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安东限安太阳能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047 2020.02.01 10:59

  “非典”终于过去,各地代理商开始要货。或是因为被“非典”耽误的消费行情需要释放,或是经了疫情人们更加重视健康卫生,太阳能热水机的提货量出奇地高。

  一时,工厂里加班加点也生产不出来。正赶上天气炎热,只辛苦车间工人,三班倒也供应不上。为了把市场损失找补回来,全员支援生产,程木滨和焦副总等高管轮流下车间带队。脱产十年,程木滨还真能找到当年当师傅的感觉,甩开膀子干,让工人们也称赞。

  方程上千家代理商中,自然也有高手。有预测到后期行情在“非典”期间屯货的,现在自然大赚特赚一笔。也有胆大要钱不要命的,在疫情期借势推销一枝独秀,那更是高高手。

  一个多月后卖货趋慢,生产紧张的局面得以缓解,程木滨才得空考虑安东市场的问题。安东代理商这时也打来电话告知:限制安装太阳能的文件很快就要下发。

  事不宜迟,程木滨让虹叶起草了两份材料:《太阳能热水机节能环保意义》和《太阳能热水机安装规范》,带上了两本科协出版的刊物《太阳能》杂志和《太阳能学报》,以及刊有虹叶《太阳能三字经》的多份报刊,准备前往安东和城管局进行交涉。

  说来也巧,在准备前往安东的前一天,程木滨又收到了黑龙江省一封消费者的挂号信,同样是太阳能不能安装的问题。

  信中写道:我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市直机机关的一位干部,对太阳能热水机心仪很久,最近趁搬迁市委集资统建房之机,到方程代理店买了一台十六支管太阳能。但是当安装师傅去我们新居安装时,却遭到该处物业拒绝。他们认为安装太阳能热水机会压坏房顶,被逼无奈我们只好退货。这样的事情不仅在我们小区,在我市许多地方都经常出现。

  希望方程太阳能公司能帮我们清理一下消费环境。究竟安装太阳能能否压坏房顶,太阳能在设计时是否考虑了屋顶的承受力,我们也说不情楚。我们要通过法律手段控告物业部门,方程公司可否提供相关的法律依据和咨询服务,或者直接出庭为我们做证?如果官司胜诉,将大大提高方程太阳能在黑龙江的知名度和销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拦路虎是城管,一个拦路虎是物业,虎虎有威。

  阻止太阳能安装,看来不是一城一地的问题,而是在全国市场具有普遍性。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必将影响企业的长远发展。程木滨请律师查寻一下有关法律法规。

  律师回复说并没有涉及太阳能安装方面的相关法律法规,目前全国人大正在研究起草“中国可再生能源法”,不知其中是否会对太阳能有所涉及。法律很宏观,牵扯到一个具体的能源产品恐怕希望很小。

  没有直达的火车。半夜倒了一次车,程木滨一个人拉着个拉杆箱,一大早赶到了安东。

  安东代理商接站,把他拉到了方程太阳能专卖店暂且休息。代理商事先通过朋友的朋友,要到了安东市城管局一位主管副局长的电话。上午打副局长电话,说是在开会。下午打电话说是外出办事,约明天,说明天还要开会。代理商咨询朋友怎么办?朋友带他晚上给副局长家送去了一箱酒,这才定好了第二天上午见面。

  程木滨和代理商如约来到城管局。副局长哪里是要开会的样子,面对打开的电脑,正在欣赏中国人工繁育成活的第一只大熊猫。欣赏的和被欣赏的,同样的憨态可掬。

  副局长一边听程木滨关于太阳能节能环保的介绍,一边简单过了过递上的资料。待程木滨讲个差不多,副局长打断了他的话。告诉程木滨和代理商,安东市要创建国家级卫生城市,太阳能的安全美观和创卫有关联。限制安装太阳能,是城市创卫小组确定的,而且制定文件是三个部门。阻止文件下发恐怕不现实,城管局也没有这个权力。

  副局长说话也算直爽,说要么有法律法规规定不能阻止安装太阳能,要么有市级领导的指示。除此,安东市限安太阳能谁也改变不了。他建议程木滨放弃安东市场。

  出了城管局的院门儿,程木滨让代理商直接送他去火车站,他要去北京中国太阳能热利用行业协会搬救兵。创业十一年,程木滨早已不再逆来顺受,他要动用整个行业的力量,去阻止安东的太阳能“限安令”。

