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季中正争夺市场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80 2020.01.04 16:27

  这天晚上,当电视上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宣布北京为二零零八奥运会举办城市的时候,窗外响起了阵阵的鞭炮声,程木滨还没来得及激动,市电视台新闻部常主任的一个电话,却扫了他的兴。常主任说平和县委宣传部给新闻部送来了一条视频消息,说是方程太阳能在平和县售后没人管。常主任已经把新闻压下,让他尽快安排人平息。

  早上一上班,叫来零售渠道主管危无畏了解情况。危无畏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当即开车去平和县查看。平和县在城区南六十公里,不到一个小时,赶到了代理商店门前。哪里还有什么方程太阳能的影子,已摇身一变为季中正太阳能的店面。危无畏进门儿没有三句话,就和店主吵了个不可开交。

  出门后多方打听才知道,平和县的代理商是季中正的亲戚。不用说,客户投诉方程太阳能一准儿是他们唱的双簧,目的就是要在平和县搞坏方程的名声。而导演则必是老季无疑。

  小危满头大汗的回来汇报,程木滨敲了敲桌子,看来这个老季是和方程摽上了,真个是不平静不祥和的平和县,不忠不正的季中正。危无畏发狠说尽快招到新商,要让他们的店开业不开张。季中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程木滨叮嘱他不要因为一地一城而误了全国的市场。

  七月的铁佛市,热得像火炉,连天气都在和人较劲儿。在酷暑中,程木滨又蔫了下来。这一次的间歇性兴奋症,延长到了四个多月。

  苍蝇不盯没缝的蛋,平和县的代理商既然拿售后说事,或可说明服务是方程的软肋。

  果然,程木滨收到了一封福州市茶会小区的用户投诉信。信里说方程太阳能使用一年多来三天两头出问题。不是加热棒坏了,就是水位水温电脑控制仪失灵,要么就是漏水,总之用得很累。而维修更累,一开始销售店还给修,后来就说只管卖不管修,给了一个售后电话,先是没人接,后来电话接了,人来了也没修好,而且一去不回头,销售店、售后服务处和办事处来回踢皮球。历时十二天,问题都没有解决。用户最后用大黑字连写三遍:我要退货!

  有实际问题也有报怨的情绪,程木滨让秘书把投诉信马上送给焦冬余副总。

  季中正天时地利人和,五六七月份在他的家乡卖出了近三百台。县里市场小,老季野心大,他把目光又瞄准了铁佛市城区。销售没动广告先行,佛城区启秀大道北半截儿,即从烂尾的亚细亚到佛城工业园的路段,道路两侧的电线杆路牌灯箱,隔一个做一个地做了他的太阳能广告。这个路段既跨越了方程太阳能的门前,又是方程客商来来往往的必经之路。

  早上上班,看到那两排一夜之间赫然出现的太阳能灯箱广告时,程木滨一时气傻了眼。这明目张胆的跑到家门口儿眼皮子底下来争买卖了,哎,屎壳郎趴在脚面上,不咬人隔应人。

  程木滨前脚进办公室,焦冬余和危无畏一前一后也跟了进来。危无畏说他的广告不是接一个做一个吗,我们就把剩下的做了,再做到启透大道的南头儿,看谁的气势大。

  焦冬余说不行,和我们排在一起,是长他的脸了抬举他的牌子。

  危无畏去找灯箱广告公司洽谈,希望把季中正的太阳能广告撤下来,全换上方程的。广告公司牛气哄哄漫天要价,说早下找你们,你们不做,现在做了别人的了再让撤下来就是违约,加上三倍赔偿,得四倍的原价才可以。危无畏甩头而去。

  翌日早,程木滨上班的时候,看到所有的灯箱布都被扯出了洞,风一吹,呼啦啦,没有一个看得出字样。程木滨知道,这种事只有小危干得出。可无济于事,广告公司当天又重新张挂,晚上危无畏带人再去破坏的时候,人家已经派人把守了。没有别的办法,程木滨只好去打扰区长。区长已经知道了前因,就安排政府相关部门协调广告公司。最后,方程公司以双倍价格赔偿,让广告公司撤下了季中正的太阳能广告,又腾出地儿卖于新的客户。

  然而季中正并没有就此罢休,在铁佛火车站站台上又做了些广告牌儿。大河淌水小河满,这样,总有些和方程厂有了矛盾的代理商,或是一些没有达成的意向代理商,让季中正捡了便宜与之合作。世上从来不会有霸盘的生意,程木滨也只能听之任之。

