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亚细亚”烂尾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04 2019.11.29 14:06

  亚细亚公司资金告急,总经理陶卫国要借米下锅。

  经过市领导的协调,实力雄厚的中建公司同意垫资施工,亚细亚公司将承担垫资利息。中建公司趁此提出要求,希望与铁佛市政府建立战略合作关系,能为中建在铁佛市建筑业中长期立足背书。你出钱我出面儿这事容易,易副市长代表市政府与之举行了签字仪式。

  另外,铁佛市建设银行同意为亚细亚公司贷款,用于支付家电商场和宾馆酒店两座楼的建设资金。与公,建设银行的职责之一就是支持地方建设的重点工程。与私,建行靳行长是陶卫国舅家表妹毛秋娜(毛国强行长女儿)的公公,亲亲互助。

  起起伏伏,随着资金血液的注入,亚细亚工地儿上人欢机鸣再度繁忙。正是,眼见他起高楼,如大热天田地里疯长的玉米高梁,市民们几天不打此经过,楼群就又会高出一截儿。

  十大碗儿饭店的夫妇两人,拉着村书记程耀旗找到刘东升说情,央求他要下饭店。刘东升说饭店我万万不能要,我要了那就是打我这张黑脸了。你们家的祖传手艺得发扬下去,你们要还钱也行,开了饭店我吃饭记账不拿钱不就得了,快点开业吧我都馋出虫儿来了。

  当了三年多村书记的程耀旗经历着事务多,随着眼界的开阔,也确实有了不同于一般村民的见识。他说东升啊这开饭店还非你莫可了。刘东升说我是个吃货不是开饭店的料儿,要是我开饭店,那是猴儿的帽子戴不坏也玩儿坏了。

  程耀旗诸葛似的转转头,说你们都听我讲来:佛城工业园就在我们村北,铁佛村在工业园和城区中间,不几年这城、村、园就会连为一体。我在原来饭店的地方规划出了四亩八分地,如果建一个更大更上档次的十大碗儿饭店,你们说凭咱这正宗手艺会不会生意兴隆?

  刘东升和两夫妇听了还真是小有激动,想不到耀旗书记还真有经营眼光。

  最后商定,由刘东升买下村里的四亩地,建一个两层的大饭店占股七成,他给孩子看病的钱一笔勾销。两夫妇饭店原来的六间房所在八分地入股,负责经营,占股三成,其中代持书记一成暗股。三全其美各美其美,不用出力,低价卖地换得一成股份的程书记心里最美。

  馋虫儿当道,未等办完手续,刘东升就安排人拆房建楼了。

  亚细亚家电商场只有六层,刘东升的天利建筑公司率先完工交工,在陶卫国帮助下结算完成,资金快速到位。刘东升也依事前承诺给了陶相应的回报。

  随着施工的进展,建设费用远远超出了当初的预算。建行的两千五百万贷款用完,建行和其它银行看出风险不再愿意提供贷款,市领导在金融系统这里并没有太大的权威,而靳行长也没有再帮衬。随着垫资越来越多,中建公司内部也出现了分歧。于是,亚细亚项目建设和承建的甲乙双方以及银行贷款方都有了异议。中建公司和县建筑公司催要施工款,建行停贷并要亚细亚公司定期还贷。亚细亚公司要中建公司继续垫款施工,申请建行继续放款。双边会三边会多边会都成了神仙会,会会相商无果。

  十二层的写字楼已经封顶,三十层的酒店宾馆主体框架只起到了二十五层。当河南郑州的亚细亚商场被讨债的时候,铁佛市亚细亚的工地上,也出现了民工讨要血汗钱的横幅。四台高高的塔吊先是停摆,不久被一截一截的拆掉,和其它物料一起被运离了工地。大门儿一关,不久“亚细亚”成了老鼠野猫们自由出入的世界。

  市民们眼见这里起高楼,又眼见这里没了人烟。在这块土坑里投进去一亿八千多万元的“亚细亚”,成了铁佛市最大的烂尾楼。“亚细亚”概念的创意者,想要在这里实现工作抱负的陶卫国,失去了最后的信心。

  省政府对铁佛市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正式批复,市区将以京沪铁路和卫运河为界划分为三片:城东以卫运河为界将设立铁佛市经济开发区,卫运河和城中穿过的京沪铁路之间为佛城区,京沪铁路向西因有京杭大运河,新成立运河商务港。古时运河做为中国交通运输大动脉,河里商船穿梭,岸上市场繁荣,铁佛城是名闻全国的十大商埠之一。铁佛市期冀运河商务港依托古运河的影响和风貌,再现昔日商贸繁华。

  眼下,全市上下正在瞩目经济开发区和运河商务港的蓝图,准备举行浩大的成立盛典。“亚细亚”的烂尾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

