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郜风茹妻管严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2149 2019.12.19 17:10

  绑架案后搬到了市里住,又是天天车接车送,按说安全没了问题。但是郜风茹仍然要程木滨每天晚上九点前回家,且要在家里吃饭。新婚燕尔你侬我侬这都是爱,可是过了蜜月期,程木滨就明显感觉有些过于束缚。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小客户和一般政府工作人员来了,可以让季副总等人招待陪吃饭。但是碰到大客户和有些头脸的政府部门人员,他这个老板不出面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公司要顺顺当当,需得低头做人谦虚做事。要让人误会了你摆架子,就会影响关系和生意。

  一天选个晚上亲热的时候,程木滨和郜风茹说起此事。郜风茹拱在程木滨怀里嘟起了小嘴,说你晚上不回家吃饭一定要提前打电话,也不能喝多了酒,吃完要早回家。申请通过,程木滨刮了下郜风茹的鼻子,谢、谢谢我的小老鼠儿,为夫言听计从。郜风茹小他七岁,七二年生人属老鼠。

  遇到晚上招待客人,程木滨一准儿会提前打电知告知郜风茹。公司里人起初还以为是老板的好习惯,但听电话那端问这问那,或是饭间接到一个又一个问询什么时候结束的电话,这才晓得了这位新娶的老板娘是个“严管妻”。背后就对老板的怕老婆有些说道,说是公司的重要接待会越来越多,这样下去俩人早晚有一天要闹矛盾。

  都说打工不自由,其实老板们最不自由。为了要销量有市场,就要规划自己的时间服从于所有的外部关系。看似无拘束,实则自拘束。季中正看得清楚,他的私心里还真盼着郜风茹能拖拖程木滨的后腿,老季有他自己的小算盘。

  小宝今年上了初中,学习成绩属中流。徐妈妈一走,心里有情绪,学习松懈了下来。别说郜风茹给他辅导功课,能和她说话就不错了,叫妈妈更是不可能。小宝对郜风茹心里有气,他知道因为郜风茹的到来徐妈妈才不得不离开。

  郜风茹不管小宝的态度,每天都是问小宝吃什么饭就做什么饭。等孩子衣服脏了,早上就把旧衣服拿走,把要换上的放在小宝的床头。洗衣做饭收拾家,郜风茹并不比徐丽华差。老太太的担心没多久就消失了,没想到这么一个年轻的大学生也这么会操持家务照顾人,可比自己的亲闺女香秀强多了。

  今年的销量还不错,就是头疼老季的事。走访供应商,发现了吃拿回扣的嫌疑,另外还听说他还在拉拢人员去平和县那个工厂。程木滨找相关的人谈话了解情况,结果谈着谈着话早过了下班的点儿,这天竟不知不觉到了八点半。等谈话的人走掉,再处理些案头的文件,墙上的挂钟已经敲响了九下。这才想起还没有向家里打电话,慌忙收拾下离开。

  打开办公室的门往外走,一脚迈出去吓了一跳,见郜风茹正侧身倚在门边的墙上。你、你怎么在这儿?程木滨看着郜风茹瞬间变红的脸,猜到了郜风茹来了有一会儿了,想是在这里听闻屋里的声音。我、我看你没回也没打电话,我、我有点担心就打车来了。郜风茹说着话,一脸委屈地看着程木滨。程木滨望着肚子隆起的媳妇儿,没有再说什么。带上门,牵过郜风茹的手,小心地扶着她一起向楼下走去。

  期中考试小宝成绩下降,家长会上程木滨被点名批评。回家和郜风茹商量怎么办,郜风茹说孩子最近对我的态度有点好转,学习的事放心交给我吧。程木滨回了家也满脑子公司的事,没法静下心来里辅导儿子,也只得如此。

  晚上小宝写完作业跑到客厅看电视,郜风茹走到房间里检查作业,看完了拿到小宝面前,小宝也不说话接过来修改。遇到不明白的小宝用手指一指,郜风茹就给他讲一讲。到了上床时间,郜风茹也不客气,指指挂钟就关上电视。小宝倒也听话乘乘进屋睡觉。

  沈香秀四个多月没有回娘家,再回来却是找不到了人。

  铁佛村的老房子是表妹孙春红在住,门也是琐着。听邻居说搬了家,问搬到哪里邻居不知,就直接去了方程公司来找程木滨。虽然沈香秀隔几个月总要回来探亲,可程木滨并不得见。过去的怨气已消逝的差不多了,竟也莫名地生出些念想来。接到门卫的电话说是香秀来了,程木滨快步下楼奔到大门口,远远看到已经胖了许多的沈香秀。

  走到跟前停下脚步,两人相瞅着都没说话。不远处有人走过来,又有本村儿的看门老头儿正用余光窥视这对昔日的冤家,还是沈香秀率先张开了嘴:哥,你搬家了啊?一句“哥,你搬家了啊”,程木滨鼻子一酸,心头像是涌起股暖流,立时冰释前嫌。师娘是两人共同的娘,小宝是两人共同的儿子,不是夫妻还是亲人。程木滨嗯了声说你过得怎么样?

  沈香秀微笑着说我过得挺好的,哥你这是发达了呀?娘和小宝儿都有福气。嗯,你也有福气,听说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大学生媳妇儿,带我回家去见见新嫂子吧。

  带着沈香秀回市里的新家。进家门儿,今天是周日,郜风茹正在给小宝儿辅导功课。孩子的成绩已经赶了上去,春风化雨,小宝前两天开始张口叫她妈妈了。又经郜风茹的打扮,邻居们说小宝比原先洋气了一些。

  看到两人进来,小宝儿站起身来叫了声“妈妈,爸爸”,显得郜风茹局外人一般。见状,程木滨赶紧介绍郜风茹和沈香秀认识,郜风茹张口叫“姐姐”,沈香秀开嘴一个“嫂子”。老太太出来,程木滨给师娘比划说香秀回村儿找不到家了,把老太太逗乐了嘴儿。

  中午一家人做饭吃饭倒无尴尬,只是挺起大肚子的郜风茹做不了事,沈香秀和老太太一起忙活做饭收拾饭桌子。说说笑笑,时过境迁老太太也原谅了闺女。饭后程木滨回屋午觉,中午不睡下午崩溃,他有午觉的习惯,一下午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要有旺盛的精力才行。

  午休半小时,程木滨睁眼醒来,却见郜风茹正拿着他的外套在鼻子前晃来晃去闻味道,继而又从衣服上捡起根头发拿在眼前看。程木滨咳了声,郜风茹手哆嗦了一下,急忙把衣服挂在了衣架上。程木滨起身,把郜风茹扶在了床上休息,嘴里没有说什么,转身批上外套出门去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