  季中正如愿地卖掉了他的太阳能工厂。不仅设备卖出了大大高于原值的好价格,连很少的无形资产也估值了个好价钱。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没治。季中正入账将近两百万,还出任了宏桥太阳能公司的总经理。高兴之余,也未免对不能再从政有些失望。

  程木滨来到北京的行业协会,向协会领导汇报了安东的情况。协会当即给安东市政府发了一份传真:《我会关于贵市阻止安装太阳能的郑重交涉》,同时发出邮政特快专递。怕是力度不够,程木滨请求协会领导前往安东进行游说。

  太阳能热利用行业协会隶属于农业部的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通过农业系统的关系,协会领导找到了安东市农业局的负责人,农业局的负责人联系到创卫小组。六十五岁的协会领导罗会长倚老卖老,讲解安装规范的太阳能没有安全风险,并和建筑能完美地融合,请求创卫小组能够重新考虑太阳能对居民洗浴的作用,对节能环保的意义。

  协会的出面也没有阻止得了安东的“太阳能限安令”,而且比想像的更要严厉。

  安东市城管执法局、国土资源管理局、房产局和创卫小组联合发文:不准任何单位和个人安装太阳能,已经安装的要求十五日内自行拆除,否则予以强行拆除,并按规定给予处罚。

  安东的所有太阳能代理商不再是对手,而成了患难与共的伙伴。他们联合起来去找工商联去信访局,都无济于事。时间一长没有人能耗得起,各家考虑各家的生计,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就纷纷转行改做其它的生意。

  安东太阳能热水机市场一潭死水,安东市民无缘再用太阳能洗浴。

  安东在所有太阳能热水机厂的市场版图上消失了,但方程公司没有。程木滨没有放弃安东市场,他在想办法向安东市政府发起挑战。老季,季中正不是在自己的自我保护和反抗中败北了吗?程木滨似乎在老季的事件中找到了一丝快感。眼前,安东市政府不就是一个新的“季中正”吗?

  福兮祸之所倚。卖厂赚了一大笔钱还当着总经理的季中正,现在正提心吊胆。

  宏桥集团利用太阳能项目征地,把太阳能厂牵到了省城高新区。宏桥纸业集团在省城有广泛的关系资源,医院、宾馆和学校的太阳能需求量很大。征地建新厂扩产能,就要购买更多的新设备。在购买新设备的过程中,一旦发现兼并时他的设备价格虚高,他开假发票的事就有可能败露。因此,季中正只有牢牢抓住采购权才会安然无虞。

  安东所在地东北地区有一个城市也效仿安东,出台了“限制安装太阳能热水机”的法规。来自业务人员的信息,华南也有两个创卫城市,也有取消十层以上楼房安装太阳能的计划。程木滨更加感觉到,自己不放弃安东问题的正确性。

  这天晚上在看社会来信时,他又看到了一个“关于方程公司研发太阳能住宅的建议”。

  来信建议方程公司研究太阳能与建筑一体化,开发“太阳能住宅”。原因有三:一是城市居民认可太阳能热水机,楼房想加装太阳能但常遭到物业或城管的反对;二是房地产开发商在楼盘开发及营销过程中“概念乏术”,缺少有效的促销卖点;三是今夏以来各大城市均有不同程度的“电力危机”,对于太阳能是一大利好。建议是个好建议,但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岳勇副市长在一个晚上找程木滨谈话,问他有没有兴趣和铁佛集团进行深度合作。程木滨心不在肝上,表示没有想过,并如实向岳市长汇报市场问题。说话时,时而站起来坐下,时而坐下站起来,屁股总也稳不住。头一次在岳勇面前失态,而自己却浑然不知。

  看出程木滨有些焦躁,岳勇没有就铁佛集团的话题说下去。反过来劝他说中国有些事看似很难,但由上而下或者由外而内,反而很容易。

  回家的路上,程木滨想着岳副市长的话,忽然自语了一声“对”,急另司机调转车头奔公司。路上通知了焦冬余和虹叶,让两人到公司议事。做不了由上而下,就做一次轰动全国的由外而内。受岳勇启发,程木滨有了个向安东市政府发起一次挑战的好主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