  当中建公司和县建筑公司在四处找寻亚细亚总经理陶卫国的时候,陶卫国正和连襟儿市建公司的易滨,安静地坐在新开业的十大碗儿大饭店,参加刘东升的宴席。秦翠花为刘东升生了个八斤胖儿子,今天是“十二晌”。故朋好友村里人,带着礼金结伴儿而来。

  在十大碗儿饭店的一层大厅坐了十来桌,推杯过盏为小孩儿庆生。翠花抱着娃儿眉开眼笑地挨个桌儿给大家道谢,孩子穿着红花袄,脚蹬绣着莲花、牡丹和南瓜的虎头鞋。有热情的女人会抱过孩子夸道一番,嘴里絮叨:一对牡丹一对莲,养的孩子中状元;一对石榴一对瓜,孩子活到八十八。

  “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就收脑白金”,刘东升高兴地哼着电视里天天见的广告语,亲自做跑堂的,一趟趟地往二楼单间跑,为领导端来了正宗的铁佛市十大碗儿前八道菜:黄焖鸡、米粉肉、高丽肉、虎皮鸡蛋、粉蒸排骨、蒸鸡、蒸鱼、炖吊子(肥肠炖豆腐)。

  八道菜热气腾腾,香气袭鼻。

  传说铁佛城“十大碗儿”源于婚丧嫁娶。婚丧嫁娶是每个家庭的大事,日子再不好过,铁佛城人家里有这四件大事时也要倾尽所有,为亲朋奉上最好的吃食。经过几百年的积淀,依托本土的食材,形成了方圆几百公里的华北名吃“铁佛城十大碗儿”。远来的知己朋友到铁佛城,总要吃上一次十大碗儿才算尊重。

  刘东升合作的店主,正是祖传的十大碗儿名厨。祖上曾经在运河码头开饭店做十大碗儿,五十年代公私合营时,进入国有十大碗饭店做厨师,传到店主这一代正好是第十代。虽然回到老家村子里开饭店,但却是正宗的好手艺,时不时地也有城里的食客慕名而来,到此一吃。

  城里人陶卫国和易滨没想到,在铁佛村吃到了“十大碗儿”的绝味儿感觉。问了店主的来由,又问刘东升对“十大碗儿”的看法。刘东升说小时候那是拜罢天地去讨饭,没过一天好日子。要饭时饭没坏菜没好,过了嗓子就是个饱,那会儿“十大碗儿”没见过没闻过更别说吃过。后来生活好了吃了第一次就想着第二次,吃了上次想下次,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人间美食。

  陶卫国说这“十大碗儿”啊体现了我们铁佛城人的本色,有不重油、不重色、不重味和不重相的平和,但也不失她味道的丰满浓厚。如果我们是个省会,一定会与鲁菜、粤菜、川菜等并驾齐驱的。我们能触动舌尖却不争菜系,就像我们老一辈儿的铁佛城人,有才能而淡名利一样。还有这上菜的顺序,也体现了我们对饮食规律的把握,体现了我们生活的礼仪感。譬如这甜饭和汆丸子,要在客人吃个差不多时最后上,尤其是这滚蛋丸子一来,不用主人说话,客人就知道时辰不早该散席了。

  知晓是刘东升的饭店,陶卫国又教他要找人整理些故事,做成图片展板挂在墙上。

  这是刘东升第三次和易滨做在一起吃饭。许是吃人嘴短,许是对刘东升的看法有所改变,易滨终于开口和他有所交谈。之前的带答不理,换做是程木滨会强烈地感受到歧视,而刘东升无所谓,从小歧视的人多了去了不多你一个,从不往心里放。

  现在单间里坐着将来铁佛市十大富豪榜中的三位,易滨、陶卫国和刘东升依次为第二名(资产三十六亿元)、第五名(资产二十亿元)和第七名(资产十二亿元)。前两位,则是市民传说中的“一碗淘尽铁佛城”四大家族中两个家族的代表。所谓的“一碗淘尽”用的是谐音,指的是易、万、陶和靳四姓。小小的饭局之后,三人皆迎来了人生的转折。

  易滨,在老爸易副市长的逼迫下,还是当上了市建公司的总经理。随后几年随着两次改制,这个五十年的老国企从姓“公”易姓为“易”。

  陶卫国办理了停薪留职,带着六百万资金南下创业。既是避开“亚细亚”烂尾的漩涡,又可把亚细亚带给自己的财富洗白。眼下正取消分配福利房,陶卫国南下瞄上了房地产。

  刘东升即将组织人马开赴南方,开始又一次南方淘金之旅。将会把他三十三岁前积攒的家底儿全部投入进去,投入到那个深珠市最高档的别墅小区,做他这辈子最大的人生赌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