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赖建宿舍楼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056 2019.11.15 16:05

  乡里来人,老书记就安排人买了油条并在自家炒个菜招待。除了自己,其余干部每次一人轮流陪客,不管来几个人都不会超过两个人陪着,即使书记乡长来了也从不上酒。乡政府的人都不愿来铁佛村,连杯酒都混不上显得很没面子。由于老书记的不善走动和讨好逢迎,乡里把发展铁佛村的功劳,都记在了活跃的主任程耀旗身上。

  春节期间程耀旗给乡长家里送去了厚礼。乡长心如明镜,明确地说春上区里开人大、政协两会,夏季才轮得到乡里村里换届。让他有耐心,并打好村里党员和群众的基础,毕竟换掉二十八年的老书记不是件小事。既要有充分的理由,又不能让民意起波澜。而程耀旗内心里却着急的很,没几年村里就要拆迁,眼下人保公司的宿舍楼也要用村里的地儿。这拆迁一响黄金万两,面对着这千年不遇的机会,村里多少人红着眼盯着这书记的金交椅呢。

  刘东升去找老书记,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咱的建筑队在咱村上建楼,挣钱的不仅是我,也是咱村儿的老少爷们儿。请托他把用铁佛村建筑队做为人保公司用地的一个条件,人保公司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老书记一口应承。

  在和人保公司洽谈时,老书记把这件事提了出来。人保公司马副总说老人家,这修楼不是我们庄稼把式放下锄头就能干的,不管是修还是住,都牵扯到人的生命安全,修楼得有相应的资质。正直的老书记点了点头。

  人保公司要建五栋宿舍楼,在招标之前各家投标单位买了建筑图纸做预算。刘东升也不例外,差人拿着图纸到深圳,请原来的会计刘和平妻子,即苏队长公司的方预算员给做预算。刘和平已经完成了法律专业的自考,现在一边准备着资格证的考试,一边在律师事务所实习。刘和平已经完全跳出了“远看是要饭的近看是逃难的建筑工人”的行当。

  招标会在人保公司进行,市建筑公司、区建筑公司和刘东升按时进入了二楼会议室。另一家已经做过预算的县建筑公司不是没有来,而是让刘东强以撞车事故给挡在了路上,被算做自动弃标。

  之前市领导给人保公司打过招呼,要人保支持市里的大型国营企业。市建(市建筑公司)的管理费和人工费预算,因为资质级别的问题要高于区建(区建筑公司),所以最后招标的结果是,以和区建同样标准的预算额,市建获得两栋楼,区建获得三栋楼。

  至于刘东升,马副总握了下他的手说感谢参与,但没有建筑公司资质不能合作。刘东升点头也不说话,主动地递烟倒水,认真听着所有人的讲解。头一次招标会议,他全程扮演了个失语者和服务员的角色。

  刘东升建筑队培养的那几个人的预算和施工等资质证书,要到十月份才能下来,再注册公司也需要个过程。眼前东升建筑队,还只能是个农民工组成的草台班子。

  “拍光打光,下来麦子喝面汤。拍锣打锣,下来麦子吃饽饽”。刘东升唱着小歌儿骑着大摩托车唿唿地冲出了院子。马副总站在窗前看着刘东升的背影,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乡里派人到铁佛村召开党支部会议,根据干部年轻化的需要,宣布了老书记光荣退休,由副书记、主任程耀旗接任支部书记。老书记毫无征兆地被退休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好在按政策享受退休待遇,好在村民一如继往地尊重。抽烟卷的新书记接替了抽旱烟的老书记,对于程耀旗的上位,人们当面表现得敬重,背后却免不了有些不屑。

  本来约定好了,收完小麦,建筑队就进入场地施工。可是在刘东强的安排下,村民们没等小麦拉回家,就播种了玉米。等到市建、区建的施工队准备来平整场地的时候,嫩嫩的玉米苗已经拱出了地面。人们说休前妻毁青苗无边大罪,给多少补偿款也不让进入,三十亩地的绿苗苗儿,成了守卫家园的战士。面对土地爷,市建区建还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

  人保公司马副总去找老书记,老书记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了。他其实对没有给刘东升办成事还是有些内疚的,哪怕是一栋楼也算是有所交待。

  马副总再去找新书记程耀旗,程耀旗推拖说众意难平,我这个新书记还做不了主啊。去找乡里,乡里的干部没有人愿意出面,去趟事关老百姓利益的浑水。解铃还需系铃人,马副总知道背后是刘东升在做怪,没办法只得再次组织会议。传言上边儿有政策要取消福利分房,人保得抓紧时间赶上最后一班车,为职工谋福利。

