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总包“明月湖”(下)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78 2020.01.08 10:02

  经多次交涉,明月湖丰总、东北建筑公司冯总和刘东升各退一步,达成了一个折中方案。

  丰总方或刘东升方三个月内要和冯总进行结算,基于当前困境,结算额为实际施工款的七成半。如果这笔款丰总方支付,则与天利公司没有干系。如果刘东升方支付,则实际施工款全款计入明月湖公司对天利公司的欠款。如果到期谁也没有付,则明月湖公司要与东北公司签定合同,结算时要支付结算额全款,并按银行同期利率计算利息。

  三个红章敲定,东北建筑公司的工人全部遣散,只剩冯总一人坐等收款。

  明月湖最后的材料费,再算上东北公司冯总一百多万的结算款,还需要九百万。

  如果丰总卖出大批量的房子,明月湖公司会仍然掌握着主动权,和天利公司继续保持现有雇佣合作的甲方乙方关系。倘若丰总卖不掉房子,而刘东升又筹来九百万,那明月湖公司就会更加被动。刘东升从干活儿的变成了主要投资的,明月湖花落谁家或未可知。

  丰总绞尽脑汁地卖房,刘东升黑白做梦地想着筹款。

  圆形的拱窗,转角的石砌,尖尖的屋顶,暖黄色的墙面,浪漫的欧式别墅各有情调。

  葱茏的竹子沿着弯弯的石路站成两排,曲径通幽处,方正气派的中式别墅豁然呈现。

  高低错落,或隐或现,二百亩地二百个别墅,二百个别墅二百种姿态。海风远处来,花香园中生。千树渐欲迷人眼,不知此中是何邦?

  列国别墅园初现峥嵘,售楼处来看房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丰总的脸上有了多日不见的笑意。苦尽甘来,明月湖卖房子回笼资金的黄金时节到来了。

  刘东升和丰总海边散步。刘东升说老大我已经弹尽粮绝了,跳蚤烧汤实在是没有油水了,最后的九百万缺口还得你来填。丰总提议两人比赛打水漂。说咱俩的石子都飘不出去,说明老天还要难为咱们。如果都飘出去了,谁打得近谁来解决这九百万。

  刘东升请丰总先来。丰总弯腰捡起个石片,正要向海边抛打时,瞬间却咳嗽了起来,咳的脸红脖子粗,只好蹲在一边歇息,示意刘东升先打。刘东升小时候玩这种把戏多了去了,而今却因身子发胖笨拙得厉害。侧身将石片扔出,直接扎入了水中,连个水花儿也没打出来。

  歇了好大一阵子,丰总止了咳,把石片拿在手上水平放置,侧弯腰用力抛出,石片擦水面飞行,碰水面后弹起再飞,不断在水面上向前弹跳,最后在四五十米外沉水。

  这种玩笑本不可当真。看到曾经的大学老师被折腾得身子这般虚弱,刘东升心生了怜悯。

  有少半年没有去周周足疗屋,待去时却是人去屋空。失望之余,刘总算记起了印象中纪艳艳的传呼。传呼打出去,很快纪艳艳回电话告诉了他新的地址。

  赶到新的地点时,仍是和原来一样的沿街开门的居民房,只不过三居变成了两居。纪艳艳告诉他,几个月前被得罪的两个老赖砸了店,惹不起躲得起,只好换了地方。

  店里没客,刘东升从饭店里买来饭菜两人一起吃。说你出事时怎么不给我打电话?纪艳艳轻轻哼了一声,说打了三次你也没有接一个。刘东升这才想起,当时自己正在村子里筹钱,没有顾得上。就把这少半年的状况,和纪艳艳说了个明白。又问怎么不见那三个姐妹呢?

  小纪说一个姐妹被当时打砸的场面吓坏了,换了酒店服务员的工作。另外两个姐妹在外面开完了眼界,到了年龄回家嫁人成家了。刘东升说你也该回家嫁人了,说得纪艳艳红了眼圈儿。说自己哪有资格嫁人呢?爸爸打工摔断了腿,妈妈天生残疾,妹妹还在上学,一家子还指望着自己养活呢。十六岁进城做足疗,十九岁开足疗屋,没有压力谁会这么拼呢。

  刘东升有饭量,没酒量。白酒一点儿喝不得,四瓶金威啤酒下肚,已喝得头脑晕乎儿。头脑晕乎儿嘴里就没有把门儿的,开唱起老家的花歌:二八佳人女娥媓,撩姐姐耐心莫作慌,一锹不能挖个井,两锹不能挖个塘。岂能够,早上栽树晚乘凉?二八佳人女娥媓,撩不上姐姐心发慌,恨不得一锹挖个井,恨不得两锹挖个塘。我就要,早上栽树晚乘凉!

