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总包“明月湖”(上)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246 2020.01.02 19:23

  天利公司和明月湖公司签约成为总包商,瞒住了东北那家建筑公司。在刘和平起草的约定中有一条,东北建筑公司的施工量,将最终统计到天利公司的名下。当然结算收入,少不得人家。因为和才董可靠的熟人关系,当初东北公司和明月湖公司并没有书面合同,只是简单约定好了价格边施工边结算。因而,签约中关于东北公司的条款,理论上并无法律障碍。

  丰总和刘东升心照不宣,东北公司多干一天是一天,多干一天就省他们一天的人工投入。

  东北公司的冯总也正在纳闷,明月湖公司拨款越来越少,天利公司反而投入的人力越来越多,施工也越来越快,就旁敲侧击地和丰总攀谈。丰总说天利公司在垫资施工,明月湖将支付高额利息。并反问冯总可不可以也垫资施工?冯总一脸地苦笑无法作答。

  到了五月份,刘东升第二次筹集来的一百八十万又快用完。方预算员告诉刘东升,还有最后一个数,除去人工费再有一千万,明月湖别墅就会全部竣工。刘东升转道深圳,再次坐上回铁佛市的火车。这次连卧铺也没有舍得买,坐着吃,坐着睡,一天两夜坐到铁佛城。

  回到铁佛村,头一天没找到刘东强,知晓他来意的刘东强在和哥哥躲猫猫儿。

  刘东升只好先找到老哥儿,让他把养殖厂的鸡鸭猪羊尽快地全部低价卖掉。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虽然老哥儿不情愿,也只能依了。刘东升好生劝慰,答应半年后南方收工再投资。

  找到永旺叔。刘永旺说生意不好,现在时兴现场浇制混凝土,建议把预制厂改成商品混凝土公司。刘东升承诺,半年后明月湖完工一定投资商混公司,只是眼前还要长辈大人顾全大局,暂时停工。刘永旺对预制厂虽有不舍,但也依了东升。停产的预制厂,贡献了六十万。

  地无可种,孙子也用不着他看。不久,闲不住的农民刘永旺,竟去了方程公司电教室蹭了一年的课。谁说三十不学艺四十不读书?五十岁的刘永旺不管明嘲暗讽,蹭了一年北京大学EMBA管理课。刘姥姥进大观园眼花缭乱,刘永旺听EMBA大开眼界。听不懂,地老鼠不出窝儿硬灌,硬灌也听。没有人知道,刘永旺到底中了哪门子邪。

  十大碗儿饭店也被刘东升榨出了十万块。躲过初三躲不过初四,刘东强被刘东升抓到,给挤出了三十万。养殖厂卖了四十多万,总计一百四十多万,又打到了深珠市公司的户头。

  刘东升没钱可用,曾经和他一起竞争工具厂的徐大海却钱无可用。白絮飘飞,花光柳影中,徐大海揣着七百多万的银行卡,正在佛城区的街头悠闲地散步,寻找着新的营生。

  终究不是干工厂的料儿,短暂的一年兴盛之后,工具厂的经营是白露后的庄稼一天不如一天。工资拖欠社保拖欠,产品卖不动。正当徐大海一愁莫展之际,铁建集团相中了工具厂的地盘儿。赶在铁佛市推出《城市经营用地出让招标拍卖和挂牌交易办法》之前,铁建以上千万的价格买下了工具厂的地块儿,工业转商业,第一次搞起了房地产。铁建、徐大海和工具厂的职工们皆大欢喜。职工们领了拖欠的工资,补交了社保,徐大海转手有了七百万。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思考,徐大海打算买下东方红大道中段一条沿街二层商铺。两千一平方米的价钱,两百米长三千多平的商铺,七百万可尽收囊中。计划着部分商铺做生意,部分做出租。倘如是,十几年后这三千平店铺会涨到一万七千多块钱一平,那样他的资产足可翻上十倍,变成七千万。正当徐大海和房产公司谈妥,准备签约交钱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到了区民营经济委员会郝胜超副主任的电话。正是造化弄人,一个电话误一生。

  郝胜超知道徐大海卖了工具厂,盯上了他的钱也盯上了他的人。

  郝胜超告诉徐大海,可以建一个牛奶厂。老百姓生活质量改善,牛奶正在走进千家万户,每个省市都有自己的地方品牌。呼和浩特的蒙牛成立才两年,就做得风生水起。我们铁佛市缺少地方的牛奶厂,佛城区政府将会给予很大的补贴。郝还鼓励徐大海,不能做守财奴,要做民营实业家,做新希望集团的刘永好兄弟那样的实业家。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郝胜超一番话说的徐大海怦然心动。

  扔下要签约的笔,徐大海把掏出的银行卡重新装回了衣兜儿。推托有急事转身而出,美女售楼员拿着合同,不甘心地追出了门外:徐总徐总,您什么时侯再来签合同?