  请刘东升参加会议,刘东升说我没有施工资质,我大姑娘讨饭拉不开脸面再去了。马副总嘴上说资质是死的人是活的,兄弟咱有话坐下谈。心里想你刘东升拉不开脸面,鬼才信呢。

  市建、区建的人到齐,马副总开场白说为尽快开工,需要东升建筑队进入以摆平村民干扰。市建和区建见识了百姓厉害,对此并无多大异议,问题是五栋六层楼的分配上。

  刘东升说我是判官讨饭穷鬼一个,在我们村建楼还请高抬贵手,赏我们村里人一口饭吃。市建提议区建的三栋楼让出一栋给刘东升,区建的提议是和市建一家让出一栋。

  刘东升说二位慢着,我们要饭的借算盘穷有穷打算,我要三栋楼,而且我用那家县建筑公司的资质,也不会让马总为难。另外你们两家的预制楼板也得我们供。

  没有想到这个村儿里人胃口蛮大,不是给点甜头儿就能打发的了的。头顶上的吊扇呼呼地转,会议室叽叽喳喳争执不下,在场的人都是汗流满面。市建区建的人说,就是在你们地盘上,也不能这么得寸进尺啊,听说你收粮卖木材开面粉厂也赚钱不少。

  刘东升说要饭的给龙王上供穷人有个穷心,我们在村子里就近预制楼板,村民开钱不多,也会给你们节省人工和运输成本,这都是为你们着想呢。

  窗子四敞大开,风进不来,争吵声却传了出去,院子里不时有人抬头往楼上瞧。

  一变上一次招标会失语者的角色,第二次会上刘东升成了话唠。后来和刘东升建筑公司的人熟悉了,他们说你们刘总怎么满嘴都是要饭的话呀?人们说对了,他对要饭有专门的研究。

  会议最后达成的结果是,市建区建各建一栋楼,刘东升建三栋,而且还要用他供应的预制楼板。当然楼板的价格需要根据市场行情协商确定,并且要质量检测过关才可以。

  第二次会议后,村民还是没有让市建区建的人进入现场开工,因为他们在等着刘东升做最后的努力。蹬鼻子上脸,刘东升仍然是野心不死。

  刘东升找到区建的负责人,说是自己承建的楼不用县里的资质了用区建的,可以交出六个点的管理费,其实他压根儿就没有和那个县建筑公司谈过,用人家资质的事。刘东升说瞎话不眨眼,上天又给了张貌似实诚的脸,让人信。

  区建负责人当然同意。刘东升又说是不是可以把你们那栋楼也一并交给我施工,对方说这就有些过份了吧。刘东升说我可不是周瑜要饭穷嘟嘟,我给你们算了笔账。对方说咱别说要饭的话儿了,你还是算账吧。

  刘东升说你现在干一栋楼还要买我的楼板,如果让我一起干四栋楼,我会给你交八个点的管理费,这样你的利润只多不少,而且你们的人还可以去开新工地挣钱。还有你们在进沙石料上,我们那些村民恐怕也不会不插手的。强龙难压地头蛇,强买强卖是挡不住的。

  区建筑公司经过商议,把那栋楼也交给了刘东升,但区建要派出技术和质检人员。正好,给自己考资质的人员当师傅,刘东升求之不得。双方签好了合作协议,由刘东升方自行包工包料建楼,承担施工责任和安全风险,区建收取最终结算额八个点的管理费用。

  对人保公司的程序并无影响,施工合同仍由人保公司与区建签约。马副总对此心知肚明,只是担心刘东升方技术水平和施工质量。刘东升知晓得自身给马副总的印象,说马总啊,河里有鱼没鱼看市上,我干的好不好我不讲,你看实际施工听人家质检方。

  这一番话在马副总看来,既像是自信,又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终于建筑队进入现场开工,终于刘东升第一次独立承建楼房,终于在自家的土地上,铁佛村的建筑工们借用摇橹的号子唱起了开工的歌谣:哟哈哈,嚎!手握橹把半边飘,叉开双腿哈下腰。伸开胳膊使对劲啊,不慌不忙向前摇!哟----哟----嚎!

  借此机会,刘东升又成立了预制厂,专门生产楼板等混凝土预制品。供应人保公司宿舍楼工地外,也供应其它工地。

  在程耀旗的要求下,借着人保工地物料,刘东升给村里建了有十几间办公室会议室的村委会大院儿。程耀旗当上书记后,又开始发展新的党员。找刘东升,刘东升说自己不靠谱儿就推荐了兄弟东强。谁知刘东强入党后,却成了程耀旗这个一把手的掘墓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