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明月湖”垫资施工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035 2019.12.20 10:00

  刘东升和秦铁柱等几个主管商量,说是要和明月湖公司签总包合同,垫资施工。

  秦铁柱等人一听就哇哇叫了起来,没有一个人同意。都说这是无底洞,等不到建完早把你的小家底儿掏空了。秦铁柱几个人抽烟抽得宿舍里乌烟瘴气,也没把不抽烟的刘东升呛晕。

  商量无效,刘东升一意孤行。说各位兄弟这次就是地狱我也下定了,拼尽吃奶的劲儿也要把这个无底洞填个沟满壕平,把项目建完。请各位支持,亏了算我自己的,大家的收入我砸锅卖铁也会还。

  秦铁柱给老爸打电话,老秦劝刘东升说,这次要是趴下去很难再起来了。老秦劝也白劝。

  刘东升主动找到丰总,表示可以垫资施工,但要签定总包合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丰总欣然同意。

  合同方案由刘和平起草。刘和平也是建筑出身,总包、垫资施工和垫资利息事宜等等,逐条逐款写得明明白白。

  丰总和他的团队也不过多研究,随即盖章签约,只要工地儿尽快地开工,只当套牢了这个村儿里来的黑家伙。

  趁着季副总去市场出差,支架车间赵主任到程木滨那里告了他一状。

  赵主任说季副总的朋友韩厂长在他们老家平和县新开了一家太阳能厂,季副总介绍自己和韩厂长认识后,韩厂长就时不时旁敲侧击地问他,能不能去他们工厂当厂长。赵主任怀疑季副总和那家太阳能工厂有关联,不仅仅是朋友的关系那么简单。

  一场秋雨一场凉,十场秋雨就结霜。已经下了几场雨,办公室楼下梧桐树的叶子落得快干净了。程木滨看着窗外几近光秃秃的梧桐树,没有说话,关上窗子在屋里踱步。心里寻思着有没有可能,平和县的那家工厂是季总在背后偷偷成立的?“五一”过后,老季回平和县老家的次数明显地多了,有时还会呆上一两天,这在过去可是从没有过的。

  去了趟卫生间洗了把脸,连裤子拉链都没拉好,程木滨就匆匆回来继续问询赵有关的事。

  他更不敢想像的是,如果季总拉去一些骨干,管理、工艺、生产和销售上的等等,再拉去一些市场终端的代理商,那将会对方程公司造成怎样的损失?这些年来,由于事情多,自己去生产基层去市场上的时间少了,都是季总在直接负责。季总不仅在经销商那里和生产上有影响有权威,而且各部门也招了不少他的亲戚朋友及平和县的老乡。

  回到办公桌旁,两臂支在桌子上,双手按着双鬓揉摁了几下。程木滨让赵主任对外人不要说这些事,回去正常工作。自己关门沉思,只道天凉好个秋,老季老江湖。

  还没沉思几秒钟,秘书内线来电话,说一位贵州来的客人说和你长得有点像,他要见你。

  我没哥没弟的还有长得像我的?程木滨好奇就让秘书带客人进来。

  来人二十七八岁,穿着件不合身的西服,进来看着程木滨笑,静等着程木滨去评判他的相貌。或许是眼睛或许是鼻子,也确实有那么几分相似,也就是那么一点点儿。

  来人像是点头又像是鞠躬,说程总您好,我来自贵州平坝县高峰镇某村儿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贵公司网站上看到您的照片,很惊讶我和你长得很像。让朋友们看,他们也说是这样。您的事业大影响力也大,如果需要替身我愿义不容辞,我不怕危险也不怕累。

  程木滨没心情和他多说话。说我不是领导人也不是大老板,不需要的。你要是想留下来工作可以到人力资源部面试,有很多岗位需要人,只要你有一技之长。

  想到对方几天几夜几千里地的火车赶过来,最后加了句谢谢你。

  秘书带人出去没有三分钟,又打进内线来说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要见你,说是能给你带来大名大利。程木滨生气地说你还让不让我工作呢,你就不能自己处理一下这些奇葩?

