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开除黄部长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057 2019.11.15 15:51

  可能是《方程太阳能科普》报有了后续作用,也可能是前边那几十个用户传出了好口碑,到了夏季,太阳能热水机卖得明显比去年快了些,差不多一天一台。

  天天有钱进账,天天要出厂安装。销安部黄部长带着三个人,上午安装下午上街推销宣传,脸又比去年黑了几分,也爆了皮,黄部长成了“黑部长”。

  一朝天子一朝臣,没了何成建厂长的庇护,两个来自工具厂干活不大着调的工人,被任有义厂长辞退了。被辞退的两个工人,贼头对鼠眼地打起了程木滨的坏主意。

  在毛纺厂下岗人员中,任厂长挑来了四个生产工,基本工资每月比去年加了三十块钱。又招了位苏大姐做销售店长,把徐丽华从店里脱出身来,小宝要上一年级了还需要接送。

  另外招了个专职的采购兼物料保管。这样销安部安装太阳能时,就不能自己随意拿取材料了,物品进进出出都有了原始的记录。三个月下来一查领料记录,和安装总台数所需用的材料对比,领料比实用多了许多。

  任有义挨个地盘问销安部的人,最后得出结论:黄部长和工具厂来的另两个人三人串通一气,多领材料往外卖,只有一个从农村来的杨金福是清白的。

  任有义和程木滨说了三次再不能将就他们了,要不以后安装越多漏洞就会越大。一块臭肉整锅腥,销安部的风气坏了会影响到新人,也会波及到生产部,得采取切除手术才能根治。

  程木滨考虑到安装任务没有人,又想到黄部长的辛苦,就一直有些犹豫。任有义说慈不带兵义不养财啊,不把这小黄送派出所也得辞退才是。程木滨点头说好吧我听任大哥的。

  徐丽华接送孩子洗衣做饭并不轻闲,离异孤身家里没牵挂,平日里就住在程木滨家里,只到了周末才回城里。和小宝关系处得好,小宝有时叫漏嘴叫成妈妈,徐丽华觉孩子可怜就应着。时间一常,小宝嘴里的徐阿姨就成了徐妈妈。

  晚上回家吃饭说起黄部长的事,徐丽华说任厂长能够问询调查已是得罪人了,我们国企的厂长不做老好人睁只眼闭只眼,做到这份儿上算是不错了,这最后通牒的事只能你来做。

  又思想了好几天。终于瞅个不算太忙的时候,程木滨把黄部长叫到了工厂的办公室,为难地张开了嘴。说黄部长啊谢谢你过去对、对太阳能厂子的贡献,但安、安装材料的事工厂查清了,仅、仅这三个月就损失了一千多块钱,为什么损、损失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们现在刚、刚创业一分钱得掰两半花,所以今天你、你得离开。

  有工人进来找老板,见厂长和黄部长两人在屋里就抽身退了出去。

  黄部长脸红一阵紫一阵,沉默了一大会儿,开口说厂长我们以后改了行吗?你看还有太阳能等着安装呢。

  程木滨说你们认为安装离、离不开你们,才、才有恃无恐的。但你要记住,老板之所以是老、老板,是因为这类人首、首先是个精神动物,你越是和他叫劲,老板越、越是不会退让的。

  黄部长转身出门,不一会儿拎了根做太阳能支架的角铁回来。两眼瞪着程木滨,说程厂长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要是开除我,问问我手里的这根铁家伙同意不同意?

  程木滨笑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小黄你冲我这来,我要是眨眨眼睛,我就是孬种我不姓程。程木滨声音响亮,但传不到院子里,院子里满是机器转动和敲敲打打的声音。

  黄部长一动不动一语不发。风吹开了破屋门,咣当一下撞在墙上又折回关上。

  程木滨说我没你这么小儿科,要是让你这种架式吓倒,我还真不是我程木滨了。

  没想到一向木讷少言的厂长真说起话来,一点儿也不落。没想到看似老实本分的厂长动起真格来,还铮铮铁骨。没想到厂长最后这两句话脱口而出,愣是没一点结巴。

  黄部长转身把门掩紧,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说厂长啊原谅我吧我是饥寒起盗心,我一家下岗只有三百块钱救济款,现在就靠着咱太阳能厂的工资过日子,厂长你给我条活路吧。

  程木滨说人有脸树有皮你、你起来,我从小没尊严,所以我最讨厌不、不自尊的人了。男子汉大丈夫自己做的事自己担、担责任,不送你到派出所开除你,已是网、网开一面了。世上没有过、过不去的火焰山,我打小吃不上饭没偷没盗,也没饿死也没穷、穷死,靠双手走正路,总、总有出路。

