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欲做“明月湖”老大(2000)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207 2019.12.16 11:04

  春节过后,明月湖公司缴纳了两千万土地转让金。剩下的两千万,按着正常施工需求,三四个月就会用完。丰总勒紧钱袋子,给建筑公司只拨款材料费,人工费暂时欠着。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两家建筑公司半路撤摊子肯定是要吃亏的,还有大笔预算中的管理费没有结算呢,只好听从甲方。一棒传一棒,也对工人工资延期发放。工人更是弱势,不发工资就走人,那工资就等到猴年马月吧。日头下晒的背上爆了皮,最苦的是民工。

  新的一年方程公司销售目标一亿五。二十八辆科普车兵分七路,进行第四次太阳能科普中华行。程木滨没有深究季中正的经济问题,但收回了他对采购部的管理权限。至于采购部小林,没等程木滨采取措施,却被季中正主动除名。程木滨明晓得老季的大作用,水至清则无鱼,老板都是算大账的高手,管他季中正是不是舍卒保将呢。

  近两年时间,有二十几家投资者和才董丰总进行了洽谈,但现在上门的投资者已经寥寥无几了。施工建建停停,东家又易了主,明月湖在投资者心目中不再是个金矿。对于接盘侠丰总来讲,目前盘活项目的唯一出路就是卖房子,卖房子有票子,有票子才能建房子。憋足劲儿吹喇叭,“华南第一别墅区”深珠深圳漫天响。又高薪请来售房能手,用尽各种方式促销。

  仨月花出去了两百多万,海面上波澜不惊,空气里弥漫着海腥味儿的售楼处也风平浪静,只卖出了区区五套房。丰总天天发愁,后悔接手明月湖,后悔不呆在学校里来什么南方办什么公司。都说这里是经济热土,可是钱哪有那么好赚的,这里是倒霉的热土还差不多。

  拨款越来越少,施工速度越来越慢。在两百套别墅主体接近完工的时候,几乎再没有什么进度可言。塔吊的长臂僵硬着不再摆动,混凝土搅拌机没了声响,两家建筑公司撤掉了大批的工人,只留五六十人在工地上晃动着身影磨洋工。丰总站在二楼办公室的窗户边,看着落寞的工地儿,他呆呆地出神。再看远处无边无际的大海,那叫一个望洋兴叹。

  刘东升天利公司拖欠的人工费超过了一百九十万,按着预算中的管理费和设备租赁费,还可以和明月湖结算出两百多万。加在一起,明月湖欠了自己四百来万。在这里耗着,天天吃喝拉撒往里搭钱,人工费越积越多。走,又怕是这四百多万也会成为水中月镜中花。

  刘东升拧着眉头当啷着个黑脸,也后悔来什么南方干什么大项目。这两年不在家的日子,铁佛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道都在加宽,每条街上都能看到高高的塔吊,城区有不下几十处的施工工地。想想在铁佛市折腾折腾,逗逗大妮儿逗小宝儿,吃吃十大碗儿何其美也。

  陶卫国讲,市建公司已经改制,改成了股份制,易滨为首的管理层成为了股东,易滨成了更名为市建集团的董事长,区建也改了制改叫区建集团。刘东升听不太懂,就说换汤不换药,都是公家企业都是你们有权人主事儿。

  陶卫国说在改制的大会上,市建委主任说他今天还算是市建的领导,在改制后市建就是社会的企业了。市建区建改制,建委不再是他们的娘家人,有些项目市里区里就不会再为他们撑腰了。那就意味着,你们天利公司就有了更多公平竞争的机会。

  给郝胜超打电话,已成为佛城区工商局副局长的郝胜超嚷嚷着让他早日回去,说全市民营经济“五股力量”带动经验交流会召开了,连全省的个体私营经济会议也在我市开的,个体民营单位的地位在铁佛市大大地提高,国家在年初也出台了个人独资企业法。

  地位提高不提高刘东升不知道,倒是东强兄弟搞的食品厂生意兴隆,今年有了四百多万的销售额。东强成了工业园和区里的创业模范,还当上了区人大代表,好不风光。

  刘东升人走,也把自己的桑塔纳开到了南方用,东强没想着好事儿,每次电话就和哥哥念叨德系日系。刘东升答应兄弟,年底从食品厂的利润里出钱让他买车。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可是陷进了“明月湖”,看来命里注定有此一“劫”,还要在这儿受几年的洋罪。翠花有次去汤先生那里,汤先生还算着他正财方位在南方呢,真是大虾拉着个鸡蛋瞎扯蛋。