  纪艳艳夺过剩下的一瓶,放在了自己面前,不让刘东升再喝。刘东升站起来晃悠着探身来拿,纪艳艳慌忙倒在自己杯里,一杯接一杯地饮完,饮得自己脸颊发红。

  “天无绝人之路,刘大哥”,趴在桌子上的纪艳艳像是自我安慰又像是劝慰刘东升。墙上的风扇来回地摆着头,风一阵阵地吹向两人。门外的大街上车辆已经很少,深珠市夜深人静。

  清晨醒来,看到身边的纪艳艳正侧躺着,绯红着脸看着他。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里红尘就是你。刘东升粗胳膊伸出去,两个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没多久,又一起安然入睡。

  再次醒来时,纪艳艳已经不在身边。刘东升顺手拿起枕下的摇空器打开电视,像是美国,一架飞机正冲向一座高楼,瞬间火光冲天浓烟腾起。正看得兴起,小纪站在电视机前,把一张银行卡递了过来,说刘大哥这卡里有一万两千块钱,你要是不嫌少就拿着用吧。刘东升说了句傻孩子,又把艳艳搂将过来。深珠得一知己,多事之秋也有抚慰。

  刘和平打电话了解工地情况。催促刘东升无论如何再筹措九百万,阻止售楼处卖房子,把最后的主动权抢到手。听着东升说话模棱两可,刘和平火速地赶过来,唾沫腥子飞溅,说义不经商说机会百年一遇。皇帝不急太监急,刘和平打算回一趟铁佛村,去找程木滨帮忙。

  丰总病倒了,浑身乏力,咳得喘不上气来。

  病倒的丰总回北京治疗,由刚聘任的一位文副总代行总经理职责。做为职业经理人,文总明白,丰总之病不过是急火攻心,有可能三两个月就会回来。短期内自己干不出业绩来,不过是明月湖上空的一颗流星。文总姓文,人却很武。上任没三天推出两举措。其一,下令公司预算员对天利公司的施工量不予签字,不签字认可将来就没有结算的凭据,干了也白干。文总此举,在于拖延和天利公司的算账时间,为明月湖公司争取主动空间。其二,别墅降价销售。当然,为了不引起已购房客户的不满意,降价卖房子做得比较隐蔽。

  后来者捷足当老总,让苏副总有点儿没面子。为宽慰十多年的老伙计,刘东升在市里找个馆子请苏总吃饭。苏总说听说才董去了欧洲,总代理中国一个治秃发的发明产品,好像干得还不错。兄弟,咱要替老才守住明月湖,说不准他真的会杀个回马枪呢。

  天利公司总经理秦铁柱请明月湖公司的预算员到市里消遣。喝酒泡脚卡拉OK,酒至酣时,和铁柱一起搂着“公主”劲歌漫舞。两天后,铁柱拿着十几张照片送到了预算员办公室。照片下面,是需要签字的材料。大眼瞪小眼,预算员知道中了套路,无耐,只得乖乖签字。但几个施工改建较大的项目,预算员没有权限。把材料退给秦铁柱,请他去找领导。

  “家在深圳”的论坛出现了一篇贴子:深圳楼价终于跳水。说某些知名楼盘售价大幅跌落,相信单人跳水和双人跳水后,团体跳水的日子不远了。随后《深圳商报》关注,引发热烈讨论。深珠深圳一衣带水离不远,不受影响也难。人们追涨不追跌,降价的明月湖非但没有打开销路,反而门庭冷落。文总的措施适得其反,对那篇贴子恨得牙根儿疼。

  陶卫国命好,在房子降价前已经把自己开发的三栋楼卖完。闲来无事,应铁佛市政府老熟识的要求,白帮忙,为铁佛市在深圳举办了一场招商引资洽谈会。常务副市长岳勇出席,会议组织得很成功。为了有个对接特区的窗口,岳勇计划成立铁佛市驻深圳办公室,希望陶卫国出任驻深办主任,级别由停薪留职前的副县升为正县。陶卫国犹豫不定,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对年过四十的自己来说,从政从商必须要做出一个最后的选择。

  方预算员跑来告诉刘东升:有了,有了,公司有了一千五百万!

  刘东升抬起头,右手放在后脖子上,摇脑袋活动颈椎,说烧纸的钱啊这么多?

  方预算员道老板是真的,前天晚上,我们家刘和平背着你回铁佛村找程木滨去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一千五百万,这是刘和平找程木滨面谈的结果。用了一大晚上的时间,刘和平把刘东升在深珠市的状况,前前后后和程木滨汇报的详详细细,也和盘拖出了自己给东升哥做的“吃月计划”。他告诉程木滨,东升哥现在已经把全部的家当都压在了明月湖,没有这最后一笔资金,就会前功尽弃。

  当然,精明的刘和平夸大了资金缺口儿,对大老板张一次嘴不容易,有备无患。一千五百万,对现在的程木滨来讲轻飘飘,小菜菜。革命的友谊天长地久,帮着发小儿过难关,责无旁贷。

  刘东升本心里认准那两百个别墅长不了腿,想着顺其自然。也偶尔打过方程公司的主意,但最终不想去影响程木滨的大生意。现在木已成舟,只好电话过去客套一下。对于刘和平的先斩后奏,本想狠狠地数落一番,但话到嘴头儿又说不出口,一番好心不能当了驴肝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