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风雨牛棚厂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2957 2019.11.15 15:52

  秋风秋雨急煞人。这天突然间狂风骤起电闪雷鸣,不一会儿下起了瓢泼大雨。

  工厂的十来间土屋子又小又黑,平日的加工操作基本上都是在院子里进行。面对下起来的大雨,七八个人齐上阵,挖坑儿埋杆扯塑料布,很快搭起了个简易棚子,顶着雨继续干。

  早早晚晚一天要造出两台太阳能来,才能跟得上销安部的销售,销安部有货卖,工厂才有钱赚大家才有钱挣。小锅饭帐上拎得清,出工下力也是为自己。吃国企大锅饭出身的任有义厂长,反而为方程厂设计了一个“人人为太阳能,太阳能为人人”的好机制。

  程木滨蹲在院子里淋着雨,一点一点地,拾捡散落的太阳能水箱保温用的岩棉材料。

  门外进来一个人,看了看也不说话,蹲在程木滨身后帮着拾捡。程木滨还告诉人家捡仔细点儿,节俭才能出效益,来人嗯嗯着。捡完了程木滨起身,才发现身后的人不是厂里人。

  细看:我的天,竟是上海电大的同学汪永兴大哥!

  汪永兴说木滨兄弟别瞪大眼了,我从国外回来了。齐博士鼓励我干太阳能,我来向你学习取经了。程木滨说天降大、大哥啊。顾不得身上湿透,当即给了汪大哥一个大大的拥抱。即刻拉汪永兴到小土屋里落座。

  雨倾盆而下,棚子里四处滴灌,地上积水很快淹没了脚面,浸湿了人们的鞋子。大家顶着雨泡在冰凉的水里继续做工,淋得实在不行了,就穿上雨衣或把薄膜之类的东西披在身上。

  沏茶倒水。程木滨和汪永兴一个讲自己做太阳能的经历,一个讲自己在国外感受资本家的故事,从下午一直到天黑。中间去程木滨家里匆匆吃了饭,回来继续挑灯夜谈到半夜。

  尤其程木滨,对老汪大哥的出身和他国外的经历十足地好奇,若闻天书。

  民国时,汪永兴的爷爷在旧上海开办了一家纱厂,后来家道没落回到原籍江城。老城老巷,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一个年幼无知的孩童,演绎着一曲跨越岁月的温馨。每天早起,爷爷都会把住的巷子认真的清扫一遍。他也曾看到,爷爷一人将一船的木材用肩扛的方式卸下来,修葺自家已经破损的茅屋。

  五十年代,银行工作的汪父因对粮食统购统销提出质疑,被划为了右派。这样,资本家爷爷加右派父亲,高中毕业的汪永兴因坚决不和剥削阶级家庭划清界限,失去了上大学的资格,最后只能进了工艺品厂当了名工人。

  几十年工作努力,成了一名技术顶尖的技师,把脚踩磨玉机改造成电动玉雕机,就是汪大哥在工厂的发明。再就后来上电大,和程木滨一起成为了区电大两个表彰的典型。程木滨是因为成绩最好,汪永兴是因为年龄最大。汪大哥说上电大一是做给女儿看,也是完成自己年轻时的大学梦。

  电大毕业后汪永兴去国外打工,要去看一看像爷爷一样的资本家是不是真的剥削人,看看人吃人的资本主义社会万恶的资本家,是不是真的把卖不出去的牛奶倒进海里河里,看看遍地失业的穷人是不是嗷嗷待哺。

  四十八岁的汪永兴踏上了位于几内亚湾西岸陌生的土地。没有到发达的欧美却到了贫穷的非洲,没见到白皮肤蓝眼睛的国外资本家,却看到了同宗同祖黄皮肤的台湾大老板。

  在非洲的台湾老板棕榈油厂打工,刚去时大陆人和台湾人同工不同酬。同样的工作给台湾人二百美元工资,大陆人只有一百五十美元。同去的几个大陆人因不满离开了,只有汪大哥不服气,决心要做出样子给台湾人看看。

  厂里进来两台五百千瓦发电机组。没有运输设备,汪永兴自告奋勇,指挥着几十个黑人雇工,用传统的牵引杠杆法,把几十吨重的发电机组运输到了指定地点。设备供应方意大利专家的调试费用很高,他又主动尝试着将发电机组安装调试成功。这两项为台湾老板节省了相当大一笔开销。

