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火拼赶走同行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09 2019.12.07 09:44

  正如明月湖公司才董在奠基仪式上所说的那样,明月湖果然是一座让人垂涎的大金矿。

  前来投资洽谈的人一拨儿接一拨儿,实力雄厚的投资者们,扬言要拿多少多少钱投资,同时也张着血盆大口,要占多少多少高比例的股份。才董掂得清明月湖的价值,并不见钱眼开,把股本做价高高,单等着放长线钓大鱼。围绕着明月湖掘金的财富故事就此展开,熙熙攘攘,六年时间里各色人等粉墨登场。谁也想不到,北方来的农民刘东升会成为最后的主角。

  刘东升经与苏总的交流观察,已对项目放心和对前景有了信心。美中不足的是,或许明月湖公司不想因为一家建筑公司而带来工作被动,两百套别墅只让自己承建了一百套,其余一半给了另外两家公司。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别墅区,若天利公司一家独建,那是何等的爽歪歪呢。刘东升看着没边际的大海发呆,就琢磨着卖油郎如何独占花魁。

  刘东升与秦翠花的弟弟秦铁柱道,十年前在深圳也是苏总的工地上,我和咱爸一起鼓丘走了别的建筑队。秦铁柱说好,我逮着机会就让他们滚犊子。秦铁柱实打实的老丈人的种,一样和老丈人有心计,但比他爹有文化是高中毕业,刘东升放心把建筑公司的日常管理交给能文能武的大舅子。在秦铁柱的带领下,一期五十套别墅正进入打地基阶段。

  首批二百万付款还没有花完,第二个二百万又打到天利公司的账户上。钱多真爽快。

  四天后的晚上,刘东升又把苏总约到深珠市里的周周足疗屋。同样在幽暗的灯光下,两人一边做着足疗一边交谈。苏总说东升我们才董神了,这别墅还没有盖起来,就已经卖出去了五十套,五千万银两已经进账,真是一出“空,手,套,白,狼”。

  这段时间才董没有谈好合适的投资人,却找到了一个大买主儿。北京某著名大学在深圳成立的投资公司总经理丰总,发现了明月湖的巨大商机,也知晓才董和那位省领导的关系,对明月湖项目笃信不疑,花五千万元买下五十套。按着他的打算,转手会卖出六千万,将会从中赚到一千万。

  经苏总这么一说,刘东升就眼红起才董来。说我们脑袋绑在裤腰带上造房子,天天拼死拼活,还是才董来钱快,有钱了我也要搞开发。

  苏总笑笑,你瞧着吧,没几年有钱有势的都会或明或暗地挤到这个行当里,你要是做也要回铁佛城去做。在这里你玩儿不了,南海水深,老家才是你的地盘儿。

  刘东升和苏总在市内的足疗屋休闲的时候,大海边儿明月湖的工地上正剑拔弩张。

  另一家建筑公司和天利建筑公司的工人因故起了争执,都是荷尔蒙膨胀的小伙子,吵着吵着就动起手来。秦铁柱叫来自己从黑龙江带来的“东北军”和铁佛村的“刘家军”主力,紧急商量一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连窝端掉赶出去。大海边月光下的工地上,双方拿着木棒、铁锨和螺纹钢棍都气势汹汹地向中间聚集。

  电视上播放着俩外国人完成了首次乘热气球环球飞行,刘东升拿过摇控器关上,说这外国人他娘的吃饱了撑的,不好好挣钱干嘛搞这不要命的东西。俩足疗师端着泡脚水出去,他随手摁开床头的亮灯,要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因为身子发福没玩儿好,差点掉下床去。

  苏总说房产开发也是有钱人干的,不是咱平头老百姓能玩儿的,你可以和你那个有社会关系的朋友陶卫国合作搞。

  先前苏总和陶也见过两次面,从刘东升嘴里听说了陶卫国的背景来头儿。

  陶卫国目前已经在深圳成立了公司,正在开发一处只有三栋楼的住宅小区。地块位置还好,就是面积小了点。普通的商品房小区,自己也没多少钱,先尝试着做一做,陶卫国不冒进,他开发项目也安全稳妥。个人的事要小心谨慎,可不比“亚细亚”。

  跑出四千里地,陶卫国还是得倚仗老爸的关系。他找到了老爸的革命战友,一位南下的老干部。为进行南方解放区建设,四九年的南下干部有三四万人。在广东,老爸的战友不下四五十人。尽管这位老乡叔叔已经离休在家,但促成这个项目还是不费吹灰之力。

  后来陶卫国又和这位叔叔的儿子合作,在大海边无主的茅草地上,建起了四五百间离地三尺的茅草屋,很便宜地出租给建筑工地儿和工厂的工人们住。跑马圈地圈的不仅有开发的土地,还有海边的无主茅草地。江湖奇诡,陶卫国也不知道,那茅草地里埋着金子。

  最近几天工作劳累,苏总接了刘东升给的银行卡离去,刘东升仍旧在足疗屋睡下。

  刚睡着一会儿听门外有东北人吵嚷:做的水了巴察地还要个鸟儿钱?