  话还没说完,秘书的电话已经被那位老人家抢了过去,说陈老板我研究周易二十年了,保准儿给你带来荣华富贵让你名震四海。程木滨说我是姓程,说完扔下电话从侧门快步走出。

  很快,程木滨换了一个机灵成熟点儿的秘书。能够分辨和挡住一些没必要见面的人,也能够分捡一些各地给他寄来的杂七杂八的没用信件。人怕出名猪怕壮,企业树大招风,方程公司已经被裹挟在了大千世界的万花筒里。这几年互联网的出现,更是让信息插上了翅膀。如果不提前过滤一下无关的人和事,老板的时间真不够用。

  这次没舍得做飞机。坐了一天两夜的火车,刘东升回到了铁佛村筹集资金。

  公司账上有七百多万,安排人很快转到深珠市的账户。之前给媳妇儿秦翠花和俩孩子留存了一百五十万,以翠花的名义存了五年定期。和翠花商量取出来用,翠花无所谓,对钱的事从不上心也不多想。刘东升卖了她,她也会帮着数钱。嫁鸡随鸡嫁汉随汉,一切听从丈夫。

  去给村书记送荔枝糕,听程耀旗说工具厂已是半停产状态,欠了工人们三个月的工资没有发,厂长徐大海焦头烂额又无计可施。刘东升暗自庆幸,当初如果是自己入主了工具厂,大概其也会是徐大海现在这个熊样儿。搞工厂,两个人都是豆腐盖房子不是那块料。

  又匆匆见了郝胜超,区里成立了专门管理和服务个体民营企业的民营经济委员会,郝胜超由工商局被调到民经委做副主任。见面没有三句话,郝就怂恿刘东升抓紧从南方撤回来,区里的机会多的很。他哪里知道,刘东升新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刘东升还没回到深珠市,工地已开始进材料加人力,一个又一个的小塔吊转动起来,明月湖又有了生色。

  在刘东升的要求下,不仅不偷工减料反而不计人力物料成本,按着国内外名家设计的图纸,天利建筑公司向着才董的完美杰作做最后的冲刺。偶尔,刘东升还听从苏总的建议,按着新出现的材料和时尚风格,对原来的图纸略作改进。当然这些改进增加的费用,会一项不落地让明月湖公司相关人员签字确认。秦铁柱是铁将军把门,严的很。

  对于刘东升的施工,丰总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但别墅销售上仍不见起色,他难免犯愁。

  售楼款回来的越慢,明月湖公司欠天利建筑公司的利息就越多。只有和时间赛跑,明月湖项目才会有预想的回报。否则,公司这边无期限的没有回款追加投入,那边刘东升又哐哐地往里砸钱,最后难保不成都砸成他刘东升的了。丰总越想头越大。

  尽管工作仍然兢兢业业,两千年方程太阳能销售高速增长,但季中正没再提当总经理的事。他想明白了,给他个总经理的位子也没有个鸟儿用。职工们,社会上,和政府的官员们都认程木滨是方程的老板。那么自己靠着总经理的名声引起政府的重视,起不了个毛用。四年多来辛辛苦苦,公司能卖到一个多亿,还不都是自己的功劳么。如果回县里重新做一个太阳能厂卖到一个多亿,说不定企而优则士,当个副县长就不在话下了。

  季中正只等着春节的三十万年终奖,再和方程公司做最后的诀别。

  去年年底采购部小林被举报时,季中正也同时收到了举报信,程木滨并没有看到举报信的背面写着“本信一式两份,分别寄给程总季总”。虽然主动处理了小林,程木滨也收回了采购管理权,但季中正心里还是惴惴不安。一则是供货商会不会也举报自己,二则是偷偷在老家平和县建太阳能厂,他总有些心虚。决计以买房的名义借十万块钱,试探一下老板的反应。

  八百多万分散在两百座别墅楼上,刘东升从老家弄来的钱根本不禁用。

  材料物价又有所上涨,实际支出远远超出了两年前的预算额儿。天天泡在工地儿上盯施工,去听纪艳艳讲故事又讲不出钱来,刘东升一个来月没有去市里消遣了。一个人,大半夜的坐在大海边儿上发呆,任凉嗖嗖的海风吹打在脸上。

  水里摇船水里歇,水里摇船挣铜钱。三伏晒得黑泥鳅,三九冻成紫蝴蝶。轻哼着运河歌谣,回想短短一个多月,把十几年挣的血汗钱全都造了出去。看着漆黑神秘的大海深处,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走一招臭棋。

  天一亮,去了深珠市里。他要赶去火车站,回铁佛村,再找钱。

  苏浙沪的太阳能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上百家,跟着又出现了几百家配件企业。专业分工,产业链齐全,南方的太阳能企业成本低低。很多的代理商眼里没有质量只有利润,大批方程代理商被同行挖走。绕过常务副总季中正,程木滨请焦冬余部长想一个有效的对策。

  季中正现在是中看不中用,中用也不用,程木滨要把老季晾一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