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缘来西部小城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007 2019.11.26 15:18

  被说话声吵醒,程木滨微微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全身地疼痛,一只腿发木,想抬却抬不起来。模模糊糊的看到,身旁不远还有另一张床,床边坐着的和床上躺着的俩人正说话。

  恍恍惚惚地想起,上午离开金城,乘客车去甘肃的一个县城要和一个意向代理商见面。中午在路边下车的时候,身后不知被一辆什么样的东西撞上了。

  这会儿,护士来给他换吊针,程木滨问这是在哪儿。护士告诉他是在县医院,一个老农开三轮车撞了他,并把他送来了医院。幸好除了腿部骨折外,其余都是皮外伤,没大要紧。不过老农把你送来后就偷偷溜走了,医疗费用得你自己承担了。

  程木滨心里踏实多了,老农走就走了吧,身体没有大碍就好。只是对被撞后拉到医院,腿部打石膏进病房一无所知。头痛得厉害,伸手去摸,摸到了缠着的纱带。双耳嗡嗡地响,仿佛隔壁有机器在轰鸣。眼一闭,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早上。疼痛减轻了许多,打着石膏的腿也能动了,试着坐起来居然没有问题。下地,要站起来,却没有如愿。内急的很,额上渗出了汗珠,要是再次使劲儿地站起来,憋尿恐怕就是问题,就要出洋相了。

  “试试我爸的这个拐杖吧”。邻床看护病人的年轻女子走过来,把拐杖递在他面前。接过来,撑起了身子,来不及说话,拐杖当腿快速地奔出了病房。

  回到病房的时候,年轻女子竟把金黄黄的小米粥摆在了他的床头,米粒悬浮均匀而粘稠,米脂油漂在碗面上,甘肃小米粥是这里人天然的营养餐,程木滨连说三声谢谢。吃完饭,女子说你不是本地人吧?程木滨如实相告。听到来自东部省份,年轻女子来了精神,问这问那问个不停。直到病床上的父亲让她消停一点,说让人家休息一下,女子才住了嘴。

  请女子帮忙,掏出钱来给自己代交了医院费用。中午,女子依然给程木滨打来了饭菜。下午女子的父亲出院,女子把拐杖留给了程木滨,程木滨掏出钱来,女子没有要。出门儿说声再见,回头来了个鬼脸儿。

  下午抽个空闲时间,程木滨给任有义副总拨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要在西北多呆些时间,考察一下市场,厂里请任总辛苦一些,有些事全权处理就可以了。至于家里,已经留足了钱,有徐丽华在一切会照顾好,就是对儿子小宝长时间见不到自己有点儿担心。

  晚上,程木滨正为吃饭犯愁之际,年轻女子提着饭菜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了他面前。程木滨越是激动越结巴,女子咯咯笑。吃完饭,让程木滨讲他创业的故事,讲他的家乡铁佛城的事。女子叫郜风茹,是一名刚参加工作一年的县城中学老师。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对东部地区和程木滨都充满了好奇。

  晚上虹叶用公用电话打来了电话,问哥哥是不是到了家里。程木滨骗妹妹说已经到了,叮嘱她在外吃好,也要照顾好德国客人巴波。郜风茹听进耳朵里,又让程木滨给讲他妹妹和德国人的事,对虹叶的经历满眼都是羡慕。

  正是暑假的时间,郜风茹不用去上班。每天早上八点前准时来到医院,跟去学校里上班一样,且没有周末休息日。早上来晚上走,一来就是一大天,吃饭打水陪说话。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天上掉下来一个热情心善的西北大妹子。

  在郜风茹的悉心照顾下,十几天后,程木滨可以不用拐杖下地走路了。西北的人好米也好,除了阴天腿痛外,程木滨面色红润养得精气神十足。时间长了,郜风茹也透露了自己个儿的心思,问程木滨能不能在铁佛市给自己找份儿工作。

  程木滨直摇头,说你一个女孩子做、做中学老师多好的工作啊,又是个“铁饭碗”,干嘛离开家、家乡跑这么远?郜风茹道程大哥我们西北小县城太封闭落后,你觉得我一个大学生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不亏了吗?父母也支持我到东部去,到大城市去。

  程木滨说铁佛市是、是东部,但只是个地、地级市。郜风茹说地级市也比我们县城大,大哥你可要当真啊,回家后想着我的事。程木滨说那你将来也要嫁、嫁到铁佛市了。郜风茹道对啊,看在我照顾你的份上,你不仅要给我找工作还要给我找人家。找不到工作我就去你的工厂上班,找不到人家我就嫁给你。