  服务员哀求:大哥我们挣点儿钱不容易,你们少给点儿也行。

  本想不去管闲事却吵得睡不着,刘东升趿拉着拖鞋出门走到服务台,正看到一个小伙子把女服务员扯倒在地,三个人骂骂咧咧地往外走。

  手一伸,把其中一个薅着衣领拉回屋里,另两个返身要往里进,刘东升抬腿一人一脚,都踢倒在门外的台阶上。一只拖鞋离脚,去穿拖鞋的当口儿,屋里的这个愣了会儿神,随即掏出钱扔进服务台,沿着墙边窜出门去。也不听身后的谢谢,刘东升回屋继续睡觉。

  不知又睡到什么时候,迷迷糊糊感觉身上披上了层东西。睁开眼,见身上多了层毛毯,一个二十岁上下俊俏女孩子正站在床前。女孩子微笑着说打扰你休息了,刚才谢谢你。

  近距离地对着女孩儿的胸颈,又闻到人家的一丝香气,刘东升一阵燥热,下意识地拉了拉身上的毛毯。女孩子说声你休息吧退身关门出去,刘东升回味且难受了好久,才昏昏睡去。

  一大早赶到工地儿,看到工人们一个个鼻青脸肿。一个空场上横七竖八地扔着些折了的木棒、掉头的铁锨和钢棍,两尺高的草丛东倒西歪。走近那片草丛,隐隐约约地还能闻到一股子血腥味儿。阳光格外地耀眼,没有开始工作的工地还暂时在清晨中沉静。他想像得到,昨天夜里这里是怎样的一场血战火拼。

  秦铁柱走过来说七吃咯嚓干净利落,袅儿悄儿的全都赶跑了。

  刘东升心道真是个好舅子。话糙不能说出来。

  没有人重伤,没有人报警,这是一个拳头为王弱肉残食的草莽期。刘东升严令公司里不准三人以下出工地儿,出工地儿的人要提前报告详细行程。成千上万人涌来大特区,他要保证他带来的每个弟兄的安全。前几天,当地公安还发过让人认领无名尸的告示,不知哪来的小伙子,也不知什么原因在茅草地里横尸,最后由公安火化了事。

  被打跑的建筑公司的五十套别墅承建,自然又归属于刘东升。苏总在十年前已经领教过刘东升的套路,才董管大事情,只要进度要质量。不过苏总也提醒他,不要对另一家公司有什么想法,那家黑龙江的建筑公司都是东北人,也是才董的实手关系。

  天利公司重新调整人马物料,同期修建一百栋别墅楼。秦铁柱安排施工的水平比刘东升高,刘东升正懒得管。当第三个两百万快要支出完的时侯,第四笔款却迟迟打不进来。

  晚上在老地方儿周周足疗屋的单间里,苏总透露了实情:才董去澳门赌博输钱了。

  刘东升问输了多少,苏伸出了三个手指头。三十万?三百万?刘东升瞪大了眼睛问。

  苏总摇摇头,无奈地说是输掉了三千万。除去给你们支付的,人家大学公司的丰总五十套别墅的四千万就这么没了。家里的钱被老婆看管起来拿不出,建筑施工现在无款可用。

  刘东升叹一声这个傻表叔啊,怎么能去赌场呢?

  苏总说我猜着才董是想钱生钱,想用这些钱赢些钱回来,不用或者少用投资者的钱不就是省了么?他是想靠一个明月湖项目赚个盆满钵满,想在太太娘家人面前打个翻身账呢。

  刘东升说跳楼的一闭眼,喝酒的一仰脖,下赌场就是一念间。赢钱的哼着曲儿唱双簧,输钱的扔了色子骂着娘,冲动真是他娘的魔鬼。

  两人让服务员帮着去外面要了些酒菜,在足疗屋的房间里边喝边聊,在为才董惋惜的同时,也都盘算着各自的下一步。喝着喝着,两人都醉熏熏地睡着了。

  刘东升要求秦铁柱放慢施工速度,施工再慢也要消耗,第三笔付款还是花完了,施工不得不停了下来。丰总来工地看进度问刘东升为什么停工,刘东升糊弄说混凝土需要一个养护期,暂时休息下。而问另一家建筑公司,则不明就里地直接回答没钱了。

  丰总急急地去找才董。办公室不去,电话不接,深圳的家里没有人。六七天后,总算在一个酒吧里,把喝得酩酊大醉的才董找到了。丰总和才董开始了没完没了的争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