  面对汪大哥的工作业绩,台湾老板给到了和台湾人一样的薪酬。后来又提拨他当了主管,一年多后成了总经理,工资涨到了六百美元。

  说起感受,汪永兴说除去一开始对大陆人有歧视外,台湾大老板对工人挺好的。按时开工资福利待遇也不错,给工人们应有的劳动报酬。感觉人家资本家并没有剥削人,反而是给了工人们一个挣钱养家的门路。

  而对自己又是格外照顾,女儿寒假时老板邀女儿和太太来非洲探亲,给报销了往返的机票,还给买了不少的名贵衣服和金银首饰。资本家不是吸血虫,是有温情的,有些资本家也是和我们一样的出身打拼出来的。

  干了两年,上了岁数的台湾老板打算给汪永兴股份,把工厂交给他打理自己回台休养。汪大哥婉言谢绝了,妻子为此还和他吵闹一翻。眼看着过上富裕日子了,没想到男人一点儿也不珍惜。

  去也冲冲来也冲冲,汪永兴一冲动去了国外,再冲动又回了国内。他现在的冲动是,要在有生之年也做个资本家,做个太阳能资本家。要用开工厂的方式为国家的四个现代化服务,同时也要再现家族曾有的荣光。

  汪大哥告诉程木滨,女儿今年在清华大学毕业了,因为学业优异被保送到了外交部。而女儿的兴趣在金融,竟然辞去了别人梦寐以求的外交部工作岗位,去应考中国人民银行的职位,欣慰的是女儿以笔试面试均为第一名的成绩顺利入职。

  程木滨说果然是龙生、生龙凤生凤,汪大哥继、继承了爷爷的基因,现今这女儿也证明了虎、虎父无犬女啊。

  汪永兴笑笑,并没有谦虚几句,似是认同。说木滨啊,我做太阳能咱们就是同行了,你不会反对不乐意吧?

  程木滨说大哥啊市场之、之大不少你我两个,和你学习还来、来不及呢。当初你去国外打工,也是给、给了我创业动力。今天你五十岁再、再创业,又让我这后辈倍、倍加敬佩。

  汪永兴说年轻时没机会,在国企按步就班地做了三十年,现在正是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我要抓住人生最后的时间干事创业,才不枉这一辈子。

  给程木滨留下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汪永兴也不住下,当夜乘火车回南方去了。站台上,汪大哥又推荐程木滨买本儿《***文选》第三卷,说看看能了解国家和社会发展趋势。

  想着五十岁的汪大哥充满活力的身影,回味着汪大哥对资本家的理解,回到家的程木滨直到天亮也没有合上眼,怀疑汪大哥是不是从小被他爷爷灌了鸡血长大的。

  早上吃饭时,徐丽华说听说任厂长每周都会去城区的销售店里,不会和店长苏大姐对眼吧,那可是他从毛纺厂带过来的人。程木滨笑笑,说任大哥是去了、了解销售情况了。

  三个月后在南方江城市,汪永兴的太阳能工厂诞生了。十年后,方程太阳能与永兴太阳能在南方市场一场大战,汪永兴以独特的营销模式形成了区域的垄断,程木滨甘拜下风。

  一趟趟地来工厂溜达,一次次地说村委会可以投资,见程木滨呆若木鸡般没反应,村主任程耀旗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他说木滨啊现在办厂的多了,有人要出两倍的价钱租咱用的这块地儿了。

  程木滨问任有义厂长,说这村主任演的哪、哪一出啊,是要撵我、我们走吗不成?

  任厂长说木滨啊你去年卖多少今年卖多少啊?程木滨说去年卖了四、四十多台,今年卖了三、三百来台。任厂长说那就是了,天天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往外拉太阳能,咱这是树大招风啊。你不让村委会入股,又不给人家主任个人表示一下,他不眼红我们才怪呢。

  不是因为村长,而是因为规模的扩大,两人商量着把方程太阳能厂搬出铁佛村,搬到一个面积更大看起来更像样儿的地方去。还有,没有梧桐树引不得凤凰来,牛棚厂里招人太他妈难了。长大的了方程厂是应该出“牛棚”了。

  程木滨又收到了香港许先生的第三封来信,信中说要安排女儿来铁佛市面谈赠送股份事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