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与铁佛集团联谊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073 2019.11.23 17:08

  太阳能科普中华行三个月,逐渐地开花结果,各支车队都招到了二三十家的代理商。这时,程木滨心头才得空泛起向岳勇书记汇报的念头。

  自从去年参加了公司成立仪式后,他就再没有见到区高官岳勇。年前联系了两次,秘书都说岳书记有事,念着恩人又觉身份有差距,就不好意思再联系。可是也不能目无尊长,多半年的不见面不汇报。也罢,程木滨心怀忐忑地,第一次拨通了岳勇给留的直线电话。

  果然,岳勇说好久不见了,让他晚上八点到区委招待所三楼的三零五房间。

  急着到理发店理了下乱糟糟的头发。晚饭后,程木滨让司机开着他那辆用了三年的二手面包车准时赶到。敲门进入,岳勇拉程木滨坐下,说这是自己在佛城区居住的地方,以后如果有急事需要见面,可以晚上来这里找他。房间里一张床一张办公桌,一个书柜放了很多书和文件,靠窗一个茶几和两把椅子,陈设不多样样有用。

  程木滨给岳书记汇报了去年的公司经营情况,以及“太阳能科普中华行”活动初步取得的成果。岳勇一边详细问询一边不停地竖大拇指,佛城企业走向全国也是他的荣光。鼓励程木滨多学习,说企业的最终发展决定于老板个人的格局和底蕴。磨刀不误砍柴功,一定挤时间在个人学识上下功夫。程木滨点头。

  岳勇没有过多的闲聊和客套,很快问到程木滨能不能接收些铁佛集团的下岗工人。程木滨说产量扩大,工人缺口正大,铁佛集团的工人有技术有素质,求之不得,怕是他们瞧不上我们一个小工厂呢。

  岳勇关上窗子,拉上窗帘,屋内安静了许多。明亮的白炽灯灯光中,近距离相坐的程木滨发现岳勇的鬓角,竟露出不少的白发。尽管外形俊朗,但相貌早超出了他的实际年龄。

  岳勇说铁佛城撤地设市后,很多大企业都归了市里,只给区里留下了铁佛集团和一批效益不好的中小企业。铁佛集团貌似是个大宝贝,但时下也不比往年,产销大幅下滑,从最高峰年销售四十多亿到现在拦腰斩断还不到二十亿。二十亿也行啊,但还在往下滑。

  “对于铁佛集团我有三个担心”。岳勇伸出手指,说一是效益一直下滑会直接影响到区里的财政,它可是占了半壁江山哪。二是六千多人的饭碗问题,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高度关注下岗群体,这牵扯到社会稳定。三是好端端的一个全国闻名的牌子,这么多年打造出来不容易,如果不产生大的效益就会越来越贬值,直到巨大的无形资产一文不值。我现在几乎一半的时间在操心铁佛集团的事,都快成集团老总啦。你说铁佛职工嫌你方程庙小,有这方面的问题,但吃上饭比脸面重要啊。

  程木滨说岳书记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要开一个职工联欢会,正愁找不到地方,如果可以我们借用一下铁佛集团的大礼堂,请一下铁佛集团的职工代表参加,也算是增加一些对方程的了解。接下来我们两家公司举行一个青年交际舞联谊会,让双方的青年职工加强交流。这样也算抬举一下方程公司,能与铁佛集团搞联谊会总不是什么不像样的单位吧。第三步呢,区里和铁佛集团再推动一下,可能对下岗待岗的再到方程公司上班儿,就有所铺垫了。

  岳勇说兄弟真没想到你想事情这么细致,反应还这么快。

  程木滨说岳书记我都是功利心所致,随口说出来也没走脑子。

  岳勇说大概是这么个理儿。不是聪明人当了老板,而是办厂开公司最能磨练人的脑子,想不好做不到都是损失,所以一旦当了老板,就得赶鸭子上架,自己赶着自己去学东西悟东西,你正在变化呢,像个老板样儿了。

  当即,岳勇给秘书打电话,让秘书帮着方程接洽铁佛集团。几分钟的工夫,程木滨就接到了岳书记秘书的电话,说已联系妥当。

  程木滨说强将手下无弱兵,连您的秘书工作都这么高效率。

  岳勇也说道毛国强行长,问程木滨听说你和毛行长有交情,你知道他家里的近况吗?