  在家里呆了十天后,刘东升乘火车回南方。打上车和司机说去火车站,司机就问刘老板你去哪儿出差?刘东升说我去深圳,你咋认得我?司机说我是西郊岳家店的,你是咱们郊区农民的名人,哪能不认得你。顺口问刘东升深圳在哪里?

  刘东升说在中国最南边的广东,京广铁路线就路过咱铁佛城,你没坐过火车吗?司机挠挠头说没坐过,连铁佛市都没出过。看着司机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样子,刘东升有些不解。司机说从小上学上到高中,高中毕业招工进厂当工人,然后谈恋爱结婚生孩子,上了六年班儿下岗开出租,就这么叽里咕噜没停下过脚儿。真就没出过铁佛市,最远送客人到过安津县。

  出租车在火车站停下,刘东升左掏右掏,没掏出一分钱来。司机笑笑说刘老板忘带钱了?你没带钱就算了,拉你刘大老板也是幸运。刘东升说算了不行,你还得借我一百块钱,我换衣服换得身上没有一分钱。司机耸耸肩道,能借给大老板钱也美着呢,我身上这两张整的全给你,老板身上不能没有钱。掏出两百递给他,刘东升要人家写了电话和姓名,道谢再见。

  刘东升回家根本用不着花钱,连车票也是刘东强在代办处给他买好的。这次倒不是忘带钱,是没钱可带。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幸亏碰上了认识他的出租司机。一个下岗的出租司机敢借给他两百块,让他很是感动。有人花钱中彩票,有人借出两百块钱回返了一辆新夏利车。两年后,出租司机中了刘东升的大奖。

  工地儿上打个照面儿,丰总再问东北建筑公司的冯总:垫资施工怎么样?冯总说刘老板财大气粗,还是让他家垫吧,我们家这会儿可是连材料款也没有了。天利公司转四十万到明月湖公司,明月湖又转给冯总公司。东北建筑公司收到钱,继续施工。没了才董的靠山,冯总总觉没底儿,去找苏总打听,苏总本是和刘东升穿一条裤子的,口风严实打听不出什么。不过冯总还有渠道,他这边的小兄弟和秦铁柱儿那边的一个小兄弟是一个村儿的。

  天利公司开会,几个主管劝刘东升适可而止,不要再往里砸钱了。刘东升说这几百个别墅就在这里,还能长腿儿跑了不成?钱是王八蛋,花了就能赚。大家不要担心,你们拿不到钱,工人们拿不到钱,我就把面粉厂食品厂卖了。

  大家天天叽叽喳喳,刘东升懒得说也不会说,就叫来律师刘和平给大家说理儿。果然隔墙有耳,门口儿听到消息的人很快传给了他的同村人,东北建筑公司冯总明白了事情真相。

  冯总找到丰总,说天利公司既然和明月湖签了总包合同,我们公司就只能退出了。

  几天后东北公司用完四十万材料款,丰总、冯总、刘东升和刘和平坐到了一起。刘东升许诺可写下书面保证,和明月湖结算完成,会如实按工程量记录和冯总结算。冯总不同意,希望丰总要么立即结算,要么补签合同在结算时支付延期利息。商谈未果,不欢而散。

  晚上,刘东升接到了一个显示为广州的陌生手机号。来电人为东北口音,问他是不是叫刘东升,说他得罪了人,有人要出二十万买他一条腿。刘东升问得罪的什么人?对方也不说,就让他准备二十万破财免灾。

  刘东升考虑是不是冯总安排的人在恐吓他,想想不至于。又想其它利害相关者,一时也想不到。打电话给刘和平询问,刘和平哈哈地笑,说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他们再打电话时你和他打打价。刘东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这儿被黑道儿恐吓,他怎么还笑得出来?

  隔日,东北人又来电话,气势汹汹地问刘东升还想不想保住腿?刘东升依和平所言和对方讨价,说我没那么多钱啊。对方说你有多少钱,十万有吗?刘东升实话实说一万也没有,卡上就四百多。对方说我给你短信发账号,把那四百多先打过来吧。

  挂掉电话,手机短信马上收到了一个账号。刘东升已猜了个差不多,就拔打一一零报案。女接话员要过了对方的账号和电话号码,说如果再打电话给你,你就说你是他爸爸,对方就不会再骚扰你了。刘东升电话里骂和平,和平说这种诈骗电话网上不是多了去了嘛?沉默了一下,刘和平说哦,我忘了你不认字儿了。刘东升立马儿回敬了俩字:欠揍。

  东北建筑公司彻底停工。冯总带领着五六十名建筑工人,哗啦啦挤满了售楼处大厅。大厅里的看房人吓得往外跑,门外要进来的人掉头而去。冯总要讨要他们在明月湖两年半的血汗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