  程木滨呵呵了声,心想可没有天大的福气,找一个说普通话的年轻大学生做媳妇儿。单是那个沈香秀,让自己对女人终是怕了。可是凭感觉,这个女孩子似乎还真对自己有那么一点儿想法儿。好几次,郜风茹坐在床边的马扎子上,头伏在床上午休时,都是拉过他的胳膊枕着他的一只大手。兴许是西北人纯朴吧,他实在也不敢多想。

  在甘肃的小县城住了二十一天的院,程木滨回到了铁佛市。到家第二天,给郜风茹寄去了一整箱的铁佛真空烧鸡。临行给钱郜风茹不接,寄点特产算是一点小小的谢意。

  回到家后,看着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徐丽华和师娘才知道程木滨出差在外出了车祸。自此,炖鸡煲汤的好生伺候。师娘见到徐丽华对程木滨的精心照料,看出她的心思,又让香秀姨旧事重提。程木滨仍旧不点头,徐丽华这次也不烦,反正你也单着我也在你家住着,孩子也叫我妈着,咱就和你程老板杠到底了。

  八月末,虹叶带领的西北科普队率先返回了公司。到家陪着老娘说了三天话儿,然后赶到北京和巴波汇合,一起结伴儿飞回了德国。四年半后,三十岁的虹叶放弃德国绿卡再度回国的时候,囊中有了两百万美元的资产。

  入秋后,科普队陆续返程,只有华东科普队迟迟未归。

  危无畏华东科普队晚上行车白天活动,队员自诩比鸡起得早比“小姐”睡得晚,离开公司半个月个个晒得黑不溜秋,又号称“非州之星队”。所到之处扫街式推广,挖不出代理商决不离去,所经地级市及富庶县市必有一商,从山东、江苏、浙江、上海到福建,华东科普队一路南行,公司一路给新加盟代理商不停地发货,负责华东片区发的销售内勤直呼一个过瘾。

  在上海,还把太阳能科普报送进了所有酒店宾馆,为后来方程公司的第一个大型太阳能热水工程埋下了伏笔。九月份科普队开到福建龙岩时,任总几次催促危无畏直接返程。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又在安徽巡回一个月,直到十月中旬,行程超过五千公里的华东科普队,带着招商一百二十六家的硕果,才返回到铁佛城。

  在总经理办公室,程木滨和任总一块儿和华东队队员交流。程木滨挨个给每个人倒水,危无畏坐在沙发上一抬脚,皮鞋底儿前端磨出的窟窿,郝然映入两位领导的眼帘。离去时危无畏转身出门又折身回来,问任总我家在哪里?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危无畏和对像租房住,因故刚刚搬家,搬到何处小危不知也。

  找到新租的楼房天已擦黑,单元门前对像擦身而过视而不见。危无畏哎了一声,对像随后一小拳头落在了危无畏的胸前,说你个黑心的家伙还知道回来啊。危无畏笑着抓过女朋友的手,两人依偎着上楼梯。对像边走边说你心黑人也黑,黑得都认不出了。

  程木滨和任总已经招待前四支科普队吃过庆功宴。隔几日,在十大碗儿饭店宴请危无畏华东科普队,为大家接风洗尘。程木滨叫上任总、季总和李总工,又和二十五名科普队员拍了一张大合影,挂在了自己的办公室。

  没有这二十五张青春的面孔,就不会有方程今天的销售局面。程木滨给每个人包了五百块钱红包,又让财务女会计在铁佛商场给每位女队员买了一套姗拉娜化妆品。在外风吹日晒,回得家来要让巾帼们白白美美。同时也出台了个规定,只有参加过“科普中华行”的队员,才能够晋级升职安排到核心岗位。科普队队员们,成了公司上下尊敬的功臣。

  甘肃县城的郜风茹经常会给程木滨发来电子邮件,用书面的形式多次表明自己的想法儿。偶尔也会找个周末晚上的时间打来电话,聊上几句。本以为郜风茹一时心血来潮,不成想还真是志向坚定。程木滨问寻她喜欢什么工作,郜风茹回答能来就行,能跳出山旮旮就行,你们方程公司就可以。如果可以挑选的话,可以报考公务员或者是学校老师。

  二十一天无微不至的照顾无以回报,程木滨无论如何也要满足郜风茹的心愿,帮助这个西北小城的小女子来到她热烈向往的祖国东部工作和生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