  程木滨说毛妻在家休养了半年,已经正常工作了。毛行长的女儿毛秋娜在铁佛商场工作,工作上挺拼,是家电部的经理,因为有业绩有可能要升职到副总。只是母女二人对毛行长的死因一直耿耿于怀,还是不断地往市局跑,申诉要找到幕后真凶。

  岳勇长叹了一口气,嘴里轻声说着“毛国强行长”,拉开窗帘眼睛看向窗外。

  不敢多打扰,程木滨起身告辞。

  送走程木滨,转身关门,岳勇从地下捡起一张纸,应是招待所给自己安排的服务员贺知妙,掉落在地上的一篇稿子。没事时这个孩子就爱写写划划,纸上的稿子名为《家别》:

  “小草儿已经拱出嫩芽来,飞燕偶尔地在窗前掠过,春天来了。我为自己设计了一张青春的名片。知妙:高中下学的农村女孩;对待生活:如花瓣上的晶露,让阳光照得剔透;人生主题:为诗写一生;环境:死板的家庭,世俗的眼光;向往:去一个最远最远的地方。

  夏日的傍晚,从地里回来还未及濯净沾满泥土的双足,大风大雨突然地来到。为人生亦有风雨,昨夜爹撕毁了我的一封信件对我大吼,说写诗不能当饭吃,再抹擦那些玩意儿就让我走出这个家门。爹是个只知道种地的农民,家里与诗如水火不能相容。

  村里人背后说妙妙委实会写诗,她爹拉粪她娘拾棉花,她就坐在家里当诗人。知心朋友说何苦呢,你投胎投错了地方。妙妙走了十九年追寻了十年,即使前生的梦魂是荒野里的音籁,而今生也绝不会庸俗在一个淌血的荒坡上,人生自是有情物,此生偏爱风与月。城里的同学联系了招待所服务员的工作,待收秋后我便起程了。

  还未动身就已雪花纷飞,这时竟有人上门提亲。父辈儿有恩怨,不同意我和豆儿哥相恋。如花开花落,虽我这般年轻的生命却也有人要撞碎我的美梦。好怕不久一叶成熟便被一陌生人支取,尔后一个抱着娃涮锅洗衣的小妇人,就哀愁在云雾里抑或欢笑在家舍间。

  释迦牟尼走进了我的梦乡,她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诗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如吾徒子不写诗不钻入那无望的宿命,日日荷锄日日心空那便是无累无思了。我说佛啊,你会普度众生何不普度我诗的途程,诗即我命我命即诗,诗不是佛家的回头岸诗无岸。我瞒着爹偷偷地告诉了娘,踏上了一条诗意人生的不归路,苦也爱恨也爱,妙的一生便是为做诗痴而来”。

  岳勇笑了笑,没想到身边还潜伏着一个小诗人呢,这小丫头还蛮有才气。站着看完稿子,伸了个懒腰,脑子又轻松了一些。重新打开窗子,坐下继续批阅文件。

  借用铁佛集团的大礼堂,方程公司举行了第一次职工联欢会,职工们争相表演节目,释放着好收入的喜悦,也表达着对公司的喜爱。头一回走进铁佛集团总厂的程木滨,在总厂的办公大楼、现代化车间和大院里前前后后转了一个多小时,内心仰望多年的铁佛集团,今天终于可以置身其中了。刘姥姥进大观园,看不够。

  参加了联欢会的铁佛集团职工,像同事们散播着方程公司的精神风貌。铁佛集团的一些分厂要么停产要么上半天班儿,两相一比,铁佛职工们看到了新兴公司的欣欣向荣。继而在两家公司的交际舞联谊会上,双方一些年轻人又谈起了恋爱。能和全国闻名的大国企的职工谈恋爱,方程公司的几个青年引来了同事们羡慕的目光。

  七月一日晚,佛城区在市体育场举行庆祝香港回归焰火晚会。铁佛集团和方程公司的两个方队被刻意安排在了一起,一个全国名牌一个企业新秀,两队各自统一的制服,吸引了不少市民瞩目。接着,区政府和铁佛集团引导下岗待岗职工到方程公司就业。既解决了下岗职工问题,又为方程公司输送了成熟的高水平技工,实现了个小小的双赢。

  意外的收获是,铁佛集团一个分厂提前内退的李总工也加盟了方程。其实程木滨不知道,李总工正是科普队出发那天,坐在门外的小车里向内观察的人。和铁佛集团上下班坐班车不同,李总工又骑上了自行车。又招了两名理工科的毕业生,开始组建技术研发部。在上海研究所齐博士发明太阳能的基础上,方程公司开启了自主研发工作。秋天的高粱老来红,后来这位分厂的总工成了铁佛方程集团的总工程师。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世界果真很奇妙。

  春生夏长,科普行队员们在炎热的夏天仍奔波在全国各地,招商捷报频传,让程木滨看到了九七年销售两千万的希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