呆凝视,程木滨感觉铁匠铺实在是无能为力了,时境变迁,老手艺再好也拼不过机器。

  “大铁匠”梦,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被扼杀在了摇篮里。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铁佛村从此没有了铁匠。

  收不回投入,程木滨一下子变成了负债累累,被四个借款人催账催得焦头烂额。

  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出路,只有华山一条道儿,那就是出去打工挣钱还账。可是无债一身轻可以自由行走八方,债务在身时却走得步步惊心,那叫一个一分钱难倒英难汉寸步难行。

  他给了肚子已经隆起的媳妇儿沈香秀二百五十块钱,托付给岳母照料。自己揣上仅有的九十块钱,在凌晨三点半钟悄悄地走出了家门。

  谁知人一出门刚出巷道还没迈几步,一束手电筒的光线就照了过来,黑暗中有人说大半夜的要去哪啊?

  程木滨说二哥我、我有难,你、你就容我一时吧。二哥说钱我借你多半年了,我也是汗珠子砸脚面上摔八半挣来的,我盯你半宿了要是不还账你别想出村儿半步。程木滨说二哥咱、咱一笔写不出两、两个“程”字,我身上就九、九十块钱,先还你五十让、让我走吧,我挣钱回来第一个还、还你还不行吗?难道还让我、我给你下跪不成?二哥抓着他不松手。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说着话腿一弯,把头拱进了二哥怀里。

  几十米外传来了一声狗叫,随之全村的狗此起彼伏地叫唤了好大一阵子。

  这个几十年后的百亿富翁,在漆黑的夜里,在自家门外的过道前,完成了无奈的一躬。他所呼吸存身的世界,又一次击打了他敏感的心灵。

  城里的铁佛牌电视在全国打出了名气,村里有人家已把黑白电视机搬到了自家炕头。“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看着晚饭后香秀哼着曲子,和师娘赶去别人家看电视的背影,他心里如缝衣针划过肌肤,隐隐地作痛。现在,自己不仅没有让看得起自己的师娘和媳妇儿过上好日子,还被追债追到这般狼狈。

  空旷的街面上没有人看到,从二哥身上起开的那个大脑袋,已是满脸的泪水。

  程木滨带着七十块钱一路跑向了铁佛城。到城里站前大街上时天蒙蒙亮了,迎面却碰上了骑辆大架子自行车追来的第二个债主,债主说你要去哪里我不管,先把我的钱还了再走吧。好说歹说,只有乖乖地把兜里的钱连同十三斤粮票全都给了人家,才得以放行。

  这是一九八六年冬天里的一个清晨,二十一岁的程木滨囊中空空。

  十几年前在火车站要饭,今天他又在这里无助地徘徊。站前空空荡荡,除了三两乞丐没有几个人走动,呼呼的大风号子般吹叫着这个清晨,吹的地上干干净净。站内过路货车的鸣笛,震耳欲聋地传来。

  “呔,滨滨你要去哪里?”听到问话以为又是追来了债主,程木滨身子随之一颤。回身看时惊得目瞪口呆:身着西装脚蹬球鞋的刘东升出现在了眼前。

  四十多年后铁佛市十大富豪榜第七名的刘东升,在深圳打工四年后衣锦还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