  黄部长站起来低着头说厂长我没你那么大心思,我只想一家人吃上饭,你帮帮我吧。程木滨说你现在不走,工、工厂没威啊,三个月后要是你、你没有别的工作,可以再回工厂做工。

  无奈,黄部长退出门去。一只公鸡从身边走过。黄部长抬脚踢了一下,鸡扑棱着翅膀飞上了低矮的院墙,咯咯地叫了起来,惹得墙外的狗又冲墙上的鸡汪汪着。

  财务多给了黄部长半个月的工资钱。随后,程木滨又打发了和黄部长串通一气的另外两个人。销安部只剩下了个光杆儿杨金福。

  黄部长被开除后,由杨金福做销安部部长,任有义厂长又招来了三个人做销售安装。销安部人员变动基本没影响。

  在销售最旺的时候,平均一天能卖出两台太阳能。随着账上有了余款,工厂买了第一台386联想电脑和打印机,还买了辆旧面包车。看着那辆面包车跑进方程厂,村主任程耀旗也跟着掂了进来,说木滨啊从小就看你有出息,要是需要钱和叔张嘴,村集体的钱可以投入呢。

  随着产销量的加大,任有义厂长应毛国强行长之拖临时帮忙的想法有了转变,觉得这个新兴行业的小工厂,还是大有发展前景的。觉得这个农民出身的大头老板,没一点儿“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想法儿,不过现在也没老婆。

  国企毛纺厂那边,听说政府要准备租赁和出卖,于是对老厂不再抱有希望,对方程太阳能厂就愈发得全身心地投入。即使几年后被免去常务副总丢了颜面,他也没舍得离开。

  眼下愁的是招人难,虽然大中专毕业生国家不再分配,在首届铁佛市人才交流会上,被推向市场的毕业生还是没有人瞧得上个体的方程厂。谁愿到村儿里的牛棚厂来上班儿呢,好说不好听。

  任厂长有两个大的想法超出了程木滨的想像。一个是务实的,要在省城建个销售店扩大销售区域。另一个是务虚的,要先拿个“市优省优”称号为“部优国优”打基础。对于任厂长说的,程木滨的大头里没有这样的脑细胞,两个计划都让他激动,但也都有难度。

  两个月后黄部长回来了,说是一个月不开工资家里就揭不开锅了,央求着上班。架不住三句软话,程木滨点头同意让他去做生产工。事后,任有义厂长对程木滨的没原则不高兴了好几天。几次想重新起用黄部长做销售安装,都被任厂长挡住了。

  黄部长从此安分地在车间做了一名生产工人,老老实实没再犯一次错儿,一干二十多年成了老师傅。抽烟休息时,与人显摆说我做过首任销安部长成了他一辈子的骄傲。有知道底细的,就说你怎么不说你咋跑到车间里来了?彼时的老黄便红着脸不再言语。

  秋风起时,何成建的妻子终于走上大街挥起了扫帚,为了生计放下脸面,做了一名环卫工。程木滨去看望何厂长时,何妻初次说起工作还有些脸红,后来再去时何妻就说些大街上的见闻了。周总理还接见过铁佛城的环卫工呢,劳动最光荣。何厂长早已不再喝酒而安心休养,说养好了身子还是可以做些事的,哪怕是街边上摆摊也会补贴些家用。

  何成建,佛城区工具厂的下岗厂长,几个月后他的故事传到了虹叶耳朵里,成了虹叶《佛民卅像》的第二人。画像的名称是《河》,远景是一条波涛起伏的河流,近景是破落的工具厂厂门,和厂门卫室里坐着的何成建。画成门卫不假,工具厂被卖掉包括被开发成小区后,何成建确实是一直做着这份差事。

  过了“十月一”国庆节,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任厂长在省城的表姐下岗了,任厂长打算让她在省城开个方程太阳能销售店,表姐说可以考虑。坏消息是请市机械局的领导来厂指导时,领导说依现在的规模和设备水平,“省优产品”两年内就不要想了,“市优”也不可能。

  自己一个月也花不了两三百块钱,五千块钱参加展会程木滨舍得。九四年全国农业产品博览会两个月后将在北京举行,一时半会儿评不上“省优部优”,博览会奖牌也能大大增加方程太阳能的含金量。

  条条大路通罗马,程木滨要去全国农博会拿奖牌,有了奖牌就能促销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