  与其在工地上干瞪眼儿,不如去市里足疗屋找纪艳艳聊天开心。

  自从被小纪掐了个白眼后,刘东升心里痒却不再造次。每次做完足疗没有别的客人,他眯着眼休息,小纪就坐在床边给他讲故事。偶尔抓抓小手儿无妨,算是福利。上半身可以动一点儿,下半身儿一点儿不能动。凭双手吃饭的技师,面对野性的男人有牺牲也有原则。

  纪艳艳讲一个变态的老男人,先是要闻内衣小纪不允就提出要闻袜子,闻一双袜子给三块钱,她把四姐妹的三十来双袜子全都拿了过来,老男人一双双地闻了两个小时,越是没洗闻的时间越长,最后足疗也不做扔下了九十多块钱。讲得刘东升哈哈笑,讲到他呼呼睡。

  丰总在办公室窗前望着工地儿出神,看到了刘东升晃动的大黑脸。想到有人说他在老家有食品厂、养殖场和饭店等很多产业,家底儿不薄,就动起了刘东升的心思。

  晚上,丰总在深珠市里宴请刘东升。说东升啊明月湖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公司是没钱了,外面儿又没有人想碰这块烫手山芋。为了项目搞下去,只有你能救了。刘东升说我知道自己个儿吃几碗干饭的,我又不是南海观音怎么能救明月湖?

  丰总说还非你不行了。现在主体和内装都完成了,满打满算再有两千四百万就可以全部的完工。等这些房子外装完成,院子里种花儿植草石路喷泉,花园凉庭一起来,这三百个别墅就是三百个待字闺中的漂亮新娘,根本不愁卖的。刘东升说我的乖乖,真叫美啊。可领导你别画馅饼,关键关键是这两千四百万。

  丰总不看刘东升伸出的俩手指,端起酒杯小抿一口道,这正是我要找你不找别人的原因。这两千四百万里大约有七百来万是人工费,你有这个能力欠着这个费用,工人们信得着你。你家里也有千八百万吧?投在这里面的话缺口就只有六七百万了。再欠欠材料费延期付款,欠欠设备租赁费就比较容易解决了。说完,眼望刘东升。刘东升说丰总你这是要逮着蛤蟆捏出尿啊,我干活儿不给钱,还要让我往里边搭钱,这账算得够明白。

  丰总说我是有回报的,我给你明月湖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刘东升说给三十也不干。垫钱给股份他相信,相信曾经的大学老师和大学的三产公司,可是买卖不合算。

  又去周周足疗屋,想着想着丰总的话全身打了个激灵,就电话叫来苏总,把丰总和他说的话又学说一遍。苏总说常有售楼小姐嫁给买房的人,卖房卖成了房主人。你这盖房的也把自己盖成了房东,有意思。

  刘东升说不仅有意思而且够刺激,丰总一句话提醒梦中人,确实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只有我投钱出人力才能让明月湖搞下去。苏总说风险太大,弄不好倾家荡产啊兄弟。

  刘东升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苏大哥我想当回明月湖的老大。苏总沉默了,半晌才说不知道才董现在怎么样了。听得出,苏总是在以才董的结局,提醒他冒险的代价。刘东升说除去一死无大难,人到要饭无再穷,大不了重头再来。

  苏总呵呵了两声,说借此机会把那家建筑公司赶出去,天利公司成为总包商到是个好事。不管最后结局如何,总会给你增加一个大的砝码。

  刘东升又约刘和平。深珠市一家大的律所把刘和平挖过来做合伙人,现在刘和平和方预算员住在深珠。一见面,刘和平说别人约我都是按时间收费,你约我就免费了。刘东升说我正坐在火山口上,没心思跟你吹牛皮。就把丰、苏和他交流的事一一说与和平。

  刘和平敲敲桌子,说升哥听说书的说过瓦岗寨吧?寨里塌陷出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洞,谁都不敢下,只有程咬金大大咧咧的下去了。他从洞底出来时穿龙袍戴皇冠,于是义军借势,顺水推舟让他做了混世魔王。如果不是阴差阳错,你一个平头老百姓怎么会有这样的机会?我看你就是那个大福大贵的程咬金,看来是嫂子在家给你烧高香呢。

  刘东升说从家里出来时有点儿高调了,没脸这么样回去,在南方要走出一个胜局才成。刘和平趴在刘东升耳边耳语了几句,说得他三十五年的心脏怦怦乱跳。刘东升说造小反的是山大王,造大反的当皇上。收小账浑不拎,要大账找衙门。我大字不识,可全都依托你了。

  刘和平道胆小不得将军做,错过这回你老刘家还要再等五百年。叮嘱刘东升务必做好各种流程的签字手续,保留全文书,为刘东升做了一个大胆的“吃月计划”。刘东升野心大,刘和平贼心不小,两个北方铁佛城铁佛村的无名小刁民,要在南方大海边儿兴风作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