  来到安装部的售后组,看到七月份的退货统计里,从市场上退回了六十台水箱。其中九个是在装卸过程中人为损坏,三十七个只是小毛病,在当地就可轻易修好,根本用不着浪费时间和成本再退回公司。就此问题,又结合客户投诉问题,和焦冬余副总、李总工、危无畏等人开会商议。

  决定把售后组从安装部分离出来,成立和工程部、零售渠道部、国际贸易部、安装部级别并列的售后服务部,并制定全面细致的售后服务制度,做好代理商和总部售后权限的划分,重点区域成立售后服务中心。六七百万的代言费广告费都花了,实打实的服务更要先做好才行。海尔讲真诚到永远,品牌是做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

  一个晚上,又接到了区长的电话,这次区长竟像是小心翼翼。

  程木滨说了声区长你好,对方才声音很轻的问程木滨是你吗?程木滨说区长是我啊,您有什么指示?区长说那就好那就好。然后又问了问前段时间广告牌的事儿,就把电话挂下。区长不像是喝多了酒,可他弄不明白,领导如何凭白无故地打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电话。

  半夜里电话响起,接来却是身兼供应商和代理商的双料合作伙伴儿,浙江的老伙计胡伯元。

  胡伯元问木滨是你吗?程木滨心里暗笑今天晚上的电话怎么都一个说法儿。就说你打谁的电话不知道啊,喝高了呀老胡?电话里听老胡喘一口长气,说好好好,是你我就放心了。

  程木滨问怎么了?胡伯元快人快语,说有传言说你出车祸那个那个了呀。程木滨一时不明了就说哪个了?胡伯元说就是那个了。

  怕影响媳妇儿和女儿,程木滨躺客厅沙发上生闷气,直到天亮才打了个盹儿眯了一会儿。

  到公司里,物流部的负责人孙春红跑来说出了传言的完整版本儿。

  传言说程木滨车祸身亡,为逃避银行债务,方程厂要破产倒闭,于是抽出资金到平和县以他人名义代建了新厂。这个版本儿和他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一夜几乎没睡的程木滨下定了最后的决心。有老季在,方程将永无宁日。这次宁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也要和老季干到底。这回,老季或者老季的人终于捅到了马蜂窝,对死的诅咒戳到了程木滨心里最脆弱的地方。

  他安排孙春红去一个大的供应商那里,落实季中正贪污索拿回扣的证据。年前他已做过铺垫工作,派小孙去取证应没有什么问题。孙春红是香秀的表妹,这种事交自己人放心。

  方程公司很快下发了一个除名名单,所有离职到季中正工厂上班的人,包括季本人在内,都上了这个名单。文件上最后一句话是,公司将保留对上述所有人追究起诉的权利。因为前期起诉的那三个人已经宣判胜诉,所以这份文件引得季工厂的职工人心惶惶,有些胆小的吓得辞职而去。在方程厂职工看来,这个名单上的人又都成了背信弃义的不良之辈。

  晚上回到家,见女儿脸色发黄还时有呕吐,立即和郜风茹去市人民医院给女儿查体。认得他的医生把两人好生埋怨,说他们只顾赚钱不管孩子了,孩子得了黄疸得抓紧治,再晚来就怕有并发症了。在医院里住了五天,孩子总算转好,程木滨才放下心来回公司上班。

  八月份是太阳能的销售淡季。方程公司利用规模生产成本低的优势,在铁佛市全市喊出了反哺家乡打折销售的口号。季中正的太阳能生产成本高,再降价就没了利润,又没有方程太阳能的名气,结果就是淡上加淡,一个八月份销售真完蛋。

  程木滨只等着孙春红拿回证据,他将向侵犯自己八年奋斗成果的季中正发起自卫反击,他要把贪污的副总送上法庭。

  平和县始建于西周,秦代设县。传说这里曾经有一座具丘山,大禹在此察看水势疏浚九河。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离家不足十五公里的季中正三个月也没有回家。三年产值过亿五年入政的人生计划,对他来说时间尤其地宝贵。

  孙春红带回了季中正索拿回扣款的证据,供应商公司老板和经手人都签字的证据。

  孙春红满以为顺利地完成了一次任务,一次老板亲自交待的秘密任务。但回程的路上,火车进入铁佛市地界时,她的小灵通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里说如果孙春红胆敢把这堆材料交给公司,那对方就会把孙春红对运送太阳能的车辆按车收费,私饱中囊的证据也交给公司,具体敛取的数额已经发到了她的QQ上。利字头上一把刀,刀刀亮光闪闪。

  一脑袋空白的孙春红两眼发呆地坐过了站,直到下半夜才折回了佛城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